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204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婕伸出一只手揉了揉太阳穴,吴祥跟方婕很熟,这个男人早先是IBM的高层,堪称营销界的顶尖精英,对外宣称无一失败案例,他将国野路子营销和国外正统营销完美结合,单单不败和百分之百的成功率虽有噱头成分,但谁都不否认吴祥是一个业界传人物,可惜联想兼并IBM全球PC业务后便自动辞职,靠十几年间赚来的钱过闲云野鹤的日子,方婕讲给魏夏草听的段子其一个是吴祥曾经为了跟一名COO增强印象,便制造了一次次“偶遇”,例如知道这名首席运营官有抽烟的习惯,便用守株待兔这个看起来最笨的法子蹲点等人,累加起来,终于成功给运营官一个初步印象,吴祥曾经睡一个星期的会议室地毯放录音笔是试图了解清楚IBM几位大佬的说话和分析方式,购买他们所有的学术论和书籍,观察他们在电脑的下线时间,通过他们秘书了解他们全部生活细节,哪怕是厕所的时间,蹲茅坑的时候看什么书,反正无所不用其极,像方婕这些外人听起来只能当个笑话,魏夏草自嘲道:“吴祥叔叔这些手段,陈浮生大多数都能想到,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陈浮生不缺一名成功人士的心智,只是缺少那个位置?随着他手里的资源越来越多,是不是胃口越来越大?到最后,我们方家拿什么来喂饱他?”

  方婕无言以对。
  “站在他哥陈富贵身边,他像一个配角,是啊,多不起眼,不高不壮,估计混道两个他加起来都没他哥的武力值。站在曹蒹葭身边,还是像一个配角,谁都说那是一坨侥幸插鲜花的牛粪,长得不帅,没靠山没背景,东北乡村旮旯里出来的农民,哪怕站在陈圆殊陈庆之这些人身边,依然像配角,不尴不尬不不下的,哪有啥身为主子和位者的气场,我总是想,这种人到底怎么能一不小心窜来,妈,你想过没有?”

  方婕叹息一声,道:“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有必要换一个角度观察陈浮生。”
  魏夏草再度望向窗外,咬着嘴唇道:“他没有太多光鲜的东西来扎眼,但我知道不管他遇到谁,在他那个圈子,磨合同化之后,他是不折不扣的主角。这种人像一把柔软的妖刀,不轻不重,能要人命。”
  妖刀。
  这是第二个女人如此形容陈二狗。
  而此时,开着奥迪A4赶往小窝的陈二狗被一辆帕萨特拦下。
  挂江苏省委牌照的帕萨特车内坐着一个陈二狗一眼知道是谁的女人,乖乖跟着这辆车来到一处僻静处。
  他能跟谁耍心机玩手腕,也断然不敢对她有半点不敬。)
  奥迪A4跟随帕萨特开到僻静处,这辆帕萨特虽然挂江苏省委的牌照,但不至于在南京通天,在曹蒹葭的熏陶下陈二狗尤其研究过各军区省市和部位司局牌照,对此并不陌生,帕萨特停下后走出一个身穿职业套装的女人,与曹蒹葭有六分神似,腹有诗书气自华,但曹蒹葭多了几分曹野狐身才会出现的冷漠,那是一个纯粹结果主义者才会拥有的淡定,她环胸站在一棵树下,眺望远方,陈二狗缓缓走到她身旁,毕恭毕敬喊了一声阿姨。

  女人没有拒人千里之外的倨傲,点点头,轻声道:“陈浮生,27岁,黑龙江张家寨人,爷爷死于88年,母亲死于去年,哥哥陈富贵。陈浮生,在海做过饭店打杂,替SD酒吧看场子,捅伤赵鲲鹏后潜逃南京,遇到魏端公,在一系列洗牌脱颖而出,即将掌握南京地下世界一定话语权,我没说错吧。”
  “没有。”陈二狗头皮发麻,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敢正眼观察过这个女人,足以见得她无与伦的强势。
  “对于一个农村年轻人来说,不到两年时间做到这一点殊为不易。”她语调平静,完全没有升降调,没有丝毫颤音和停滞,这意味着她有超乎常人的心态,她的眼神没有哪怕一点恍惚失神,始终执着而坚毅,“年轻人总以为一男一女起初相濡以沫能够一辈子相忘于江湖,其实风花雪月哪里敌得过柴米油盐和人情世故。人活着不能只想自己如何,自己的爱情是否圆满,自己的事业是否辉煌,自己是否立言立功立德,爱情很大,却不能大过家庭和亲情,否则到最后只能是竹篮打水,两头都空。”

  陈二狗竖起耳朵耐心倾听,不试图解释什么反对什么。
  “蒹葭从小很听话,这样不好,聪明温顺的孩子往往钻牛角尖后无可救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倒不如野狐那样干了20年糊涂事情最后做成一件大事便将功补过。”她感慨道,依然保持环胸的姿态,“我不知道你了解蒹葭多少,但我都想说,一座冰山十有八九都在水下。我也是过来人,知道爱情这种东西,谈门当户对很庸俗很落伍,般配与否,适合与否,也都是两个年轻人之间如鱼饮水冷暖自知的事情,但我想告诉你,陈浮生,如果你是因为利益选择跟蒹葭结婚,你会失望,如果你纯粹是在意她这个人而结婚,你以后会更痛苦,这是我的肺腑之言,今天站在你身边的不是傅颖,只是蒹葭的母亲,否则,你今天回不到蒹葭身边。”

  陈二狗始终沉默,没有大风范大气势,也没有靠山背景甚至没有什么化,陈二狗还在等。
  “一个农村出来的孩子,像一头嗷嗷待哺的狼崽子闯进角斗场,不狠不毒得活活饿死。”傅颖轻轻眯起眼睛,眼神愈发犀利,似乎逐渐从曹蒹葭母亲这个角色剥离开来,冷笑道:“我能了解你的心态,因为我见过太多从农村一步一步爬来的年轻人,肯用脑子,肯弯腰做狗,懂隐忍,仿佛天生知道察言观色,远大院里出来的同龄人肯被使唤利用,但这些凤凰男对金钱权势的渴望和膜拜也最为鲜明,他们疯狂索要,本能畏惧失去一切、被打回原形,这种畸形心态加他们苦日子逼出来的聪明,自然而然演变成心机,继而锻炼出城府,像你这样,不说话,想着摸清楚我的底牌,然后伺机寻求一击奏效,别否认,那样虚伪了。”

  陈二狗点燃一根烟,重重吸了一口。
  “饱暖思****,最能形容大城市里的败家子,饥寒起盗心,则一语的你这群人。马瘦毛长。人穷志却未必短,野心这东西,是个男人都或多或少有一点,膨胀后更以为只要坚持不懈能站在一座城市的顶点,却不知生活要摧破一个家族很容易,夭折一个根基不深的奋斗者更是轻而易举,我19年里陆续栽培过21个农村出身的男人,哪一个不是在高考杀出一条血路的佼佼者,最后出人头地的也不过寥寥五六个,可到今天,也没一个敢说去追求蒹葭。”傅颖语气冰冷道,“你一个光脚的当然不怕穿鞋的,哪怕撑死,只要有一丝机会,肯定都会把到嘴的东西咽下,堵在喉咙也不肯吐出,也是,你如果不娶蒹葭,我都觉得不可思议,这点,你倒是跟小李子如出一辙。”

  傅颖附加一句,“不过,李家那个当年流着鼻涕跟在蒹葭屁股后面的孩子远你锋芒毕露,这才是最让我不能接受的地方,如果说我们曹家把蒹葭强塞给一个花天酒地或者碌碌无为的纨绔,她看你,也不怪他,可你知道那个男人是如何在同龄人出类拔萃吗?”
  陈二狗摇摇头,一根烟抽得差不多。
  傅颖一身精致套装,纯黑色,高跟鞋也是黑色,唯有爱马仕丝巾是一抹画龙点睛的藏青琵琶蓝,将原本尖刻到古板的姿态稍加柔软,不至于让人过于望而生畏,她摘下那副金丝无框眼镜,轻轻擦拭,道:“他如何优秀,你以后只要没有跌倒,总有一天碰,希望你不要自惭形秽。”
  陈二狗嘴角扯起一个笑容,点燃第二根烟。
  “如果你像你哥,说不定我还会心甘一些输给你这一仗,毕竟你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也还算符合曹家胃口,但是。”傅颖没有继续说下去,她从不喜欢在口头逞一时之快,如果她只是试图用语言糟践陈二狗,完全落了下乘,那也不是那个在神华集团毫无根基都能短时间内掀起壮阔波澜的傅颖。
  陈二狗憨憨微笑,似乎拔高陈富贵看低他,完全可以能接受。
  而傅颖最看不惯的恰恰是陈二狗这种不抗争的妥协,如果陈二狗能够条理清楚地与她争锋相对,她还不至于如此愤懑,因为她是跟一个好好先生朝夕相处了20多年,快把她逼疯,她这辈子最看不得不声不响的弱势男人,在她眼这群人缺少敏锐判断,缺少野性斗志,所以缺少天赋和创造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