《连着5天和这个男人,他不知道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第182节

作者: 小树林书舍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什么事。”夏末并不想跟凌亦琛提那些没影的事。
  “我听管家说,她到家里又吵又闹的要见你,应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吧?”凌亦琛再问。
  “就是问我什么时候搬出去。”夏末回头看着他的反应答道。
  “神经病!”凌亦琛冷哼一声,抱过了凌元琦,“下回离她远点!”
  夏末没吱声,但她自己知道,她是绝对不会上赶子去搭理刘艳姿的。
  凌亦琛对于夏末的冷淡,真是从心里感觉到无比的无力,他一直陪着夏末和凌元琦,就连洗澡也是一起跟着挤在了浴室里。
  “那你帮他洗吧。”夏末看着挤在旁边跟电线杆子似的男人道。

  “我洗不好。”凌亦琛才不会轻易的放夏末出去呢。
  “别人都能给他洗澡呢,你怎么不能?”夏末大眼珠子一翻,道。
  “别人是谁?”凌亦琛的头发立刻就竖了起来,“李铁征?”
  夏末看他那炸了毛的模样,忙胆怯的扭头认真的帮元琦洗起了澡。

  凌亦琛一想到李铁征跟他的女人一起挤在狭小的浴室里,给他的儿子洗澡,一个不小心,女人的衣服再弄湿了露了点,那男人不是立刻就会见色起意?
  他这心里也不知是怒火,还是欲火,反正是四处直窜,弄的他只想把面前这个女人扛在肩膀上,扔到床上去。
  可是看着在浴缸里坐着,傻呵呵的玩着水的儿子……他只能忍了。
  夏末看着他出了浴室,她才吁了口气,吐了吐舌头。
  这个男人的脾气真是越来越不好了,说不定哪句就能把他惹怒了,还说别人是神经病,她看他才是一个正八经的神经病呢。
  夏末把凌元琦哄好了,犹豫了一下,才回的她自己的客房。
  她本来是想继续跟元琦一起住的,可是元琦毕竟是男孩子,总跟母亲在一起睡,那算是怎么回事呀?

  夏末回了房间,去浴室简的冲了个澡,刚一出浴室,就看到凌亦琛四平八稳的坐在她的床中间。
  她的脚步一顿,张着嘴,看了眼关着的房门,“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这是我的房间!而且,我刚刚明明把门给锁上了呀?”
  “整个宅子都是我的,更何况你这间客房?”凌亦琛得意的看着夏末,把面前的一叠纸递给了夏末,“上次你签的那份文件,我给你送来了一份复印件。”
  夏末接过来一看,第一页,就是她上回按了手印的那张纸,而后面应该就是他所说的那二十四页条约!

  她只简单的翻了两下,就扔在不远处的桌子上。
  “你最好仔细的看清楚,”凌亦琛提醒道:“这份文件我已经找律师公证过了,它现在具有法律效力,你要是不按照上面的条款执行的话,就得负法律责任!”
  夏末从桌子上把那份文件又重新拿了起来,皱着眉翻到了第二页。
  上面写着的不过是一些不能跟其他异性接触的条款,她皱着眉又翻到了下一页,是说她不许在外面穿的太暴露,再下一页,写的不能轻易对异性笑,不能过多交谈,再下一页……
  “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干脆把我乱女儿国去得了!那里一个异性也没有,你不就省事了?”

  “女儿国不需要男的,要不然的话,我到是可以带你去!”凌料琛好心情的接道。
  “有女儿国吗?”夏末边看边随意的问。
  “我明天让别人查查。”凌亦琛却当成个正事似的回答。
  夏末一看这份所谓的文件,不过就是不让她跟别的人男人接触,她的心里就不由的为之一松,于是看的就有些走马观花起来,可是翻到了最后一页,她的眼睛一下子就瞪了起来。
  “凌亦琛,你是不是变态?”夏末把文件对着凌亦琛就扔了过去,“你这上写的都是什么玩意?”

  “怎么了?”凌亦琛一本正经的拿起了文件,假装的翻了两眼,“这上面的条款都是你能做到的,也是你应该做到的!”
  “你去死吧!我凭什么晚上要跟你睡一张床?我凭什么不能拒绝你的要求?”夏末走到门口,用力的把门拉开,“你现在就赶紧出去!”
  凌亦琛从床上走了下来,走到了夏末的跟前,停下了脚步,“这份文件确实什么都不是,但是我却真的不想再跟你闹下去了。”
  “谁跟你闹了?”夏末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我可没那闲情逸致。”
  “你都多少天不理我了?”凌亦琛拿开她的手,把门关上,“你还想跟我闹多少天?”
  凌亦琛本来想用这份文件来控制她的,可是他自己都觉得这份文件搞笑的成份居多,哪里有什么约束力?
  他的语气中不由的就带上了讨好的意思,可能是他已经习惯在她面前低声下气了,他竟然都没有感觉出来。

  “别再闹了,我这天天都睡不好觉,白天脑仁都疼。”凌亦琛往她的跟前又靠近了一步,“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对,你就原谅我吧,好不好?”
  夏末抿着下唇挑眉看了他一眼,未语。
  “上次都心疼死我了,都是我不对,是我不好,我当时一定是脑袋被门挤了,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凌亦琛看夏末不象以前那么激动了,就再接再厉的说道:“别再不理我了,你不知道我在外面的这两天,几乎睁眼闭眼的想的全是你,可是回来好不容易看到你了,你却连看都不看我一眼,你都不知道我那心情有多糟糕……”
  夏末看着在那侃侃而谈,象祥林嫂似的男人,竟然有种欲哭无泪的冲动。

  “凌亦琛,如果你真的觉得对不起我的话,咱们能不能好好的谈一谈?”
  夏末回身坐到了梳妆台前的椅子上,指着对面的床,跟凌亦琛道:“来,咱俩今天就好好的谈一谈。”
  凌亦琛听话的坐在床边,把身子微往前探着,问夏末:“你想跟我谈什么?”
  “首先来谈谈我摁了手印的那份协议,”夏末平静的往后靠在梳妆台上,“那个协议,我可以告诉你,我一条也不会去遵守,因为我是一个人,一个有思想,有尊严的个体,我不会象个木偶似的听从你的摆布。”
  “好,那个协议可以不做数。”凌亦琛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那是第一件,还有第二件,你凭什么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你凭什么没收了我的手机?不让我出院子?不许我跟任何人联系?”
  “我没有,你有自由,你可以随便的出去,没有人会拦着你,也没有人会限制你。”凌亦琛很是无辜的说道:“我只是吓唬你,随口那么说说而已。”
  夏末吞了下口水,歪着脑袋舔了下嘴唇,“凌亦琛,你觉得你这样有意思吗?”
  “我真的没有限制过过,不信你现在就可以去问问冯妈、管家或者是院子里的保安。”凌亦琛认真的说道:“我只是当时生气,才故意那么说的。”
  “好!”夏末点了点头,“那咱们来说下一件,我现在郑重的告诉你,我不要住在这里。”
  “你不想跟元琦在一起?”凌亦琛的脸色不由的微变。
  “我想把元琦带走。”夏末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