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66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河破天荒露出一个无关城府也无关阴险的笑容,怪的陈二狗还是帮他点着第二根烟。
  “我死后,你去浦东找一个叫何琼的女人,你要的东西都在她那里,她只是一个无辜的傻女人,很久以前我难得发了一次善心,她非要报答我一生一世,我替她不值,唉,不说这个。浮生,我只希望你拿到东西后让她继续过平静安稳的日子。”
  夏河眯起眼睛,像是交代完了后事说光了遗言,如释重负,边抽烟边回忆,轻声道:“送我一程之前,肯不肯先听我讲一段有点无聊的故事?这些东西压在胸口30多年,不吐不快,也一直没找到说出口的机会,再不说得带进土。”
  “你说,我听着。”陈二狗也点燃一根烟,两个男人之间气氛吊诡,谁能想象他们一个即将亲手拿去另一个的命。
  夏河抽烟不再如起初那般凶狠,小口抽着,眼神恍惚,也许真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神情豁达,声调轻缓道:“我是地道的河南农村人,爹妈穷归穷,但都是好人,是没好报,我爹得了肺病躺在床等死,身体同样不好的娘不肯花钱医治,因为得给我大学,我拿到通知书的那天,我爹合眼了,我知道他死得瞑目,一点不怪我娘不救他,第二年娘在一次拾破烂的时候给不小心摔断了腿,亲戚加熟人,我一共跪了46个人,结果没一个人肯出钱帮我一把,我娘死的时候我只能跟一个人要了400块钱下葬,也只有他肯出钱,那人是我大学里一个死皮赖脸追求我初恋的混子,那个女孩嫌我400块钱肯放弃她,甩了我一个耳光后跟我绝交,其实当时400百块真不是小数目,我听说后来她做出台小姐一次才80块,我当时最大的遗憾是没早点把她****。”

  夏河缓了一下,继续道:“既然好人没好报,我为什么要做好人?熬到大学毕业后,我什么都肯干,什么苦都肯吃,什么龌龊事情都能做出来,坑蒙拐骗,栽赃嫁祸,落井下石,为了钞票和女人插兄弟两刀,要一件一件说,恐怕天亮了我还没说完,后来终于赚到第一桶金,跑到海,创办了浦东国际投资的前身,当时我有4个合伙人,除了一个早早抽身而退的聪明人,其余3个一个被我塞进麻袋丢进黄浦江,一个被我弄了一场车祸半死不活现在还躺在床,我高兴了去糟蹋他那个外表端庄内里风*的老婆,还是在病房里当着他的面玩弄,真他妈刺激。剩下一个可怜虫想跟我玩谋反,结果倾家荡产,最后在我的那栋大厦顶楼跳下去,我当时正好在第27层原本属于他的办公室,亲眼看到他在窗外掉落。我这些年坏事做尽,好事屈指可数,虽然拜了很多菩萨捐了不少香钱,但真不奢望死后不会下地狱,只想着多活几年,多享受阳福,甚至偶尔晚做噩梦的时候醒来会想,谁要是杀我,真是一件胜造七级浮屠的大功德。”

  陈二狗默不作声。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夏河笑道:“陈浮生,我没父母,下没子女,没后顾之忧,是有个心愿未了,想让你去做。我是穷苦出身,我一辈子改不掉仇富的根性,所以这辈子最憎恶的是那些个披着光鲜皮囊喜欢摆出一副狗眼看人低嘴脸的家伙,跟站在喜马拉雅山顶俯瞰众生一样,最他妈令人作呕,男人我忍不住要踩,女人我忍不住要拖床,海竹叶青,南京周惊蛰,陈浮生,这两个女人你要有机会一定要抱床玩个痛快,至于方婕,我估计不对你胃口,我不勉强你。”

  陈二狗哭笑不得,鸟之将死其鸣也哀,这家伙可好,还能有这荒唐想法。
  荒唐,总带着点凄凉。
  夏河猛然吐掉烟头,呼出一口气,闭眼睛道:“陈浮生,给我一个痛快。下辈子有机会再还你这3根烟。”
  第二刀。
  陈二狗蹲在地,一手提着沾满血迹的匕首,一手三根指头夹着香烟,眯起眼睛,神色以往任何一刻都要坚忍不拔。)
  王解放没过一天学捧过一本书,陈二狗更没有化,他的世界充斥纯粹的野性血腥,是一抹凝重到化不开的黑色基调,胸偶有不平之气,也不知道如何化解,20多年下来,只觉着跟神仙人物一般的表哥杀人放火是顶大快人心的事情,除此之外,再是把良家妇女拐带床,跟一头雄牲口大汗淋漓**完事后提起裤裆走人,走南闯北,无牵无挂,不想要别人争得头破血流的荣华富贵,甚至懒得要个媳妇传宗接代,他只要小爷的娘们能生个娃喊他一声叔,足够,他见过太多富商巨贾的一掷千金,早些年买卖坟里刨出来的宝贝,那些个人物都是直接从后备箱拎一大麻袋的现金跟他们进行交易,王解放却从没有见过一个出身低微的穷苦人最终能熬出头,也许是他见识短圈子小,但真没看到一个有好下场,一个都没。

  直到遇王虎剩大将军格外器重的陈二狗,一开始王解放应付着敷衍着,冷眼旁观,到这个不起眼的青年一刀捅进死人妖赵鲲鹏肚子,王解放开始刮目相看,等陈二狗一枪扎下把乔六大腿扎出一个窟窿,王解放当晚拉着小爷喝了两瓶白烧,到今天,一刀抹在郭割虏脖子,王解放只觉着在最精致的娘们白嫩肚皮翻滚肆虐还要来得畅快,所以他才肯心甘情愿喊这个他还小几岁的男人“狗哥”。
  当最后看到咽气的夏河,王解放已经手心微凉。
  “解放,我跟庆之还要去一趟钟山高尔夫,一时半会也不一定回得来,委屈你一下。”
  陈二狗平静道,“你先跟我出去把后备箱里的几瓶酒和一条烟拿出来,我怕悍马面弄下来的汽油不够,没法子彻底,所以前面路多买了几瓶酒。如果不出意外,最晚清晨能过来接你,如果到时候还没有消息,你去找虎剩,带着曹蒹葭和陈象爻离开南京,越远越好。”
  王解放点点头,少说话多做事,这是小爷给他的大忠告,他一直铭记于心。
  一只手夹着四瓶白酒,另一只手拿着一桶油,胳膊底下夹着一条花大价钱买来的九五至尊南京,王解放露出个笑容,酒是好酒,烟也是好烟,这个年轻的狗哥为人处事嘴从没有花言巧语,但做出来的事情都很将心心,王解放甚至可以肯定陈二狗自己都没抽过一口至尊南京。他回到厂子里头,蹲在夏河身旁,撕开烟盒,点燃一根,却不是自己抽,而是放到夏河嘴巴,做他们这一行的,不怕棺材尸骨,但最敬重死人,往夏河身浇汽油,然后将四瓶白酒瓶盖都用牙齿咬开,其三瓶浇在尸体身,一瓶放在身边,啪,打火机凑近,熊熊燃烧,王解放拿起烟酒退了几步,也给自己点着一根烟,轻声道:“人在世间走一遭,不容易,但该走当走,早点投胎也不是坏事。我会把你骨灰收起来,让小爷在你老家找个好风水,好歹落叶归根,所以你也别恨狗哥,他也不容易,我跟他认识将近一年,他没有一天是无所事事游手好闲,你没做成的事情,让狗哥替你完成,你这个死法凄凉归凄凉,但总留了全尸,要是在别人手里遭了殃,指不定投胎都成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