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着5天和这个男人,他不知道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第116节

作者: 小树林书舍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有那个意思。”夏末忙摇了摇头,“我的意思只要元琦好就行……也不是非得要求你对元琦如何,我只是希望他跟普通的孩子一样,不求他能大福大贵,只要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长大就行。”
  “你认为我连这个都不能保证得了吗?”凌亦琛抬起她的小脸,看着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两个小小的自己,深情的说道:“我不光要元琦幸福,我还要让你,还有咱们其他别的孩子,都幸福。”
  夏末看着他,踮起脚尖吻上了他的薄唇。
  她的心里总是在左右摇摆着,本来已经下定决心,不管未来如何,都永远跟在他的身边,可是却又总是不时的想着这样做是不道德的,是不对的,特别是看到网上、电视上、报纸上,只要一看到“小三”“情妇”之类的字眼,她的心里就“咯噔”一下子,就担心别人会不会发现她也是这样的人。
  这种思想深深的困扰着她,折磨着她,让她越来越多的时间感到了茫然,让她在面对他的时候,总是带着一种飞蛾扑火的绝然……
  从第二天开始,凌宅一下子就清静了下来,上午凌亦琛带着夏末和元琦去上课。
  李医生在九点钟的时候如约的开始为陆宛如针灸。
  “今天感觉怎么样?”李保一将针扎在陆宛如的后背时,明显的感觉到了她后背的一抽,忙伸手扶住了她果露的肩膀,温声问道:“这里是不是有感觉了?”
  “有点疼。”陆宛如低声道。
  “你别紧张,放松。”李保一一手扶住她,一手又连着扎下去了三针,“现在呢?”
  “好象没有。”陆宛如认真的感受了一下,失望的摇了摇头。
  “没事,别着急,更不要灰心,”李保一拉过旁边的被子搭在了她的肩膀上,隔着被子重新握住了她的肩膀,“今天才第三天,这已经比我预期的效果好太多了,再过两天,也许会有更意外的惊喜呢。”

  “会吗?”陆宛如淡淡问着。
  “只要你相信会,那就一定会!”李保一看着眼前美背上的一根根银针,眼里闪过一些怜惜。
  又过了三天,陆宛如的上肢竟然奇迹般的有了知觉。
  当李保一把陆宛如从床上扶着坐起来的时候,陆宛如看着自己虽僵硬但却能动的胳膊,她激动的哭了起来。
  李保一看着泪满面无声哭泣的女人,从旁边拿了两张纸巾,放在了她的手边,“快别哭了,这是件值得高兴的事。”
  “我这是喜极而泣,谢谢你。”陆宛如哽咽的吸着鼻子,下意识的想伸手去拿纸巾,可是连拿了两次,却都没有拿起来。
  李保一伸手拿起纸巾,擦在了她的脸上。
  陆宛如一愣,抬眸看向了李保一。

  还从没有人跟她做过这样亲密的动作呢,就是她跟凌亦琛刚结婚的时候,凌亦琛也没有对她这么温柔过。
  李保一看着红鼻子红眼睛的女人,自然而温和的笑道:“明天我让刘清水医生来,看看给你做什么样的康复合适。”
  “谢谢你。”陆宛如从他的脸上收回目光,低头看着自己缓慢活动着的双手。
  “不用跟我这么客气,我是你的医生,给你治病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李保一又将她扶着躺了下去,“今天是第一天,不要坐太久,因为现在还不知道你下半身的情况如何,小心坐时间长了,给下半身增加负担。”
  “哦。”陆宛如忙如同孩子似的乖乖的躺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你可以叫人经常帮你翻翻身,你自己也可以试着活动下胳膊和手指,但记住了都不能操之过急……”
  李保一每说一句,陆宛如就点下头,看的李保一不由的一笑,“那我先走了,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就给我打电话。”
  “我没有你电话。”陆宛如说道。
  “哦,我到忘记这个了。”李保一从衣兜里拿出一张名片,放在了床头柜上,“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

  “好的。”陆宛如露出这几天的第一个笑容,“谢谢你。”
  李保一看着如同千年冰山绽放了一朵雪莲,眸光一闪,跟她摆了下手,“我走了。”
  陆宛如看着进来的吴妈,高兴的说道:“吴妈,我的胳膊能动了!”
  “是吗?真的吗?”吴妈那高兴的表情和声音,将陆宛如的高兴又放大了不止一倍。
  “当然是真的,你快把床头柜上的那张名片收起来,那是李大夫的,上面有他的电话号码。”陆宛如看着床头柜上的名片,“把号码存在我手机里,万一有事找他呢。”
  “好的,好的。”吴妈拿起手机有些笨拙的把号码存了进去,“那您现在要不要起来坐一会儿?”

  “李医生说先不要坐,再挺两天吧。”陆宛如整个人都处在了兴奋之中。
  到了晚上凌亦琛回来看她的时候,她忍不住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凌亦琛。
  “那真是太好了。”凌亦琛也不由的露出了笑模样,可是不知为何陆宛如总觉得他的笑容并没有直达眼底。
  她脸上的笑意微敛,心不由的往下沉,“但是李医生说了,还不知道下半身怎么样呢。”
  “你不要太着急,”凌亦琛安慰道:“既然现在有了起色,那治好就是早晚的事情,只要你好好的配合医生的治疗,一定能治好的。”
  “但愿吧。”陆宛如叹了口气。
  凌亦琛走了以后,吴妈才低声跟陆宛如说道:“夫人,您对先生应该再热情一点,毕竟是要一起过到老的夫妻。”
  “吴妈,你说他知道我现在能动了,是高兴呢,还是不高兴呢?”陆宛如有些吃不准的问道。

  “当然是高兴的,”吴妈道:“要不然能给您请这个李大夫吗?”
  “可是我若是好了,夏末就得走了,”陆宛如看着高高的棚顶出神,“我病的这么严重了,他也不过是在大夫第一天来的时候,过来看了那么一眼,可是却天天陪着夏末和元琦去上课呢,孰轻孰重,高低立现。”
  “先生也是担心小少爷。”吴妈的劝解干巴巴的没有一点说服力。
  “如果是夏末躺在这里,他可能会日夜都守在床边,寸步不离呢。”陆宛如说完,就转头看着身边满脸担心的吴妈,笑道:“我不过是跟你发两句牢骚,说说而已。”

  “先生心里还是有您的,您就别再多想了。”吴妈坐在旁边又开始给她按摩起来,“现在二夫人和二小姐也走了,您的身子也见强了,眼看着咱们就要熬出头了,在这个时候,您可千万不能胡思乱想。”
  “我知道。”陆宛如忽然狡黠的笑了起来,低声跟吴妈说道:“其实我现在病着也挺好的,凌亦琛要把陆宛秋的那个孩子留下来,先由着夏末去头痛吧!”
  “先生要把那个孩子留下?”昊妈才听说这个消息,心里想到的也是元琦怎么办?
  “但是你放心,在他的心里,还是元琦排在第一位,”陆宛如浅笑着动了动自己的手指,“只是看夏末能不能坐得住了,她如果能坐的住,还好,如果坐不住,那也许又有场戏要演了。”
  夏末在下午的时候,抱着元琦,带着保姆一起去了佩琦的房间。
  佩琦坐在爬行毯上,怯生生的看着夏末。
  夏末把怀里元琦放在了爬行毯上,元琦就跟个小火车似的两下子就爬到了佩琦的面前。

  佩琦忙把手里的玩具递给了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