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210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金灿灿,满眼辉煌。
  这是土老帽陈二狗对燕莎娱乐城6楼魁元会所的唯一印象,陈二狗点了一间ktv包厢,所幸好歹也是住过五星级酒店去过顶尖私人会所的人,被曹蒹葭熏陶久了,也略微知道一点品味为何物,但坐下后听说最低消费是1888,还是有点咂舌,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水灵服务员大概是瞧出陈二狗手腕那块宝玑货真价实,大致心里对陈二狗的家底有个数,像她进入这个行业没多久从前辈嘴得知来这类地方的人不能看穿着,衣服鞋子也好皮包也罢,寻常来说若非定制撑死也几万十几万的事情,家里有个小钱的人如果心一狠大多都能弄得人模狗样,但手表不一样,不说百达翡丽或者江诗丹顿,随便一块伯爵好点的折腾个七八十万再希拉平常不过,而且手表相对来说更容易体现一名成功人士的品味和阶层,这类基础知识早被漂亮服务员烂熟于心,所以虽然有王虎剩大将军这个碍眼的拖油瓶,她还是表现得超乎平均线水准的热情,见陈二狗拿着酒水单子犹豫不决,还以为这位心目家底殷实的富贵男人是看不眼那些红酒,于是笑容灿烂道:“先生,需要我帮忙提供几款经典葡萄酒吗?还是您有独特的口味?”

  陈庆之清楚陈二狗的心思,强忍着笑,没心没肺的王虎剩在看到这个服务员屁股不够挺翘后专心致志对付他的发型,陈二狗墨迹半天,最后选了一个让他觉得相对最实惠的套餐,等服务员离开奢华包厢,陈二狗才心疼道:“这能买多少书,我不明白那些个富家子女或者款爷富婆怎么不肯干点正经事情,腐败花钱是小,可有资源和资金去做事创业却忙着挥霍,岂不是蹲着茅坑不拉屎,该杀。怪不得我们这些穷苦孩子一个劲仇富,恨不得揭竿而起。”

  陈庆之微笑道:“含金汤匙出生的孩子,懂得民间疾苦是少数,肯吃苦更凤毛麟角,几个父母真希望子女跟他们一样白手起家吃尽苦头?这是国式思维,根骨里的东西,再过一百年,也还是这样。像曹蒹葭那样的女人,不多的,二狗,你要好好珍惜,对不起她,是要遭天谴的。说句掏心窝的话,对不起我,对不起王虎剩,都可以理解,但她不行,女人做到她这一步,是真不容易。”
  陈二狗笑了笑,想点歌却发现用不来那点歌系统,在他研究的时候走进来3位类似“陪唱”的年轻招待生,姿色都不错,年纪都不大,估计也是大学没毕业的年龄段,陈庆之对这类女孩素来没有丁点儿兴趣,王虎剩则挑了一个身子丰腴的漂亮女孩,珠圆玉润,很讨大将军的喜欢,最为高挑冷艳的女孩在扫视三名客人后第一时间选定陈庆之,毕竟这位白马探花是响当当的美男子,气质相貌都是等,坐在陈二狗身边的女孩纤弱可人,最为腼腆矜持,见陈二狗对着点歌屏幕怔怔出神半天,她起初也不敢打扰,等待许久,陈二狗还没动静,她才小心翼翼试探道:“你要点什么歌?”

  “虎剩,你挑。”陈二狗读书那会儿只听过一些不知道歌名的老歌,他倒是想唱一唱国歌,怕吓到这三位女孩。
  “《我是一只小小鸟》。”王虎剩大大咧咧道。
  大将军唱得那叫一个荡气回肠,差点没把包厢其余5个人唱到崩溃吐血,跑调不难,难的是从头到尾全部跑调,而王虎剩是这样一位猛人,如果不是出于职业素养,那三个女孩也许早捧腹大笑,陈二狗对此无可奈何,接下来王虎剩又一口气唱了《路边的野花不要采》《把根留住》和《万里长城永不倒》,光是听这些歌名知道王虎剩是如何走在潮流的尾巴,那个屁股和****成正的女孩最为放得开,她也最早放声大笑,最后还跟王虎剩一起唱她只有在小时候听过几遍的歌曲,也许在她看来这未必不是一种另类的潮流,被王虎剩这么一闹,气氛立即活跃起来。

  陈庆之点了一首《梦回唐朝》,只听不唱,一口一口喝着酒,沉默不语,把身旁那位估计在现实生活的确有资本骄傲的高挑美女看得一愣一愣,她不是瞎子,在风花雪月场合浸染久了,女人未必变得聪明,但眼力劲肯定有所增强,男人有没有故事,是道貌岸然还是表里如一,大致有数,陈庆之这种男人让一些个优秀女人一见钟情并不稀,能够划入轻熟女范畴的美女高高瘦瘦,极其适合走OL路线,穿制服一定较惹眼,只不过陈庆之的生命似乎除了陈象爻其余女人连过客都称不,陈二狗瞥了眼忐忐忑忑观察他的小女孩,内心微微苦涩,拿起一杯红酒,摇摇晃晃,一饮而尽,温婉女孩立即替他倒满酒,陈二狗微笑问道:“你是哪里人?”

  女孩犹豫了一下,柔柔弱弱笑道:“浙江杭州。”
  “那是个好地方。”陈二狗客套道,本想学曹蒹葭搬弄几句诗词,奈何他只对数据推理有天赋,一句记忆模糊的“一半勾留是杭州”让他绞尽脑汁,等终于想起,女孩见他半响沉默已经转头帮忙点歌,陈二狗只好把注意力重新转移到王虎剩和陈庆之身,道:“酒少喝点,等下还要办正事。”
  日期:2019-02-12 06:1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