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真的很重要!》
第15节

作者: 米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娆!你真是越大越不听话了!”怒火攻心叶霆大步流星过去,拉着比她低半截的孩子,“回家。”
  纪离抬眸望着一脸怒火的阴沉的脸,语气带了些许凉,“叶叔叔,我跟叶娆去剪个头发再回家。”
  叶霆拧着眉睨了她一眼,长发飘飘垂在腰间宽松的校服衬的整个人都有些身材娇小,喉结滚了滚,“去吧,剪完赶紧回家。”

  叶娆始终没说话,连看也没看她那个亲生父亲一眼。
  叶霆望着两个远去的两个身影,胸口突然堵塞,好像被人打了闷棍一样,气出不来又下不去。
  他这个女儿…
  低头看了看手掌,好像打过她的灼热在手心发烫。
  纪离在一旁看着女孩茶色的头发悉数掉在地上,白嫩的脸一边肿胀…

  叶娆看着镜子里的女孩,只到脖根的茶色短发衬的她脸蛋更小了,额头留了个空气刘海,反而给她身上的锐气削减了几分显得萌萌哒很可爱。
  如果不看脸上的伤痕的话。
  剪过头发两个人就回了家,叶娆看到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冷笑一声上了楼。
  自己的儿子贴身呵护,稍微磕着碰着就大呼小叫,自己的女儿就不是女儿,一巴掌落下来一点也没含糊。
  还真是重男轻女的厉害。
  陆佩慈看到他们回来还故作惊喜,“叶娆剪头发了?真好看。”
  仔细盯着她看了又看,立马上前,“这脸怎么肿了?”

  叶娆抵触陆佩慈的触碰,退了一步拐弯上楼回房间。
  一旁的叶霆脸上出现尴尬,使唤李嫂,“去拿冰袋跟医药箱。”
  李嫂拿来东西就要上楼,纪离上前,“李嫂给我吧。”
  陆佩慈眯着眼,漫不经心提了一句,“纪离和叶娆这两孩子感情真好。”
  叶霆淡淡的嗯了一声,没多想什么,专注的逗自己的儿子开心。
  楼上,叶娆坐在床上目光盯着自己的书柜,脑子里浮现出以前她妈妈病重还要监督她写作业的场景。
  每次叶霆一回来,就会批评她,不会为她妈妈着想,她妈妈就会反驳,叶霆就该哄她们了。
  可是如今…幸福早已不复存在。
  纪离推门而入就看到坐在床边的女孩在神游,她的眸光清亮好像蓄了什么,可他在仔细一看,根本没有泪花的存在。
  脑海里掠过以前刘妈说她从来没哭过的话。

  从来都没哭过,连她妈妈死也没哭。
  “你进来不会敲门的吗?”
  纪离把医药箱放在一边,“我敲了,你没听到。”
  他边说边拿冰袋往她脸上贴,太过冰凉的触感让叶娆蹙眉,“好凉。”
  纪离捂着冰袋,垂眸睨她,“凉也得忍着。”
  叶娆嘟着嘴,“纪离,你知不知道很疼的。”
  纪离点头,“我不疼。”
  叶娆被噎的无话可说,索性闭嘴。
  他当然不疼了,被打的又不是他。
  叶娆挣开他自己捂着冰袋,纪离打开医药箱找到棉签蘸了蘸消炎药水,往她另一边脸上抹着,一条指甲道很长,触目惊心,“下次别再跟人打架了。”
  “那我受欺负了总不能不还手吧。”
  “我怎么听说是你先动的手?”
  叶娆抬头看他,不服气,“纪离,你不跟我一势就算了,居然还在这儿泼凉水?”

  纪离蹲下身子专注的给她上药,“我要是不跟你一头还在这儿给你抹药?”
  他换了个棉签蘸上药水,眉拧着,“不知道会不会留疤。”
  无所谓的叶娆轻描淡写,“留就留吧。”
  脸上突然就疼了一下,叶娆大叫,“你干嘛纪离?疼死了!”

  纪离就是故意的,云淡风轻的描述,“下次跟人闹别扭第一时间喊我。”
  叶娆歪着脑袋,冰袋盖了大半脸,半边的头发都蹭湿了,凤眸眨了又眨,“你会帮我打她吗?”
  纪离扔掉棉签,淡淡陈述,“不帮,我看着。”
  “哼,纪离你太不要脸了。”
  他站起身,凉凉开腔,“嗯,我可是喂不熟的白眼狼。”

  叶娆眯着眼睨他,她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小肚鸡肠呢?总爱拿她说过的话堵她。
  纪离收拾好医药箱,“我先下去一趟。”
  叶娆抱着冰袋坐在床边踢着二郎腿,见他走到门口又停下,“怎么了?”
  沙哑又低沉的声音,“叶娆,你难过吗?”

  被人冷不丁一问,叶娆脱口而出,“当然难过。”
  纪离转过身,怀里还抱着医药箱,深墨色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她,“那你哭过吗?”
  叶娆呆滞住,像是木讷,“你神经病吧?”
  好好的干嘛问她哭不哭?哭过又怎样不哭又怎样?

  纪离看她躲闪的目光转身退出她房间。
  瞬间安静下来的房间还有一丝淡淡的药水味,叶娆只觉得脸上的冰袋刻骨的凉。
  仿佛渗入她的皮肤深层,灌溉了一汪冰水。
  她是没哭过,可是为什么纪离一说她就那么想哭呢。
  好像上次哭还是她妈妈去世的那天晚上,她自己一个人躺在被窝里,湿了整个枕头。
  后来……所有事情都不足以让她掉眼泪了。

  可是今天,叶娆抬起手摸着肩膀处,没有想象中的柔软,她顿时哑然失笑。
  她的头发刚剪了啊,她怎么忘了呢。
  纪离再上来,端了一碗饭菜,叶娆扬起脸,笑撵如花,“这么懂我的?”
  递给她筷子,“吃吧。”
  按照她以往的风格,今天受了这么大的气怎么可能会下去吃饭。
  叶娆把冰袋放在一边,接起筷子开始吃饭。
  纪离看她低头吃饭,倒是松了口气,还好她没闹脾气又绝食反抗。
  等她把饭都吃完了,纪离端着清盘的饭菜离开,她突然开嗓,“纪离,你哭过吗?”
  他的动作倏而就因为她的话停了一下,半晌后才回答,“小时候哭过。”
  离开第一次领养他的那个家的时候,他哭的很惨。
  还有对他特别好的纪伯伯去世的时候…
  叶娆不知道他想了什么,整个人都散发着悲痛之色,脸上的表情都很凝重,铺满阴霾。
  叶娆讪讪开口,“对不起啊,提起你的伤心事了?”

  纪离扭头看了她一眼。
  叶娆被他看的不自在,纠结着问,“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
  男生勾着唇,在橘色的灯光下很柔和耀眼,“的确有东西,不过我没想到你居然会跟我道歉。”
  叶娆偏过头,脸上染上红晕,“我道个歉又怎么了?”
  他嘴角噙着笑,“不太像你的作风。”

  叶娆撇嘴,“那我什么作风?”
  纪离没再说什么,端着空碗出了她的房间。
  粉色的公主房内,女孩脸上也浮出了一丝笑容。
  第二天,叶娆像换了一个人一样,进了班就在看书,还在一旁演算。

  纪离看了她一眼,终于肯好好学了。
  而且她还破天荒的问起了纪离问题,纪离接过书本给她讲解。
  班上的所有同学看到这一幕都愣了,尤其是女生,好像都很不甘一样,都拿出了卷子做题。
  生怕她考了前三,也不相信她能考好。

  叶娆是个很聪明的女生,一点就透,本来她之前参加过竞赛就学过一些初中的知识,除了物理,其他科根本不是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