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真的很重要!》
第62节

作者: 米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纪离只觉心滞。

  他开口即是黯哑,连声音都铺了沮丧的霾,“我去喊医生。”
  正好路过一个护士,拆掉又重新给她插针。
  叶娆直喊疼,手往后缩着,“好疼。”
  护士抓着她的手,“别乱动,”又摸了摸她的输液管,“温度太低了,你出去过是吧?你等会儿我去拿个加热器。”
  因为她出去晃了一圈,外面温度也低,原本药水就是冰凉的,现在更凉了,输进她血管里都是冰的,刺激她每一根神经。
  护士给她扎上针,就离开了。
  纪离扶着叶娆回病房,他一只手握着输液管,试图用自己的温度暖热管子暖热药水,让她能好过一点。

  原本手上扎针处细细微微的疼痛因为输液的正常流动疼痛好了些许。
  虽然药水还是那么凉,可是叶娆还是感觉舒服多了。
  大抵还是心暖吧。
  叶娆在心里叹气,果然他一点小举动就能让她缴械溃败。
  桌子上还放着他出去买的饭,虽然隔着白色的塑料袋,隔着包装,她大抵能猜出里面有哪几样菜。
  “我饿了。”
  纪离松开输液管去给她拿饭菜,将她床上的折叠桌打开,将饭菜铺在她面前。
  果然啊,都是她爱吃的。
  因为她右手在输液,纪离只能喂她吃饭。

  叶娆没有张嘴,只是看着他。
  纪离知道她什么意思,放下手里夹的菜,却端起了粥,“至少喝点粥暖暖胃。”
  叶娆伸出左手,“我自己来。”
  纪离低眉苦笑,将碗挪了挪靠近她左手位置,坐在凳子上又继续用手抓着她的输液管。

  “我要一个人待会…”
  叶娆还没说完他就直截了当的打断她,“不可能。”
  汤匙被她重重一摔,也不知她是委屈难过,还是愤怒,眼睛刹那间就红了,“你不是要走吗?现在对我好做什么?良心不安?还是习惯了当我的狗?”
  他漆黑的眸低垂下来,眼眸深邃,目光淡淡的锁住她的眼睛,眸底泄出支微末梢的嘲,“你觉得是什么那就是什么。”
  “呵。”回应他的只有一个极尽冷漠又嘲讽的字眼。

  病房诡异的安静。
  沙哑又轻浅浅的声音突然道,“纪离,你喜欢我吗?”
  叶娆偏过头看他,他也看着她,四目相对,里面有太多,太多她看不懂的。
  可其实她早该想到的,以前她不敢确定,可昨天在她房间,他说让她等他,可他凭什么让她等?
  凭什么他可以带纪念离开,让她等他?
  他明明可以选择告诉她,他们一起上大学,一起做很多很多,可在他选择纪念的那一刻,他就该明白她是不可能妥协的。
  她的眼睛被攫住了般,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
  叶娆见他始终不回答,也不在意的轻笑,“纪离啊,你是真怂。”
  喜欢就是喜欢,哪里来的欲擒故纵,克制和隐忍。
  说到底,他还是不够喜欢吧。

  她如同往常的语气,声音低柔,可句句讽刺,“你这种人也就适合躲在角落里,因为你只会偷偷暗恋别人。”
  暗恋这种事,就好像下了一场暴雨,他故意站在你的门外,几度想要敲你的门,问你是否可以暂时借避,可是又不敢,只好一直站在雨里。
  他面色未变,可到底瞳孔还是骤缩。
  她说的对,他这种人,没有勇气,也没有能力爱她。

  其实他们都心知肚明,昨天在她房间,她分明是听到他的话的,可她没有任何回答。
  有时候纪离也恨自己太了解她,知道她睡觉轻眠,在他给她脱鞋的那一刻她就被他吵醒了,她没睁眼,他也不拆穿。
  也或许她是真的醉了醉的不省人事,所以没听到或者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
  她不知道他用了多大力气才说出那句求她等他的话,可她没有回答。

  所以两个人都心照不宣,全都当作对方不知道。
  因为不知道,才是安慰自己最好的回答。
  清隽的男生嘴角露出薄薄的笑,“你说的对。”
  病房再次陷入尴尬的气氛,就连空气仿佛也被冻的凝结住。
  纪离没有收拾饭菜,只是握着她的输液软管。
  叶娆很累,躺下又睡了,本来突如其来的发烧就让她不舒服,更别说心里还难受着。
  纪离等她睡着了才去摸了她的额头。
  暗恋也好,明恋也罢,在最后陪她的这段时间里,他只想给她最好的,只要她能好好的。
  或许这样,他才能足够安心的离开。
  叶娆这场发烧持续了几天,第一天还能清醒的跟纪离吵架,后来两天基本就没下过床,也不说什么话。
  烧退了又起,来势汹汹,折磨的她精气神都没了。
  在床上病恹恹的躺了几天,她实在受不了发着烧也要回学校上课。
  虽然期间纪离同样请了假陪她,可她和他根本没什么交流。
  准确来说,是她不理纪离,单方面的冷战。

  回到学校,叶娆也只是和萧漠安若影说话。
  纪离因为跟着她也请了几天的假,他一回来,纪念便凑了过去。
  叶娆无动于衷,只是怏怏的趴在桌子上,困倦又没什么精神。
  乔怜黏着纪念凑过去,故意提了一句,“我听说不是有人要演《还珠格格》里面的戏吗?这明天都是元旦晚会了,也没见着什么人排练啊…”
  纪念赶紧掐了她一下,“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纪离的脸刹那间沉了,眼睛瞟着前方同样表情僵了一度的女孩。
  那日提议此事有多开心如今就有多扎心。

  叶娆只是一闪而过的不快,她安慰着自己,一切都无关紧要了。
  但是心脏还是如针扎般密密麻麻的疼,原本只是一小点,就那么一丁点的疼,可是脑子越清醒心里的疼痛就愈加痛了一分。
  叶娆捂嘴打了个哈欠。
  纪离眉眼暗沉,抬眸睨着乔怜,“你叫什么名字?”
  乔怜一愣,“纪离你装什么不认识我?”

  “我该认识你吗?”冷薄的嗤笑无情狠厉,他偏过头对着另一边发怔的女孩道,“纪念,你每天都跟这种人在一起玩?”
  “离哥哥,乔怜她不是…”
  他的声音更凉了,“以后别带闲杂人等来找我,我很忙。”
  乔怜要气炸了,暗恋了那么久的男生,她从初中就喜欢的男生,哪怕他曾经伤害过她,哪怕他不喜欢她,可是他怎么能这样对她…

  乔怜越想越委屈,“纪离你别太过分了!”
  纪离的下颚骨明显绷着,已然不悦,“纪念。”
  纪念拉着乔怜的胳膊拽她走,“我们走吧。”
  终于安静下来了,纪离阖眸抬手捏着眉心。
  叶娆还没有完全退烧,尤其是吃过药昏昏沉沉的更想睡觉,周围刚没了声音,
  她就趴在桌子上准备睡了。

  刚闭上眼背上就多了一层衣物。
  叶娆坐直身子,刚抓上衣服,衣服的另一头也被人拿住。
  他淡淡道,“你发烧了。”
  “我不用。”
  两人僵持不下,四目相对,谁也不肯妥协。
  “萧漠。”
  被点名的萧漠一愣,主要开口喊他的人是纪离,他有点懵。

  纪离依然是看着叶娆说的,但话却是说给萧漠听的,“作为她的男朋友,你的衣服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