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73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二狗说了两个意义非凡的字,开始凝视曹蒹葭,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近在咫尺的曹蒹葭定力再好,也经不住月黑风高孤男寡女眼对眼的“深情对望”,到第八分钟的时候曹蒹葭甚至想要缴械投降,心说只要不得寸进尺你要抱抱吧,可陈二狗这一次却一反常态不揩油不占便宜,大有一鼓作气憋死曹蒹葭的阴险意图,终于在曹蒹葭崩溃前的一秒,他移开视线,抽起一根烟,靠在曹蒹葭身边,轻声道:“第一次走出张家寨,在省城哈尔滨跟张胜利汇合坐火车,当时我看着火车站人山人海,怕把自己给走丢,那是我第一次进大城市,虽然只是急急忙忙惊鸿一瞥,但终于知道井底之蛙是什么个意思。到了海在阿梅饭馆落脚,只想埋头攒钱,一分钱都不舍得花,存了钱想给娘买好衣服穿买新鲜东西吃,再给富贵讨个张家寨最标致最水灵的媳妇,没野心,如果有,也只有一个,是自学考一所大学把娘的最大遗憾填,一进城,说不想女人那肯定是骗你,事实是我都想疯了,起初看到李唯那小妮子,我想过几年能有这么个秀气的城里媳妇挺美,后来经历一些事情,知道我再普通再穷酸,也不是看得每一个城里女人。能进sd酒吧,得先谢你,然后遇见了小夭,王虎剩大将军说得没错,我这种穷乡僻壤苦日子熬出来的犊子,爱情观是很晦涩的词汇,即使有,也一点都不崇高,有一个漂亮女人让我推倒翻滚,我一定不清高,也不道貌岸然,脱衣服脱裤子啊,不白不,要是能娶回家做媳妇那是最好,我一定做梦都笑。事实小夭是个好女孩,好到出乎意料,如果我没有碰到赵鲲鹏,没有被赶出海,我一定娶她,然后跌跌撞撞到了南京,在山水华门做保安,挺滋润,看书玩扎枪,有空教三千练字拉二胡,没事还能跟虎剩解放一起打打篮球,一个月还能拿一千多块钱,这钱赚得舒服,魏端公,魏爷,扶了我一把,因为他,我才认识陈圆殊,才认识诸葛老神仙,才睁开眼睛按照你说的说法尝试着登高了看南京,第一次去一个叫廿一会所的地方,那小曲儿唱得那叫一个缠绵水媚,第一次住希尔顿大酒店,那大堂富丽堂皇得让我只觉得鞋子太脏不好意思踩进去,那服务员给我开的车门,估计看我在酒店门口抬头看了半天,他也纳闷能坐玛莎拉蒂牌子跑车的我在看什么,其实我是在看那酒店,高,真高,可能张家寨十几幢房子加起来都没那么高,在一间套房的大床翻来覆去一个晚,愣是没睡好,果然是贱命,只能一辈子睡硬板床。进魏家别墅,当时听周惊蛰说方姨的一饼普洱茶能值一辆车,我真他娘没话说,贫富悬殊以前在高政治课本里也天天念叨,可真进了钟山高尔夫那别墅区,才真了解悬殊到什么地步。给方姨做事,我想出十二分力办好每一件十分事情,也许我太幼稚,以为付出十分算没有十分回报也有个三四分报酬,更没有想到会被自己在意的人背后捅一刀子,人心叵测,那是方姨给我的最大一笔财富,那张卡还要重要。这一路走来,被人揍会疼被人砍会痛,被人嘲讽轻视会憋屈,但每次一想到你,想到你说的那些话,我咬咬牙告诉自己,这狗娘养的生活算把我踩成一坨烂泥,我也能给你捏出一朵狗尾巴草来。”

  陈二狗慢慢讲,曹蒹葭仔细听。
  听到最后一句,曹蒹葭莞尔一笑,这一次是她主动凝视陈二狗,柔声道:“次在燕子矶你问我为什么喜欢你,我当时跟你说的其实很空泛,男人喜欢女人,第一眼无非是容颜气质,然后再论内涵底蕴,无可厚非,我不计较你是看我的脸蛋还是我的家世。但我喜欢你什么,今天有必要跟你说清楚,我喜欢的陈二狗,陈浮生,是那个独自哼‘天安门紫禁城,永乐大钟,千古鸣’的弟弟,是那个对爷爷心怀愧疚却没有把一个字放在嘴的孙子,是那个为了娘敢豁出命的儿子,一个男人抛开光鲜的外衣,显赫的身世,不错的相貌,剩下什么?是满腹脏水猥亵?是一腔无病呻吟的怨天尤人?还是一胸襟的山河锦绣?我没吃过苦头,没过穷苦日子,也许是这样,我对富家公子红色子弟并没有额外的憧憬好感,他们有的,我都有,他们能做到的成绩,我也可以。我有精神洁癖,薄情寡义沾花惹草的男人不要,精于权谋不留底线的男人不要,刻意标榜离经叛道的男人不要,恃才傲物目无人的男人不要,同情泛滥好好先生的男人不要,二狗,你再帮我看一看数一数,我的圈子再大,能找到几个顺眼的男人?本来以为我可以对待婚姻对待爱情跟处事一样,闲看窗外庭前花开花落,漫随海角天边云卷云舒,一切随缘,可当一桩善缘和一桩孽缘摆在我眼前的时候,我不犹豫不挣扎地选择了你,这不是你的荣幸,只是我曹蒹葭自己选择的幸福。”

  陈二狗不纠缠自己是曹蒹葭的那桩善缘还是那份孽缘,也一点都不想知道这个无伤大雅的答案。
  过程如何都不重要,结果才是唯一。
  结果是他敬畏她感激她仰视她,却最终拥有了她。
  这个年轻男人丢掉早已经熄灭的烟头,伸出双手,学着曹蒹葭教他的在空构架出一个较大的长方形,呢喃道:“蒹葭,你看我现在不仅敢喊你的名字,也能看到更多的天空,这么大,以后还会更大,而你,会一直陪我看下去吗?陪我抬头看星空灿烂,心江山如画吗?”
  “你想知道?”曹蒹葭轻轻歪着脑袋问道。
  陈二狗使劲点头。
  曹蒹葭然后做了一件让陈二狗刻骨铭心一辈子的事情,她跑到山顶边缘,望着南京市区万家灯火,双手放在嘴边,喊道:“你们给我听好了,我叫曹蒹葭,我是陈二狗的媳妇!我要陪他抬头看星空灿烂,心如画江山!一辈子!”)
  吴煌坐在禄口机场候机大厅椅子,膝盖放着一款老旧的IBM商务笔记本,盯着屏幕的曲线指数,他有不少同学都在基金和股市领域厮混,一个个怂恿吴煌下水投资,其一个猛人靠着家族关系一毕业进入工商银行从事固定收益研究工作,前年进入一家公募基金,担任基金经理助理一职,有望今年篡位,成为那家国内排行前五的大型基金公司一支货币基金一把手,到时候他将掌控60亿资金的动向,吴煌很佩服这些在公募基金淘金或者在私募玩火的哥们,一天下手也许破亿,心理神经一定得非常坚韧。

  他玩股票投资基金只是熬不住,投入不大,盈亏都不可能让他伤筋动骨,所以心态轻松,抬起头看看手表,因为天气关系飞机延误,连带他也得多等半个小时,吴煌望了望大厅门口方向,琢磨着谈心和小逗号也差不多赶到禄口机场。
  今天这场开在南京的同学会以往似乎热闹了许多,一些个差不多能称作遁入空门或者远走他乡的怪胎妙人都现身,难得地浮出水面透口气,要不是如此,吴煌也不会推掉去摩根士丹利在加拿大举办的一场投资会议,特地从连云港跑来南京,今天是来禄口机场接一个从祖籍河南如今在天津大展拳脚的大学死党。
  他们是睡在下铺的兄弟,交情格外不俗,最滑稽的是同窗四年,毕业后吴煌才知道那小子他还深藏不露,爷爷是高干,外公是大佬,这孩子如今在天津和山西据说风生水起,一手在跟生物医药国际创新园捣鼓什么现代药研发,一手在山西跟煤老板谈笑风生,两手抓,两手貌似都抓得盆满钵盈,要知道在大学那家伙学得是行政事业管理,两者八竿子打不着,以前在大学谁都不看好吴煌跟他,没想到到头来还是他们两个最靠谱。

  在吴煌脑子里回忆大学时代跟那鸟人一起闷骚看a片一起胆怯嫖妓的情景,一个熟悉的温婉清凉嗓音在旁边响起,“吴煌你在想什么龌龊的事情,笑得这么隐晦情色,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别人不知道你跟徐北禅是败絮其外加败絮其,没徐北禅给你出馊主意也好,他一在你身边,挺好一社会主义好青年被教唆成为外表憨厚内里奸诈的刁民。”
  说话的是谈心,这一次她没有穿旗袍来祸国殃民,这位谈家女人跟吴煌也是大学同学,少数几个一开始对吴煌和徐北禅青眼相加的“伯乐”,也只有她一开始善于良性投资,才跟两位低调内敛到令人发指地步的公子哥大学时代便结下深厚友谊,一直延续到今天,殊为不易,谈心身边站着刚刚偷溜回国放松的小逗号,窦颢,因为小女孩在场,有些话少儿不宜,谈心也没把吴煌和徐北禅联手在大学里做的流氓勾当抖搂出来,她当初是学生会干部,加学校里几个领导都跟她家关系不错,所以吴煌跟徐北禅类似赛勾引学校外语学院美女老师的壮举都没能逃过她法眼。

  “吴煌哥,你的同学还没到?”小逗号瞪大眼睛张望,在她心目谈心差不多是最优秀的女人,吴煌哥虽然没赵鲲鹏那么符合90后美眉口味,但在她看来极有男人味道,不说一句大话,却总能让人大吃一惊,能让他们同时时常挂在嘴边念叨的徐北禅又该怎样?
  “还差20分钟左右,你们刚从海赶过来,饿了没,我带你们先吃点东西?”吴煌关掉电脑笑道。
  “不吃,看这机场破的,能做出什么好吃的东西,我还是把胃口留到晚饭,吴煌哥,你得请我吃最好的最贵的。”小逗号瞥了眼相海浦东国际机场来说太过狭小寒碜的禄口机场,满是鄙夷。
  “最贵的不请,但我会请你吃最好的。”吴煌微笑道,腾出位置给谈心坐下,反正窦颢是个闲不住的主,有没有位置都无所谓,吴煌把用了将近四年的笔记本放进土气老旧电脑包后,眨了眨眼睛道:“可不许瞧不起禄口机场,虽然这里航班的空姐不够水灵,服务态度也不够亲和,硬件设施也不够完善,但我即将是禄口机场的合作伙伴,小逗号,你这一巴掌下去,有小半个可是拍在我脸。”
  小逗号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吴煌,我前些日子听说禄口机场负债率一直有问题,对外是称已经降到行业正常水平的30%,这个30%有多少水分,但5千万的政策性担保真能一步到位?你这么急着投资禄口机场二期工程,是不是里头有猫腻?”谈心不是不谙世事的小逗号,吴煌稍微透露一点信息能被她揪出来扩大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