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76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男人太聪明也不好,等你再大些,知道找老公得找笨一点,或者智慧到可以让你觉得他不聪明的男人,不沾花不惹草,本本分分过日子,才是我想要的。”谈心感慨道,徐北禅何等聪明,却独缺一抹出淤泥而不染的灵气,跟大智慧只差一线。其实,强势的谈心只是想找一个肯站在她身后甘于寂寞的男人,显然徐北禅和吴煌都不合适,他们征服不了骄傲的谈心,谈心也掩盖不了他们的光芒万丈,所以不来电。

  这也许是各种公主屡屡吃饱了撑着喜欢跟马夫私奔的一个原因。
  “谈姐,到了南京我右眼皮老跳,准没好事情。”窦颢突然抬起头哭丧着脸道。
  “瞎说。”谈心笑道,她是坚定的唯物论者。
  “次遇到那个啥二狗和大个子之前,我一直右眼皮跳。”窦颢一脸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苦闷表情。

  “放心,国那么大,再碰他们的概率你在南京找到老公还要小。”谈心会心微笑道。
  “真想以后再看到那个二狗是他在路边断胳膊断腿地乞讨,然后本小姐打赏他一张小小的10圆人民币,最后再拿回来放回口袋。”窦颢咬牙切齿道。
  “希望吧。”谈心没放在心随口道。)
  陈圆殊办事效率很高,很快交给曹蒹葭一份关于玄武湖区域二手房图表资料,价格都在65万左右,性价颇高,曹蒹葭虽然对这些优质房源的来历有所猜测,但不好拒绝她的好意,曹家人除了一条路走到天黑的曹野狐,处事大多规矩却不至于刻板僵硬,与人交道有些人情得收,交情是在收和还的过程培养起来,最后曹蒹葭选一套标价是64万的房子,将一张存折交给陈圆殊,道:“陈姐,这里头有67万块钱,密码是123456,剩余的3万块当是介费,您也别跟我客气,我知道这些房子肯定不值您给我的价格,说到底还是您吃亏,我占便宜,不过既然您是二狗的干姐,我也心安理得占这个大便宜。品 书 (w W W . V o Dtw . c o M)”

  “既然喊我一声姐,你觉得我还会收这张存折吗?”把曹蒹葭约到清涛茶馆的陈圆殊没有去接那张存折。
  “收,要收,应该收。”
  坐在陈圆殊对面的曹蒹葭轻轻将存折放下,笑容含蓄,道:“陈姐,你总得让我帮二狗做点什么,这是我从小到大所有的积蓄,包括每年红包,每次奖学金,加假期打工,我也只能在南京买一套不大的二手房安个小家,不管以后二狗是不是有钱有能力买精装公寓或者排屋别墅,我想我跟他的第一个窝由我亲手挑选布置。”
  曹蒹葭如此说法,彻底断了陈圆殊要送陈二狗一些身外之物的念头,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收下那张存折。她决定将这样极有纪念意义的东西跟陈二狗那张纸放在一起,一直收藏保存,换个角度一想,陈圆殊心里也没有疙瘩,轻松地喝了一口茶,笑问道:“蒹葭,什么时候和浮生去领证?”
  曹蒹葭脸色微红,虽然说早有心理准备,但从陈圆殊嘴里说出,还是有点措手不及,陈二狗如今除了远在沈阳军区的陈富贵,能算亲戚的角色似乎也只有陈圆殊这样一个不沾亲带故却意义非凡的干姐姐,陈圆殊开口问,便近似陈家人在催促曹蒹葭跟二狗婚事的味道,曹蒹葭红着脸低头喝茶。

  陈圆殊也察觉到自己有点操之过急,掩饰地端起茶杯,扭头望向窗外,她一直认为柴米油盐酱醋茶是一些很摧残女人的琐事,谈婚论嫁,更是爱情的坟墓,爱情和婚姻,爱和性,陈圆殊学生时代便一直认作是熊掌鱼翅不可兼得,得之桑榆便要失之东隅,所以她的人生过客无数,却极少有男人能走入心扉,更妄谈托付终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八个字,对于从小知晓父亲在外头有私生子的陈圆殊来说是最大的谎言。

  跟曹蒹葭在一起,陈圆殊并不觉得非要客套寒暄让热络交谈,那样反而落了下乘,哪怕一壶茶只有寥寥数言,也抵得过凡夫俗子庸碌女人侃侃而谈,抛开陈二狗,曹蒹葭与身在商场打拼的陈圆殊并没有太多共同语言,两个女人便默契地沉默品茶,气氛融洽。
  第二天,方婕在钟山高尔夫请陈二狗一伙人吃饭,加季静和她双胞胎女儿,周惊蛰和魏冬虫,魏家别墅兴许是第一次如此热闹,方婕和周惊蛰曹蒹葭几个女人在厨房忙碌,魏冬虫则在客厅追杀一不小心把她宠物蜘蛛一巴掌拍死的王虎剩大将军,陈庆之和王解放正襟危坐,一个喝茶一个喝酒,也不沉闷。
  被吴妈拉到角落唠叨半天的陈二狗好不容易逃到侧门外头的鱼池,老人尉迟功德坐在椅子动作缓慢地拿饵料袋子喂鱼,这个沉默的花甲老人似乎是与魏家繁华最为格格不入的一副老朽画面,安详到古板,即便魏端公在世,在南京如日天横行跋扈,也没有人留意这个牵狗遛鸟的老头子,即使魏公公身亡方婕焦头烂额地主持大局,依然没有人注意沉默寡言似乎人生最大兴趣是喂鱼的老人,陈二狗拉过一条竹藤椅子坐在尉迟老人身边,递给他一根烟,老人斜瞥了一眼陈二狗手的香烟,转头不理不睬。

  尴尬的陈二狗只好缩回手,把烟重新放回去,对于这位早些年也是叱诧一方的尉迟老人,陈二狗心里有崇敬,毕竟怪大叔姜子房每次说起他的传都能够眉飞色舞,跟吃了劣质春药一样无激动,整个人露出往往只有一种毛头小子听说某个传说才会出现的神情,耳濡目染,陈二狗对老人尉迟功德也是倍加敬畏。
  “我只抽南海。”尉迟老人抛出饵料,引来一池艳红鲤鱼争相抢夺,煞是壮观。
  陈二狗一听有戏,差点泪流满面,在魏家别墅呆了将近大半年,这位真人不露相的老人几乎没有说过话,这不仅仅是针对他,对待方婕吴妈也是一样,今天他既然肯解释一句,说明陈二狗在他心目的地位有所改变,陈二狗陪着老人望着一池大红妖艳的簇拥鲤鱼,怔怔出神。
  “尉迟老爷,听姜子房说您是八极拳宗师,要不我斗胆给你介绍一个弟子,天赋我不敢说,但肯定能吃苦。”陈二狗小心翼翼道。

  “宗师两个字愧不敢当,差了十万八千里。”尉迟老人面无表情道。
  尉迟功德对于徒弟一事,没有明确表态,既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
  跟着魏端公曹蒹葭久了拿捏人心也愈发娴熟机巧,陈二狗立即起身去客厅把王解放喊出来,语气恭敬道:“尉迟老爷,他叫王解放,干了很多年掘墓摸金的勾当,一身拳法套路都杂野无章,您要是有空点拨点拨,我怕他没高人指点会误入歧途,毕竟外家拳路子不对太伤身体。”
  “能吃苦?”尉迟老人不冷不热道,甚至没有转头看王解放。
  “能。”王解放沉声道,他当然不会拒绝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在国极少不讲究门第之见,而且如今所谓武术大师多半滥竽充数,是只懂些花拳绣腿出来吆喝的绣花枕头,尉迟功德这个老人牛叉到啥程度,王解放看不透,但绝对是个高人,起码郭割虏要超出一个境界,跟他学真本事,身手一日千里不敢说,稳扎稳练后肯定大有裨益,远他自己闭门造车瞎打瞎撞来得强。
  尉迟老人点点头,然后挥挥手,陈二狗很识趣地拉着王解放离开,没想到老人说道:“浮生,你留一下。”
  陈二狗一头雾水地坐回去,尉迟老人说道:“那小子跟我学八极拳的时候,你有时间跟我练练形意,对你身体有好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