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72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庆之温和道,提起酒瓶,一饮而尽,抹嘴后极为难得地开起了玩笑,道:“要不是你有媳妇,我非把象爻嫁给你,做一做小舅子,也好让虎剩跟解放喊我一声陈哥。”
  “****你大爷,真他娘卑鄙,果然是斯多败类。”王虎剩笑哈哈道。
  陈二狗喝完酒坐下后,刨了半碗米饭,然后抛给三人一人一根烟,点燃后狠狠吸入肺,吐出去后沉声道:“其实郭割虏找我,也许一开始没打算出那个门。如果陈庆之输了,他可能真会要我一条胳膊,但陈庆之赢了,他知道自己只有死路一条,赌这么大,搭一条命,值吗?”
  王虎剩半知半解,王解放一头雾水,只有陈庆之了然于心。

  陈二狗沉默着抽完烟,咬开一瓶酒,倒在脚下,然后自己又喝了一瓶,道:“郭割虏,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但我一定不会让你白挨那一刀子。有你这一步,我才能在南京踏出第一步,以后每年的今天都会敬你最好的酒。”
  事情的答案和真相,已经随着郭割虏的死去彻底湮灭,像魏端公为何会被乔八指在青岛发现行踪一样,像郭割虏一直守望嫂子方婕一样,都不可告人,只能深埋于心。
  这场庆功宴简单到近似寒碜,加在一起的开销也300多块钱,却是四人吃得最香的一顿伙食。
  陈庆之举着瓶子跟每个人都碰了一下,对陈二狗道:“浮生,有第一步,会有第二第三步,总有一天你可以莫道前路无知己。”
  “啥意思?”陈二狗愣了一下。

  陈庆之没说,王虎剩也没解释,两人相视一笑,豪爽喝酒。
  因为“莫道前路无知己”后面一句便是,天下谁人不识君!
  明天的南京,将是谁人不识陈浮生?)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如今在污染严重的大城市是很难看到月亮了,加物价房价一股脑飞涨到了逼良为娼的地步,兄弟哥们之间要尽欢也不容易,毕竟口袋里钱包不乐意,说不定家里的红旗也不答应,但对于陈二狗四个大老爷们来说,300多块钱足够让他们尽兴。
  先把醉醺醺的王家兄弟和陈庆之送回郊区小窝,本打算此睡下的陈二狗鬼使神差地掏出手机给曹蒹葭打了个电话,结果对方嗓音清冷语调清醒,竟然也没有睡觉的姿态,灌了一箱多啤酒后差不多等于吃了八九个雄心豹子胆,陈二狗于是试探着询问是不是能开车带她兜兜风,曹蒹葭在电话那头犹豫了片刻答应下来,因为是酒后驾车,陈二狗耐着性子稳妥驾驶,去陈圆殊公寓接到曹蒹葭后更是龟速爬往目的地,其实以他的驾驶技术车速翻倍也出不了事故,最终来到陈二狗越来越钟情的山顶,因为鸭舌帽前一天已经交给陈二狗,现在的她只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一头青丝简单扎成马尾轻巧甩在后头,穿着依旧随性却不随便,没有明显的牌子,却自有一股不媚俗的大家风范,接曹蒹葭的车是陈圆殊送的悍马,颇有气势,到了山顶下车后曹蒹葭笑道:“二狗,悍马H3这车当下都是富二代或者年轻暴发户开的,你去唐山和大连看一下知道,差不多只有他们意这头吃油如鲸吞的油老虎,我听说山西一个煤老板一口气买了两辆,在家门口左右各方一辆,当石狮子用了,你也想学?”

  “这样啊?”陈二狗错愕道,一脸难为情。他想法简单,是寻思着这大家伙人高马大,拉出去溜溜倍儿有气势,他哪里懂得悍马H3和H2的区别,又哪里知道什么样职业适合什么车型,等他琢磨出适合他气势家底的车子,估摸着怎么说也得一年半载以后。
  不过曹蒹葭倒是很期待这家伙跟国一线富人在观澜湖打高尔夫的有趣情景,也很好这男人第一次踏豪华游艇或者私人飞机的心态。她望着陈二狗吃瘪的模样,忍住笑意,毕竟心底知道他多少有点证明什么的意味,她不打击也不挖苦,只是靠着这辆悍马H3轻声道:“二狗,以后别开这辆车,养起来太费钱,把它卖了弄辆实惠一点的车开,行吗?”
  “听你的。”陈二狗点头道,曹蒹葭的语气像媳妇在跟自家男人谈柴米油盐,温馨而暖心。
  “别总是听我的,你不怕被王虎剩陈庆之说成那个啥?”曹蒹葭好气又好笑道。
  “那个啥是啥?”陈二狗疑惑不解。
  “你给我装,演痴装癫,对我也玩扮猪吃老虎那一套?”曹蒹葭哼哼道。
  “是妻管严吗?”陈二狗微笑道,一脸促狭。
  曹蒹葭神情自若,置若罔闻,她对付陈二狗厚脸皮的杀手锏是对某些东西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要不然极有可能落了下乘,掉进陈二狗的圈套,她再讲理也说不过根本不讲理的蛮子,何况这个蛮子对她来说能打能骂是不能放下。

  “蒹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