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205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能忍住沉重杀机,忍住满腔苦闷,只是因为曹蒹葭是她的女儿,至于这个男人是谁,做什么,她不屑一顾,她谁没见过?什么世面没经历过?她吃过苦遭过罪换来大红大紫如日天,还结过婚培养出曹蒹葭和曹野狐这种天之骄子,除了在妻子这项职业不尽如意,其余任何一个领域都堪称完美,如果说一个人健全的性格是独立均衡,不依赖别人也不试图控制谁,但傅颖的性格则绝对独立之外拥有极强的控制和支配欲望,最让人惊叹的是她一直倔强前行,不曾丝毫动摇,精神坚不可摧,如此一来,一个刚有起色便已经杀机四伏的陈二狗,能撼动她什么?

  陈二狗不想撼动她丝毫。
  无欲则刚。
  任他风吹雨打,任他大浪磅礴,任他千军万马,我自一夫当关,稳如泰山。
  这一切,是那个唱京剧喝烈酒养守山犬的老头子、陈富贵、孙老头、魏公公和曹蒹葭一系列人潜移默化教给陈二狗的。想要不被别人伤害,只能极端自我,这是剑走偏锋,陈二狗有这个天赋,从小做得极好。

  傅颖重新戴眼镜,笑容玩味道:“陈浮生,光做精神世界帝王是没有意义的,任何一个疯子都可以做到,但他们都是现实生活的侏儒,最后说一句,蒹葭看你,最终不顾阻拦选择你,我不会从作梗,给你穿小鞋或者下绊子,我现在只希望蒹葭跟你能生一两个孩子,交给我培养,孩子当然姓曹,最好像她多一点,如果全部像她是最好。”
  傅颖转身离开,从头到尾,没有正眼瞧过陈二狗哪怕一眼,连余光都没有。
  而作为他女婿的陈二狗,也只说过“没有”这两个字。
  陈二狗等帕萨特离开,蹲在地抽完剩下半包烟,才缓慢开车回到小窝。一袭瑞蚨祥旗袍的曹蒹葭安详坐在椅子,不温不火,煮一壶茶,等陈二狗走入客厅,她抬起头,那是一张贤淑安静的容颜,平和到像是一尊望夫石。
  她确实不是一个随便一个凡夫俗子能亵渎的女人。
  陈二狗蹲在她身边,握住她的手。
  “怎么这么迟才回来?”曹蒹葭捧起他的脸。
  “开得慢。”陈二狗笑道。
  “你有心事。”曹蒹葭不是沐小夭,她总能一眼洞穿陈二狗心思。
  “我在想怎么养你。”陈二狗笑容干净,谁能想象前一刻他才被人生最重要的一个女性角色彻底否定过。
  “一顿三餐有米饭有一两个菜,这么养。”曹蒹葭弯着腰凝视着有所掩饰的男人,她未来该喊老公的男人。
  “我是有野心有志向的男人。”陈二狗张开嘴笑道,有烟味,也有酒气,有洁癖的曹蒹葭却一点都不反感,她莞尔道:“好,那加一顿夜宵。”
  陈二狗哈哈大笑。
  曹蒹葭递给他一杯茶,轻声道:“小心烫。”一个男人不管在外头吃多少苦憋多少怨气,都能带一张干净笑容的脸庞敲开门站在女人身边,这未必是什么了不得惊天壮举,却足够打动要求极高同时也极低的曹蒹葭。)

  张家寨的黄昏刻板而单调,几声狗吠,袅袅炊烟,一身破碎棉絮的老人蹲坐在破败房子前的白桦木墩子,这幅画面他已经看了很多年,喝一口自制的烧酒,抽一口极烈的青蛤蟆旱烟,眯起眼睛,望着即将落入长白山脉的夕阳,身旁一个约莫六七岁的孩子正在陪两头土狗玩耍,老人望着身形单薄的孙子,呢喃道:“浮生,最让东北虎忌惮的畜生,不是皮糙肉厚的黑瞎子,也不是600斤的野猪王,而是了山的守山犬。

  孩子虽然瘦弱,却一股子横劲,跟两条狗打架,在地打滚扑腾,不远处一个稍大的孩子坐在泥房子门槛,身子骨异常结实,托着腮帮傻笑。那两条狗有灵性,下嘴很轻巧,不会伤到孩子,老人砸吧砸吧着旱烟,哼起《霸王别姬》,憨傻孩子似乎喜欢听老人哼京剧,跑到白桦木墩子旁坐下,聚精会神,一曲毕,孩子问道:“爷爷,你今天特别高兴,是在山里给浮生采到好参了?”
  “有朋将要自远方来。”老人喝了一口酒道,摸了摸这孩子的脑袋,眼神慈祥,“富贵,我要送你一样东西,以后爷爷要是哪天一闭眼躺进那座坟墓,由你来照顾你娘和你弟弟,富贵,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
  结实孩子点头道:“可以被所有人当作傻子,但不能对自家人犯傻作孽。”
  “记住是一回事,做是另外一回事。”老人喝了一口烧酒后,醉眼朦胧,一抹嘴,望着跟两条狗玩得忘乎所以的小孙子,抬头仰望暮色苍穹,笑容苍凉,“做聪明人有何难,卖弄技巧心思,顺势而为,都能做人人,只可惜人来世走一遭,谁不是赢都变做了土,输都变做了土。我们人啊,愚笨一点,嗔痴一些,也未尝不可,能拿起不如放下,能杀人不如救人。这些道理不值钱,但等活到我这把岁数,再不懂真是魔障了。”

  孩子眨巴着眸子,似懂非懂。
  一个古稀老人背着行囊风尘仆仆赶到张家寨,终于找到村子最方的破败房子,抽旱烟的老人站起身望向那位脸色枯黄的远方来客,这位行色匆匆远道而来的老人解开大行囊,掏出一对包裹有麻绳的巨型牛角,递给陈浮生爷爷,道:“加这样东西,李家从此不欠你什么。”
  “坐下来喝口水?”陈富贵爷爷微笑道。
  干枯如一杆苦竹的老人摇摇头,恭敬道:“担当不起,怕折寿。”
  “这孩子叫富贵,你看怎么样?”陈浮生爷爷也不强求,拉过陈富贵。
  “是八极拳的好料子,你只要肯教,再给他30年时间,我也不是他对手。”老人随手捏了捏陈富贵的骨骼,感慨道:“可惜现在已经不是武夫当国的时代,以后更不会是。”

  “不管有用没用,能打过李银桥都是本事。”陈浮生爷爷豪放笑道,“咱陈家这两代注定雄才辈出,我降伏不住陈龙象,总得躺进棺材之前替陈家列祖列宗做点什么,否则下去以后我没脸面见他们。”
  “他是?”老人望向正与分别取名青牛白雀的两头守山犬玩耍的陈浮生,再看地面,脸色微变。
  因为没钱买太多纸笔,泥房子前有一片空地铺满爷孙三人从额古纳河一点一点淘来的细沙,一根棍子能书法,老人起初没在意,走过去仔细一瞧,一看吓一跳,竟然是《老子河公章句》段落,一字一句一勾一画,异常严谨,“勇于敢所为,则杀其身。勇于不敢所为,则活其身。”字字筋骨雄劲,虽然笔法而言稍显青涩,但胜在意境壮阔,羚羊挂角。
  老人望着不理睬他们三人只顾着与两条土狗打闹的孩子,走过去,不等老人靠近陈浮生,两条守山犬立刻虎视眈眈如临大敌,老人不为所动继续前行,绰号白雀的守山犬扑向老人,结果被白发苍苍的老人一黏一勾一带便甩出去老远,陈浮生爷爷喝住要有所动作的青牛,老人停下脚步,望向脸色病态苍白的孩子,那张不善言笑的苍老脸庞依旧枯黄,沙哑道:“是你写的?”
  孩子吹了一声口哨,白雀立即窜到他身旁右侧,青牛雄踞左侧,孩子死死盯住这个张家寨之外的老头子,对于那个稚嫩岁月他来说,跟老酒鬼亲近的人,多半不讨他喜欢。老人啧啧称,回头望向抽一口旱烟灌一口酒、许多大人物心目的老神仙,道:“这孩子叫什么名字?”
  “浮生,陈浮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