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71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去好好睡一觉吧。”陈圆殊笑道,变相下了逐客令,她熬到现在,已经困得不行,虽然满腹兴奋,但身体其实已经疲惫不堪。
  “我得先跟王虎剩他们吃点喝点。”陈二狗咧开嘴笑道,大步离开陈圆殊的房间。
  陈圆殊来到窗口,强忍住泡杯咖啡的欲望,推开窗,并没有凉爽,相反因为室内常年空调的缘故迎面而来一股清新热浪,没来由想起一句话,人相忘于道术,鱼相忘于江湖,陈圆殊自嘲一笑,她不喜佛道,所以自认流露不出曹家女人“莲花不着水”的气质,她看这一对般配又极其不般配的男女抱有善意的玩味态度,一个苦心积虑往挣扎,不惜一手鲜血,一个超拔流俗,一副浑然天成“山河大地我独居清净道场”的风范,不搭调,却矛盾地形成一种默契,陈圆殊自言自语道:“曹蒹葭,难道你真打算跟浮生在南京过一辈子?”

  在陈圆殊眼,神秘的曹蒹葭是她见过寥寥几个自认逊色一筹的女人,惊鸿一瞥的海竹叶青是一个,10年前被称作南京第一美人的周惊蛰能算半个,其她几个都是温雅如玉的大家闺秀,曹蒹葭,让陈圆殊想到书所说吸风饮露的姑射神人,虽然夸张了一点,但能让自视甚高的陈家大小姐近乎自惭形秽的甘拜下风,足见曹蒹葭和陈二狗在外人眼是如何的“般配”。
  抽雪茄差点呛死、喝红酒跟灌水一样的王虎剩一听说要出去喝酒,立刻生龙活虎,加王解放和陈庆之,四个大老爷们要杀出去找个地方,曹蒹葭轻轻拉住陈二狗到角落,问道:“身带钱了?”
  “不说还真忘了,前面路买烟买酒都花的差不多,还真怕等下得吃霸王餐。”陈二狗尴尬道,四瓶酒,一条至尊南京,的确把他零钱全部掏空。
  “这钱你拿着。”
  曹蒹葭悄悄塞给陈二狗一叠钱,大概两千多的模样,让曹家大小姐做事情破天荒的像偷鸡摸狗,那是相当的有趣,连陈二狗都觉着哭笑不得,不过等曹蒹葭手轻轻伸入他裤子口袋又轻轻缩回的一瞬间,陈二狗差点缴械投降,裤裆里的老二恨不得立即昂首立正,暗骂自己丢人现眼的陈二狗定了定心神,笑道:“你又不是做坏事,怎么藏着掖着干什么?”
  曹蒹葭瞪了他一眼,好心当成驴肝肺的家伙。
  陈二狗再不解风情这个时候也了解曹蒹葭的用心,兴许是被曹蒹葭那个无心之举给刺激到头脑发热,不知死活地握住了曹蒹葭还来不及缩回身边的手,她显然被陈二狗这个胆大包天的越轨动作吓了一跳,想抽手躲避,奈何陈二狗那布满老茧的手贼不老实,抓住她连异性都极少碰的手不说,还不忘摸啊蹭啊揉啊捏啊,曹蒹葭第一次在众人面前露出满脸通红的窘态,因为角度关系,王虎剩那三头牲口只能看到陈二狗和背影和曹蒹葭百年难得一遇的羞涩容颜,连从不多管闲事的陈庆之都眼神玩味地伸长脖子张望,让曹蒹葭哭笑不得的是偏偏陈二狗还一脸道貌岸然地像是级领导在慰问老百姓,道:“反正你都说要跟我过日子,你的钱是我的钱,我的人是你的人,尽管用。”

  “尽管用?”曹蒹葭突然由羞赧转变为妩媚,速度之快,令人乍舌。
  王虎剩和王解放一阵眼花,乖乖,心想这女人要是一天能有一两次玩挑逗,哪个男人吃得消,再萎的孬种也能雄风大振一日坚挺两三次,大男子主义到了极端的王虎剩那一刻也寻思着跪倒在曹蒹葭石榴裙下真不丢脸,不过二狗的女人,他素来敬而远之,谦恭有加,完完全全达到目不斜视的境界。
  王解放对曹蒹葭敬畏远胜心动,所以惊艳归惊艳,没一点歪念头。
  忘乎所以的陈二狗刚点头,心知不妙,果然,曹蒹葭再次以一记在海梧桐树下更加漂亮犀利的过肩摔,将给点颜色想开染坊的某人重重甩出去,不过因为有地毯,加也有被摔的经验,这一次陈二狗爬起来的速度很快,没事人儿一般拉着瞠目结舌的三人出去喝酒。
  脸皮发烫的曹蒹葭扭头进入书房,却怎么都看不下书,眼神老是情不自禁往那只手瞟,等无意间拿起书柜角落一本《国新智囊》,发现其夹着的一张皱痕很明显的纸条,才慢慢恢复古井不波的心境,神采奕奕。
  曹蒹葭终于有点明白为什么陈圆殊肯认陈二狗做干弟弟,并且在这一场动荡变局极为出力。
  纸条只有十个字,笔迹潦草,曹蒹葭一眼能断定是出自某人之手。
  “我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即使到今天,陈二狗依旧不习惯穿昂贵皮鞋戴名贵手表一身正儿八经西装,不习惯乔六那样抽雪茄,不习惯方婕的喝茶之道,更不习惯钱家老爷子那种高高在的舞弄墨,他相信自己一辈子都只能习惯拉拉二胡抽抽旱烟,吃喝大排档,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不管穿什么顶什么光环,这些根骨子里的脾性,不会变。
  陈庆之虽然是根正苗红的世家落魄子弟,但长久的江湖生涯也染一股匪气,所以跟陈二狗王虎剩他们拼酒也是相当的豪迈,太久没见过白刀子捅进红刀子抽出的王解放格外高兴,几近癫狂,一声狗哥,跟陈二狗干了三瓶啤酒,差点没把陈二狗直接逼到厕所里去,是三瓶水一瓶接一瓶灌进肚子也能憋出尿急,王虎剩也跟着起哄,唯恐天下不乱,不是借着酒疯怂恿陈二狗回去把曹家女人地正法,是让陈二狗有空有机会把干姐姐陈圆殊变成“干”姐姐陈圆殊,陈二狗一想到那次被王虎剩在曹蒹葭面前“出卖”火大,二话不说灌了他几瓶,陈庆之看着一桌人言谈无忌,也跟着瞎乐。

  这一顿饭吃得任何时候都香,尤其是一开始跟着陈二狗的王虎剩王解放兄弟,他们看到陈二狗攀爬的每一步,每一分努力,喝高了的王虎剩肆无忌惮吼道:“以后乱七八糟的小弟喽啰三教九流得喊二狗‘狗爷’,俺不,俺王虎剩大将军一辈子都喊他二狗,俺是有这个资格。”
  “吼个屁,也不嫌丢人。”陈二狗笑着一巴掌拍在王虎剩脑壳,慌得王虎剩赶紧放下酒瓶,小心翼翼梳理发型。
  王解放每当这个时候必须眼观鼻鼻观心或者仰起头没月亮也得装作看月亮,否则王虎剩很习惯性地会拿他出气,今天兴许喝多了没那么多忌讳,偷着乐的王解放被王虎剩一脚踹翻,出了一记刁钻撩菊腿还不忘留意发型的王虎剩红着脸骂道:“爷让你笑!”
  四个人已经解决掉三箱啤酒,面红耳赤的陈二狗不理会这对活宝,拿起一瓶酒咬开,站起来,对陈庆之道:“庆之,这酒敬你,你的命我现在还不敢接,我也不想有那一天,只希望你能跟虎剩和解放一样陪着我吃一天苦享两天福。我一直不是可以把话说得很漂亮的人,但我能拍着胸脯向你保证,我陈二狗,绝对不出卖兄弟,你们既然敢跟我有难同当,我能跟你们有福同享。我要是做了白眼狼,这辈子都没脸去坟。”

  “浮生,再漂亮的话我都听过,不信,即便有些人跟我说真话,我都不会相信,但我信你,假的都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