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70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二狗没有把那柄阿拉斯加捕鲸叉交给陈庆之,也没有让陈庆之站起身,而是笑了笑道:“你这条命没理由这么快死在这里。我也不想这么逃回去看她,我只想将来带着她去坟的时候风风光光的。”
  陈二狗第二次踏入钱家。
  已经够谦恭的身子这一刻在陈庆之眼愈发伛偻。
  陈庆之不知道是什么支撑着这个东北爷们苦苦前行,眼睛微微酸涩,缓缓站起身,骁勇无匹的白马探花使劲抹了一把脸,喃喃道:“有其父必有其子,我真不知道哪个男人能做你的父亲。”
  那一晚,除了钱子项和陈二狗两个当事人,谁都不知道谈了什么发生了什么,但局势激突跌宕的南京以陈二狗成为钱方两家新代言人的结果落下帷幕。
  而且白马探花陈庆之知道别人不知道的一点,陈二狗做这些,只是为了有脸回去见一个女人。
  南京,无关凄凉,无关悲壮,在一个年轻男人的隐忍和崛起,大风落。)
  凌晨2点,陈圆殊公寓门铃响起,当时只有陈象爻早早熟睡,周惊蛰在心不在焉地看电视节目,陈圆殊一直在自己房间电话不断,曹蒹葭则呆在书房继续阅读书籍,王虎剩躲在角落很不客气地开了一瓶葡萄酒,还特地跟陈圆殊要了雪茄,享受不需要他花一分钱的富人生活,关键是他边喝红酒抽雪茄还骂这些玩意不靠谱。
  门铃响起后,率先出门的是仿佛心有灵犀的曹蒹葭,挠头微笑的陈二狗,一脸轻松的王解放跟成天挂着一张刻板脸谱的陈庆之,大势已定,曹蒹葭没有雀跃神色,也没有嘘寒问暖,只是轻轻帮陈二狗挑了双合脚的拖鞋,然后柔声问道:“怎么不事先打个电话通知一下?想给我一个惊喜?”
  “急着开车,想早点过来看你,没来得及打电话,也没想到。”陈二狗略微尴尬地赧颜道,他的确是个跟大时代有些脱节的男人,现代化的东西远没有牛角弓扎枪来得娴熟,不过手想必也是很简单的事情,对于一个同时接管郭割虏和夏河双方势力的家伙来说,不再缺女人,更不缺钞票。
  “去给你陈姐报个平安。”曹蒹葭点头道,蹲下来很自然而然地帮陈二狗换鞋子,别说陈二狗瞠目结舌,曹蒹葭身后闻讯赶来的周惊蛰和王虎剩也被这个动作震慑到,陈庆之和王解放似乎也有些吃不消,一个个脸色古怪,唯独当事人曹蒹葭风淡云轻理所当然的姿态模样。
  陈二狗小跑楼去找陈圆殊,亲眼见到这厮活着回来的周惊蛰终于能睡个安稳觉,礼节性告别后便独自平静离开公寓,她的人生远没有陈圆殊和陈象爻那般与陈二狗盘根交错,虽说是一条船的人,但起所有人,她跟陈二狗的关系非但不值一提,反而羞于启齿,今天是,以后也许更是。
  陈圆殊与她点到即止,曹蒹葭跟她更是距离适,不是每两个优秀的女人坐在一起能成为死党闺蜜,相反,因为同一个男人而站在同一个阵营,更多的只会是适宜的勾心斗角和相互戒备。
  人过三十,不管男女,谁胸不积郁或多或少不平之气,谁没体会过世叵测之机,20岁之前单纯憨厚一些可以被视作可爱,到了而立之年,未免滑稽,尤其像周惊蛰这类剑走偏锋的女人,起工薪阶层的家庭主妇又多几分坎坷荣辱,坐进Q7,周惊蛰习惯性想要抽烟,脑海却想起陈二狗那句“抽烟会有风尘味”的评语而打消念头,启动车子,周惊蛰开始想象接下来南京不可避免的轩然大波。
  陈圆殊听陈二狗语气平静讲述晚的经历,跟听演义小说一般跌宕起伏,本以为杀郭割虏已经是一个不可逾越的高峰,却更一层楼,听到夏河的死讯,陈圆殊已经轻微面红耳赤,陈圆殊自认不敢说阅尽沧桑,但好歹也见过不少风雨极多猛人,陈二狗说话不多,加跟钱子项谈妥整个描述过程加起来也寥寥数百字,她相信要是让王虎剩来说,肯定能天花乱坠,却注定远没有他描述来得荡气回肠,同时陈圆殊好他怎么说服方婕和钱子项,但陈二狗不说,她也不便刨根问底,光是听到一晚杀两人足以让她一宿失眠。

  江湖是什么?陈圆殊一直看不懂,以前迷迷糊糊看魏端公乔八指一伙人串下跳,觉得那是南京这种一线城市内的江湖,至于偶尔传闻浙江澹台老佛爷是如何不可一世,内蒙古孙老虎怎样以一敌百,她一直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当不得真。这一刻,陈圆殊仔细审视着陈二狗那张平静安详的脸庞,陈圆殊突然有点悲哀,这个孩子终于不再是那个在廿一会所忐忑苦等的简单孩子,恐怕钻进她那辆玛莎拉蒂东摸西瞧的稚嫩时光也不复重现,她宁肯这个干弟弟杀人后忐忑一些,迷茫一点,惶恐几分,也不愿意是现在的镇静和沉稳,哪怕所有平静都是掩饰。当一个孩子学会戴着面具与你相处,除了说明他已经长大,再是说明他开始把你不再视作可以袒露心扉的对象,陈圆殊身边有太多表面相敬如宾却其实同床异梦的夫妻,也有太多每天吵吵闹闹却可以白头偕老的夫妻。

  陈二狗不明白陈圆殊所思所想,陈圆殊也没有跟陈二狗交心交肺到可以道出心感慨,两个人面对短暂的沉默局面,陈二狗见怔怔发呆的陈圆殊一时半会似乎没有回神的迹象,忍不住开口轻声笑道:“姐,怎么,琢磨着举报我,然后拿一面南京荣誉市民锦旗?”
  陈圆殊作势要打,不过介于房间只有孤男寡女两个人气氛本有些旖旎,终于还是没有下手,忍俊不禁道:“要把你卖掉,也要等你再值钱一些,你是我现在手最大的潜力股,不舍得抛。”
  陈二狗笑道:“那啥时候升级为非卖品?”
  笑得灿烂,像棵大风吹暴雨淋摇摇曳曳却始终不肯倒下折断的狗尾巴草。谁说狗尾巴草不能用灿烂来形容?
  陈圆殊那颗坚硬的心被这句没心机的话和这个没有城府笑脸不轻不重撩了一下,欠他的愧疚他的一股脑涌心头,伸出手摸了摸陈二狗的平头,轻声道:“让姐再考验考验你,要是今天说你是非卖品,姐太矫情了。浮生,姐其实能理解方婕,像她会卸磨杀驴把你踢出魏家,我也不可能挺身而出,帮你对付钱子项,因为我除了是你干姐姐陈圆殊,还是陈家的女人,我只要一天不出嫁,代表陈家。但姐今晚打了多少个电话请了多少尊菩萨,你知道吗?”

  陈二狗摇摇头。
  陈圆殊却也没说,反正陈二狗敲门的时候她还在忙着帮他擦屁股,不管陈二狗处理得如何细心谨慎,但两个分量极大的大活人一夜之间人间蒸发,必然伤筋动骨到许多潜伏在水面下的势力,陈圆殊不选择从政的原因除了自身是女人外,更重要的是政界处处制衡时时禁锢,极少有能真正天马行空无拘无束的猛人,再大的官,再具备红色血统的高干子弟,每一步都会有不同程度的负作用,红三红四代大多弃政从商并非偶然,陈二狗那一手玩得酣畅霸道,但苦的是幕后的陈圆殊,既要把意思传到能够迅速照应,又不能好心办坏事尤其忌讳把局势扩大化,如果陈二狗再闹腾一点,陈圆殊估计要欲哭无泪,不过这些付出,陈圆殊也不急着让陈二狗知道,不是不想,而是知道很多东西等他真正位出头,自己懂得后才会更惦念她的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