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着5天和这个男人,他不知道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第47节

作者: 小树林书舍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伸手把她的头摁在了自己的怀里。
  想到那个弱不禁风的孩子,他的心里阵阵的难受。
  那毕竟也是他的孩子,看着他那么小就那么遭罪,他的心里也跟着越来越疼。
  车子到了医院,凌亦琛下了车,就吩咐司机一定要把夏末送到公寓交给田妈。
  车子刚起步,夏末就回头看见他大步的跑上了医院的台阶,她转过了头,把车窗摁下了一点,看着浓浓的夜色,轻轻的叹了口气。

  看样子那个孩子好象真的病的挺厉害的。
  他应该也挺累的吧?
  这一夜凌亦琛都没有回公寓,田妈陪着夏末住在了公寓里。
  到了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凌亦琛一脸疲惫的回到了公寓。

  “伤还疼不疼了?”他的下巴上长满了胡茬,他先到沙发前看了看夏末的腿,“别沾水,别让它出汗。”
  “嗯,我知道了。”夏末伸手摸了下他的胡茬子,看着他的黑眼圈,心疼的说道:“昨天晚上没睡觉吗?都有黑眼圈了。”
  “孩子昨天晚上不太好,我先去冲了个澡。”一天一宿都没换衣服的凌亦琛都不敢太靠近跟瓷娃娃似的女人,“让田妈给我下碗面吧,我还没吃早饭呢。”
  “好的。”夏末看着他进了浴室,就忙让田妈把新买的刀削面拿出来,给他做了碗油泼面。
  凌亦琛洗了澡出来,坐在她的旁边,看着红油发亮的油泼面,笑道:“你让做的?”
  “你怎么知道?”夏末伸着脑袋看着面,舔了舔嘴唇,“你尝尝,看着好象挺好吃的样子呢。”
  “好吃跟你也没有关系,”凌亦琛端着碗做到了另一面,“你现在不能吃辣的,等你伤好了,我带你连吃三天。”
  “又骗人!”夏末不信的嘟着嘴,靠在沙发上,用眼睛直翻他。
  “小样吧,我没事骗你干什么?”凌亦琛三下五除二的把一碗面吃到了肚子里,又喝了一碗面汤,才说道:“味道真好吃。”

  “你是在馋我,还是在气我呢?”旁边闻了半天味的女人瞪着他。
  凌亦琛笑着把碗放到旁边,就站起来把她抱回了卧室,“等你伤好了,我做给你吃。”
  “真的?”夏末一听他这话,就笑了,“骗人的是小狗。”
  “我要是成了狗,你成了什么?”凌亦琛把她放在了床上,自己从她的后面想抱着她,可才伸出手,就又躺到了一边,“我还是离你远点吧,别再碰到你的伤。”
  夏末虽然很喜欢让他抱着自己,可是她的伤也是真的好疼,便乖乖的躺在一边,侧着身子看着他。

  已经闭上眼睛的凌亦琛睁开一只眼睛看着她,调侃的问她:“怎么了,想我了?”
  “我才没有呢。”
  夏末就抿着嘴闭上了眼睛,凌亦琛笑着抬头在她的小嘴上轻咬了一口,才说道:“我真有点困了。”
  没过多一会儿,他就睡着了。
  本来不困的夏末害怕会吵到他,就躺在旁边一动也不动,过了一会儿,她竟然也跟着睡着了。
  等到夏末再醒来时,竟然已经天黑了。

  她看了眼旁边还在睡着的男人,悄悄的下了床,出了卧室,去看田妈都做了什么好吃的。
  两人在厨房忙活了半天,饭菜都做的差不多了,夏末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叫他起床吃饭呢,卧室的门就打开了,穿戴整齐的凌亦琛出现在了门口。
  “你要出去?”夏末挑眉问。
  “医院那边有点事,我去看看。”凌亦琛闻着满屋子的菜香味,抱歉的上前抱了抱她,“你晚上多吃点,早点睡,明天如果不去上学的话,我让人去请假。”

  “现在就已经不疼了,明天不影响我上学的。”夏末从他的怀里起来,看着他催道:“你快去医院吧。”
  凌亦琛想着刚才电话那头乱糟糟的声音,他叹了口气,又急急的赶去了医院。
  “怎么回事?”凌亦琛到的时候,医院已经恢复了安静,只有肿着眼睛的陆宛秋和孩子的奶娘呆在病房里。
  “孩子今天又发起烧,差点没抽了。”陆宛秋有些绝望的看着他,“亦琛,我好害怕,你不要再离开我们了,好吗?刚才差点没有吓死我。”
  凌亦琛看着才几天功夫就瘦了不只一圈的孩子,被她说的心里一跳,转身就出了病房。
  陆宛秋忙跟在了他的身后,“亦琛,亦琛,你这才刚来,就要回去了吗?”
  凌亦琛也不回头,直接去了医生休息室,一掌就把门给推开了,看着里面吓了一跳的两个大夫,怒声道:“我现在就问你们,孩子的病,你们到底能不能治?要是不能治,就立刻跟我说,要是能治,就马上给我治好!如果再象现在这样,反复发作的话,你们就都给我滚蛋!不光治不好,连病因都查不出来,还配当什么医生?”
  两个医生脸色一变就都看向了陆宛秋。
  陆宛秋忙拉着凌亦琛劝道:“刚才大夫说已经找到原因了,是佩琦的身体比较特殊,对有的药物有耐药性,现在的药是大夫重新给配制的,应该对佩琦很有用。”
  “你是说用了这次的药就不能再犯了?”凌亦琛目光灼灼的看着陆宛秋。
  “这次药对症了,当然不会再犯。”陆宛秋看着大夫,征询的问道。
  “对,这回药对症了,不会再犯的。”两个医生忙点头。
  凌亦琛暗黑如墨的眼眸,看了陆宛秋半天,才说道:“孩子小,可抗不了这么折腾。”
  陆宛秋的心里一颤,红着眼睛点了点头,“可不是吗,看着佩琦那样子,我都要心疼死了。”
  凌亦琛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回了病房。
  陆宛秋的心脏立刻“砰砰砰”的跳了起来,她抬手想摁都摁不下住……
  “二小姐?”两名医生看着陆宛如。
  “小少爷从今天开始病就好了,你们不用再担心了。”陆宛秋低声说完,转身就跟在了凌亦琛的身后回了病房。
  到九点的时候,凌亦琛出了病房给夏末打了个电话:“晚上不要洗澡,就用毛巾擦擦就行了。”

  “嗯。”夏末一边喝着酸奶,一边看着书。
  “我一会儿给田妈打电话,要是知道你不听我的,你等着我回去的,有你好看的。”凌亦琛虽是威胁,但话里的溺爱之意,溢于言表。
  “你再总威胁人,我就不跟你好了,”夏末嘟着嘴嗔道:“吓的我细胞再生能力都减弱了!”
  凌亦琛就低声的笑了,“没事,我有办法让你的血液循环加快。”
  “你烦不烦人?你怎么越来越色?”夏末红着脸低声叫道。
  “还不是因为你?”凌亦琛跟她瞎扯着。
  陆宛秋站在病房的门口,听着走廊里凌亦琛那低沉的笑声,温柔的语气,她怒火攻心的真想出去问问他:他还是不是人?他的儿子在房间里要死要活的呢,他还有闲心跟别的女人调情?
  可是她不得不忍下这口气!

  凌亦琛挂了电话后,又想到之前徐永强说昨天抢夏末包的人已经抓到了,就给徐永强打了个电话:“他们怎么说?后面有没有指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