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86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苏沪浙斗狗圈子都再清楚不过这个老不死养出来的畜生一等一彪勇,加之前对土佐的宣传一直欲语还休的意思,不肯透露十成底细,所以这次大多数玩家都死命押注北高加索犬获胜。牵土佐的是一个模样脸蛋身材都不输王解放的青年,气质阴柔,却也不像人妖一般的赵鲲鹏,是个英俊却不至于让成熟女人心生忌讳的年轻男人,加那条土佐一眼能看出顶尖斗犬的骁悍,一人一狗颇有气势,如果这北高加索输掉赛,今晚所有获胜斗犬可以继续挑战,足见其嚣张程度。

  “那条土佐不简单。”这是包括陈二狗在内所有行家的第一想法。
  陈圆殊是彻头彻尾的外行,只图一个热闹,再者回到斗狗场后对输赢没有兴趣,她反而希望北高加索犬会输,那样黑豺才有机会场,反正最后一笔100万都押土佐输,虽然同样不清楚黑豺的战斗力,但对于从不轻易口出狂言只埋头做惊天动地举止的干弟弟,她有一种类似女人直觉地盲目信任。
  俞含亮老神在在地坐在位置,瞥了眼与陈圆殊坐在一起的陈二狗,笑容阴冷,他起初还真怕那家伙死押北高加索犬输,一想要那家伙被他连阴三次,俞含亮痛快,斗狗场与几乎不赢利的石青峰俱乐部不同,这是一个聚宝盆,像今晚他光是最后一把,如果加陈家大小姐那笔100万能赢定340万,他谁都了解那条横纲级土佐的作战能力,如果仅仅是横纲级别,那还不足以让俞含亮敢放手由玩家大肆下注北高加索,他特地亲自欣赏了一场土佐对斗狗场内的一条种子斗犬,结果是一面倒地屠杀,这条土佐根本是寥寥横纲级斗犬的佼佼者,这种斗犬,除非在国际一线地下赌狗场,差不多都可以用无敌来形容,而且尉迟老人今天也没有带来那只最骁勇善斗的山东滑条,也让俞含亮松口气,一个晚加起来是600万收入,斗狗场一年举办将近40次斗狗,俞含亮不敢说一年能拿到手2亿多,但一个亿不在话下,关键是这1亿根本不需要交税,几乎是实打实的纯利润,最主要的这么一笔天数字还是现金,俞含亮到时候能做的事情太多了,他当然不是一个只懂挥霍的蠢材,他要做魏端公都做不到的事情。

  这个男人也许没有九千岁魏公公的本事,但野心,却谁都不小。)
  斗狗极少有不同犬种之间的搏杀较量,魏端公花重金从河南开封杜老板买来的北高加索犬出自前苏联红星奥斯曼正统血系,杜大老板也是念在不俗交情才肯忍痛割爱,这条俄罗斯北高加索犬能站立承载一个骑跨去的成年男人。尉迟功德只是把这头庞然大物牵到铁笼外围,然后便坐回椅子,颇具灵气的它独自窜入笼子,徘徊在笼子角落,发出低吼,竟然有点龙骧虎步的意思。
  那个海年轻人也收起轻视,紧紧拽住土佐脖子里的绳带,他的爱犬已经开始陷入狂躁,这头从日本特殊渠道购得的畜生天生是厮杀同类的刽子手,被拖拽得几乎站不住的青年深呼吸一口,放出如离弦弓箭般冲出的大型土佐后立即闪出笼子,如果畜生打架的时候被咬伤致残那真是想哭博个同情都找不到人。
  这才是真正的顶级斗狗,充沛的力量,迅捷的速度,刁钻的角度,土佐的每一次冲杀都有明确的目标区域,或者是北高加索犬的脖颈,或者是下颌,每一个动作都充斥极端的功利性,得手后也不与体型占优的北高加索犬扭打纠缠,像一个很讲究策略的杀手,令人大开眼界,看台的玩家不禁叹为观止,暴跳如雷的北高加索犬扑腾怒吼,巨大身躯想要靠一股蛮力和撕咬压制对手,可惜土佐根本不给它这个机会,随着战局一点一点进展,土佐一口一口蚕食积攒下来的优势逐渐明显起来,铁笼里一地北高加索犬的长毛和血迹,观众对土佐一嘴尖牙尤为感到触目惊心。

  18分钟后,大局已定,不再观战的尉迟敬德干脆开始闭目养神,闭眼之前瞥了下看台故意摆出一脸错愕状的俞含亮,老人冷哼一声,十指交叉放在膝盖,昏昏欲睡的模样。
  光凭一张脸孔吸引不少注意力的青年惬意靠着铁笼抽烟,手的精美zippo打火机娴熟玩出眼花缭乱的花样,搭配场一口咬北高加索犬脖子的凶悍土佐,整个人透着股很能吸引女性的邪乎劲儿。
  几个高大魁梧的年轻男人也走下看台,在他身边谈笑风生,很是惹眼。
  “那头土佐的主人应该叫商甲午,本来一直默默无闻,近些年不知道怎么跟海前几名的大纨绔方一鸣称兄道弟,不过你也不能说他狐假虎威,传闻他是大美人竹叶青器重的小白脸,也不知道真假,不过能做竹叶青的裙下之臣也不容易,熊子在海谁都看不顺眼,不一样对她又爱又恨。”谈心语气古怪道,提到“竹叶青”,似乎有些闹别扭,小白脸这些往常不屑说出嘴的鄙俗词汇也自然而然脱口而出。

  屠狗辈大多惺惺相惜,读书人则不遗余力地互相骂战,自古而然。美女相妒跟这人相轻一样,也是千古不变的大真理。
  “竹叶青是谁?”窦颢纳闷道,她问了一个徐北禅同样好的问题。
  “是个不简单的女人,漂亮女人,有权有势有钱的漂亮女人,还是一个征服过很多海传人物的有钱有权有钱的漂亮女人。”
  吴煌哈哈大笑,一点都不吝啬附加给她一大串修饰语,难得有人有事能膈应到谈家小姐,能好不容易把她逼出一点孩子气原形,吴煌当然不肯浪费机会,神秘兮兮道:“爱之者视为救苦救难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恨之者骂作最毒竹叶青或者专吃男人的黑寡妇,这种妲己式的尤物,最要徐北禅这种老男人的老命。在你谈姐这种高干子弟眼,自然瞧不起所谓****江湖的打打闹闹,不过咱也不能苛求,毕竟不是杜月笙那个年代,没那样的土壤,能做到竹叶青那样,殊为不易,总之,用某位老男人的话说,她是一朵花,一半是白莲花,一半是黑罂粟。”

  谈心不以为然道:“真冷的喻,俗不可耐。”
  “她杀过人吗?”窦颢睁大眼睛道。
  “小道消息是黄浦江底有很多死在她手的尸骨,对此我不混江湖,没有发言权,而事实是很多男人的确巴不得被她杀,当然前提是牡丹花下死做个风流鬼。”吴煌微笑道。
  “这女人真牛叉,我崇拜她。”窦颢立即很没有骨气地“弃暗投明”。
  “竹叶青能不能勾引我拜倒在她石榴裙下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那个商甲午身边的几个家伙,是我跟你们说过京津圈子的几个混世魔王,他们一到南京跟这个青年接触,我估计八成这个姓商的小子家庭有政府背景,不管有没有省部级,是个副部级,只要不在北京,换哪里都算吃香的,真羡慕这群还有大把年轻时光去横行霸道为非作歹的小兔崽子。”徐北禅感慨道,一个副部级再没有实权在地方都不缺话语权,其实徐北禅还算幸运,爷爷外公起码在没退下来之前都是流油的大肥缺,并非传统意义在京城里的清水衙门做官做学问。

  “徐北禅,你才30周岁不到,连老婆都没着落,少给我在这里装深沉扮成熟,你不那些混子大几岁。”谈心不客气道。
  “我一直以为在你心目我是一个很有沧桑气息的成熟老男人。”徐北禅自嘲大笑。
  窦颢朝他竖了竖指,谈心瞪了这小妮子一眼,她赶紧缩回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