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209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竹叶青点点头,瞥了眼陈二狗,“根基不稳的时候委曲求全是常有的,我当年也做过,不过理解归理解,我答应与否是另一回事情了。”
  陈二狗心一紧。
  竹叶青望向窗外,道:“想用一个夏河烂摊子的浦东投资来赚取我这个盟友,想法不错,但我们国人做生意谈买卖,最忌讳利益不均,不过这件事情眼前利益大小还不是关键,不管怎么说,我的答案是不接受,我是要把你逼绝路,让你跟商甲午斗个鱼死破,这个世界有野心的年轻人又不止你一个。”

  陈二狗苦涩道:“只有一条路?”
  竹叶青笑得玩味,道:“怎么,又想玩擒贼先擒王的把戏?”
  陈二狗摇头道:“我不动你。”
  竹叶青一挑眉道:“为什么?我一个女人难道不狡兔三窟的夏河更加容易降伏?”
  陈二狗点燃一根烟,饭后一根烟当真是快活似神仙,舒舒服服靠着椅子嘿嘿笑道:“我总不能把你一抹脖子烧成灰了事吧?而且关键是我家还有个敢有外遇要把我阉割成太监的媳妇,我怕你没什么状况,我已经赔了夫人又折兵。”
  竹叶青不置可否,笑而不言,那一抹胭脂红触目惊心。
  陈二狗被她盯着浑身不自在,道:“我承认,我的直觉告诉我你商甲午危险,所以我不敢动你,我不是那些有家世有背景的公子哥,怕一旦折在你手里万劫不复,因为女人的报复远男人来的凶狠。”
  “哪来的理论。”竹叶青笑道。
  “初看武侠书说的,挺有道理。”陈二狗咧开嘴道。
  “亏得你还能笑得出来。”

  竹叶青感慨道,伸出一根手指在茶杯沾了沾,在桌写了两个字,制怒,大气捭阖,不像一个女性手笔,似乎不管在哪个领域,她都要做得男人出彩才会善罢甘休。竹叶青凝视着陈二狗,望着那张勉强能称作镇定恬淡的脸孔,指了指地面,笑道:“我们都是从底层爬来的,但你运气我好,你一走到大城市,撞到了孙老爷子,虽然只教你象棋,但好歹不声不响给你留了一条大后路,再走投无路,哪怕天大的祸,只要走到大西北,没谁能动你一根毫毛,我没那么幸运,没有父母,没有同学,没有朋友,没有伯乐,只能靠自己这双手这颗脑袋自力更生,一开始觉得太苦,现在回头一看,其实谁都不曾亏待过我。”

  竹叶青言语清淡,没有半点烟火气,那神情,让陈二狗不由自主想起老酒鬼在夕阳下木墩子拉二胡的场景。
  她语调轻轻柔柔,像是小女孩在对情人撒娇,但让陈二狗吓出了一身汗,“所以当年我吃过的苦头,你一件都不能少。我拿到手的东西,也许你一样都不能多。”)
  神经病。
  陈二狗脑海冒出这么个念头,记得姜子房大叔说过一个人不疯魔不成活,他觉得这个蛇蝎心肠的竹叶青他还要变态,不仅有受虐倾向,还心理畸形,偏生还长着一张漂亮到完美的脸蛋,陈二狗愈发敬而远之,竹叶青走得平平淡淡,留下一个心神不宁的对手,她当然不怕陈二狗痛下杀手,商甲午都是她一手培养出来的狠人,虽然她算不正统意义的枪匠和刀匠,但论玩枪或者耍刀,陈二狗注定只有悲剧,不过所幸这种女人庞大的海也只出了一个,被陈二狗碰孙眠药老爷子是幸运,撞到走火入魔的竹叶青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陈二狗长吁短叹回到山下,坐进奥迪A4,后排等候许久的王虎剩啧啧称道:“那娘们敢一个人山,你也没动手?我看她的那名光头司机身手不俗,指不定郭割虏都拿不下,你这是放虎归山,我的意思是让陈庆之拖住光头,接下来还不是你想做什么做什么,二狗,那娘们多水灵,不你媳妇逊色,这种尤物有机会不揩油天诛地灭啊。”
  陈二狗摇头笑道:“高那会儿死命看盗版小说,武侠小说里总说混江湖的忌讳老人孩子和女人这三种角色,这条竹叶青既然敢在我们的地盘跟我摊牌,我不信她没有防备和后手,她可不是夏河那种货色,我刚讨媳妇,不希望第二天阴沟里翻船。”
  “也对,小心驶得万年船。”王虎剩点头道,随意猥亵一笑,“那女人真是个极品,二狗你说实话,有没有动心?”
  陈二狗没有回答这个问题,陈庆之沉声道:“竹叶青也是练家子,走路看得出来,以后对她必须小心点。”
  “说到这个,我当年在五台山清凉地遇到一个娘们那才叫神仙,我特地跟着她爬了一段石阶,结果发现她从头到尾都踮着脚跟,我真想不通她怎么不把脚腱练坏,她长得也只是清秀婉约,扎马尾辫,普普通通的手工布鞋,她光是走路的架势,把我给震慑住。被庆之这么一说,我下次有机会得留意一下,我瞎子师傅是找诸葛清明这类半神半仙人物,我没那么无聊,想多见识几个牛叉烘烘的娘们,算没机会一亲芳泽,饱饱眼福也是可以的嘛。”王虎剩感慨唏嘘道。

  “别,一个竹叶青已经差不多把我逼绝境,再来一个,我还得直接找根绳子把自己解决了。”陈二狗笑道,启动车子,准备带着这两个陪他一起打天下的兄弟式人物一起吃顿像样的晚饭,总不能自己吃了三碗素面忘记他们还饿着肚子。
  “我对你有信心,连曹蒹葭都能抱回家,再来一两个差不多级数的女人,也不一定非是死路一条。”王虎剩对着窗子打理他的分头发型,精心梳理,一脸会吓坏mm的猥琐笑容。
  “滚蛋,冲在最前头卖命的是我又不是你,少站着说话不腰疼。”陈二狗笑骂道。
  这么一闹,竹叶青撕破脸皮的阴霾也淡化几分,陈二狗通过后视镜望了望陈庆之和王虎剩,心一热,当初在海面对不可逾越的赵鲲鹏,尚且靠着一己之力逃过一劫,今天手里有钱有权有兵马还有靠山,绝对不能未战先败。

  陪两人吃晚饭,陈二狗拉着这两名苦力赶往燕莎娱乐城,这是一家魏端公名下的高盈利产业,其最主要利润来源八成来自燕莎娱乐城六七两楼的魁元娱乐餐饮有限公司,占地8000平米,设有DISCO、KTV、爵士乐吧、咖啡吧等多种娱乐会所,浓郁的巴洛克风格虽然仿自海金碧辉煌,受人诟病,但这并不妨碍它成为一棵巨大摇钱树,魁元是香港一位商人创办的场子,因为仗着港商的特殊背景,早些年肆无忌惮,大概在03年左右场子里混乱不堪到了顶点,大肆黄赌毒,直到一次省刑警大队某位2级警督进入魁元办案,发生摩擦,竟然被保安用一把92式9毫米手枪打成重残,魁元方面起先并不以为意,想要用钱摆平一切,起先是出300万,也算那名港商运气背,这名警督在南京军区也有后台,对300万根本不屑一顾,魁元最后砸进去3000多万也只是像打了个水漂,万不得已,千辛万苦才好不容易将魁元贱卖转移给下家,这个下家是魏端公,陈二狗既然间接继承了魏公公的衣钵,必然绕不开极富传色彩的魁元和燕莎娱乐城,九千岁接手燕莎后这三四年里风波不断,可以说魏公公与乔六指等各方面对手的冲突都集表现在燕莎,所以格外热闹,不乏谈资,几乎每一个老资格的南京司机说起燕莎都能绘声绘色抖搂出一大堆所谓的精彩内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