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着5天和这个男人,他不知道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第87节

作者: 小树林书舍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怎么样了?”凌亦琛和李铁征一起冲到了护士的跟前。

  “病人失血过多,现在需要输血。”护士急声说道:“但病人是ab型血,咱们医院血库里的血不够。”
  李铁征拿起电话就要拨出去,凌亦琛已经先一步开口道:“我是ab型血,抽我的吧!”
  李铁征看着他,还是跟电话里说道:“拿五袋ab型血袋。”
  凌亦琛也没阻止李铁征,而是跟在护士的身后验血去了。
  院长这才算是松了口气,凌家有钱,没有人能得罪得起,可是这李总也不是个好相与的,听说是黑白通吃的主,他还真怕一个搞不好,他这院长就要挪窝了。

  “李总,您先坐那边等等,我去手术室里问问情况去。”院长讨好道。
  “你别打扰了大夫做手术。”李铁征看着手术室的门沉声道。
  “不会,不会。”院长忙摇手,“我问问里面的护士病人的情况怎么样,不会打扰到大夫的。”
  李铁征这才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院长就从里面走了出来,神色严峻的走到了李铁征的面前。
  “病人怎么样?”李铁征的心里不由的一沉,声音微冷:“说!”

  “病人伤在了脖子上,有一处血管破裂……”院长看着李铁征咽了口口水,接着说道:“病人的三节颈椎骨受损,有一节比较严重,但具体的情况还得等检查结果出来才能确诊。”
  李铁征的心里一下子就乱了,“你的意思是?”
  “颈椎骨受损,可能会影响到四肢和下半身。”院长紧张的解释着,“但现在病人没有清醒过来呢,还不知道结果会如何。”
  院长的意思一说,李铁征身子一僵,“你是说她会瘫痪?”
  “李先生,我只是把最坏的结果先跟您说了,一切还得等病人清醒过来以后再说。”院长双手在身前紧握在一起,“等会给病人输完血,病人很快就会醒过来。”

  “你去把你认为最有权威的医生的名字都列出来,给我!”
  李铁征回身走到了不远处的椅子上,一屁股坐了下去。
  想到半个小时前还跟自己谈笑风生的美好女子,现在竟然可能瘫痪,他的心里就无比的可惜。
  他从没发现自己还有同情心这种东西,可是现在他竟然同情起在手术室里躺着的女人了,她就象一朵鲜花,他才刚看到她的绽放,甚至他还没有看到她完全的盛开呢,她就要在他的面前凋落,他心里不由的就同情起她来。

  如果真的如院长所说那样,女人会接受吗?
  凌亦琛抽完血回来,看着手术室门室空荡荡的,只有李铁征一个人坐在在椅子上发着呆。
  他看了眼还亮着灯的手术室,走到了手术室门口,站在了门边上。
  “你跟她是什么关系?”李铁征忽然开口道。
  “你猜呢?”凌亦琛挑着眉毛头也没回的靠在了墙上。

  两人沉默的一直等到手术室的灯灭,昏迷中的夏末才被大夫给推了出来。
  把夏末安置在了病房后,两人都没有离开,也不互相看对方一眼,只是一人站在床的一边。
  院长拿着列出来的名单到了病房,交给了李铁征,“这是我跟几个大夫一起商量后列出来的,都是比较有权威性的。“
  李铁征伸手接过来递给了司机,“让这些人明天早晨都到这里来,一个都不能少。”
  冷眼旁观的凌亦琛发现了异样,心里不由的提了起来,他直视着院长,沉声问道:“她到底伤的怎么样?”
  “我们怀疑病人伤了颈椎骨……”
  院长刚要把之前的话再重复一遍,凌亦琛的电话就唐突的响了起来。
  他看着上面的号码,忙拿起电话匆匆的接了起来,快步的走到外面,接起电话态度着急的说道:“妈,我这边有点急事,晚上不回……”
  “亦琛,”电话里凌母的哭声传了过来,“出事了——”
  “是不是小乔和老爷子又闹了?”凌亦琛有些烦躁的说道:“您和我爸,还有我奶奶先带着陆宛如和元琦躲起来,我一会儿就回去……”

  “亦琛,不是……是宛如抱着元琦从二楼的楼梯上摔了下来,两人都昏迷不醒了,可怎么……”
  “你说什么?”凌亦琛的声音一下子就变了,“人呢?他们现在在哪?”
  “我们现在正在去德安医院的路上呢,你快点也去医院等着我们,要快点呀……”凌母的话还没说完,凌老太太就把电话抢了过去,“亦琛,宛如和孩子摔的挺重,你快点让人把医院安排好,我们还有十分钟到。”
  凌老太太干净利索的挂断了电话。
  凌亦琛却发现自己手抖的厉害,他拿着电话哆嗦了半天,才给德安医院的院长打过去电话,“夫人和小少爷从楼上掉下来摔了,快安排好大夫。”
  挂了电话,他又走回了病房,看着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女人,他身上不由的一阵一阵的冒着冷汗。
  他们娘俩怎么同一天出的事?还都是从楼梯上摔下来!
  怎么这么巧?是心有灵犀吗?

  “李院长!”凌亦琛沉重的跟院长说道:“她,我就拜托给你了,我现在还有点急事得先走,你一定要治好她!”
  “我尽力!”院长当着他们二人的面可不敢打保票。
  “她是不是……”
  凌亦琛还想再问问夏末的情况,可是想到元琦那边还不知道如何呢,只能把要问的话都压在了心里,深深的看了眼床上的夏末,扭头就大步的跑了出去。

  到了半夜,夏末才醒过来,她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坐在床边的李铁征。
  “你怎么样了?”李铁征看她要坐起来忙伸手将她摁住,“大夫说你伤了颈部,得躺着不动的养几天。”
  夏末立刻就不敢再动了,她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李铁征,黑葡萄似的眼珠子没有一丝的光亮。
  李铁征想到大夫的话,有些忐忑的握住了夏末的手,轻轻的握了一下,“你……你这条胳膊感觉麻不麻?”
  夏末摇了摇头。

  “那你能感觉出来我的手在握着它吗?”李铁征再问道。
  夏末拧眉点了点头。
  “你怎么不说话?”李铁征知道她的手还有知觉,心里的石头微落,但还是不放心的接着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凌亦琛没来吗?”夏末的声音沙哑的低声问道。
  “来了,”李铁征的眸光微闪了闪,“又走了。”

  夏末听了眼眸更是暗的没有一丝光亮,“谢谢你,我除了感觉脖子有点疼以外,其他地方都挺好。”
  “那你闭上眼睛再睡一会儿吧。”李铁征把她的被子掖了掖,“明天再让大夫好好的检查一下。”
  “那你呢?”夏末看着李铁征,心里很是感动,她到是想说不用他在这里照顾,可是她又实在想不出,让谁来照顾自己。
  “我在旁边的床上躺一会儿,你有事的话可以叫我。”李铁征指了指旁边的空床,“你今天晚上脖子不能乱动,过两天就好了。”

  “谢谢你。”夏末不知道自己除了这两个字以外,还能再说些什么。
  李铁征看她闭上了眼睛,他又重新坐回了床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