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61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二狗来到大厅,郭割虏坐在一条椅子,神色安详平静,一点不像是要跟陈二狗一言不合搏杀相见的对手,更不像那个当着主子方婕的面跟钱子项下军令状的魏家第一号猛人,陈二狗说了一句让曹蒹葭暗自点头的话,“虎剩,拿瓶酒,再让象爻弄点下酒菜。”
  “该我请你喝酒才是。”
  极度吝啬笑脸的郭割虏露出一个含蓄笑意,“而且我还以为你要直接让小爷王虎剩跟白马探花陈庆之把我做掉。”
  “要做掉你,也得等我跟你把酒喝完。”陈二狗笑道。
  王虎剩拿了两瓶白酒,陈象爻也很快烧好几样精致小菜,陈二狗跟郭割虏坐面对面,曹蒹葭和王虎剩坐对面,四人一桌,曹蒹葭给桌三个男人各自倒了一杯酒,最后自己也倒了一杯。陈二狗等一切绪,举起酒杯一饮而尽,道:“这一杯当我谢魏爷。”
  曹蒹葭帮他倒了第二杯,又被陈二狗仰头一口喝光,道:“这杯敬你,当初如果不是你看得起我,我现在也是在山水华门做个成天在同样地方瞎逛的小保安。”
  第三杯还是一口干掉,陈二狗一抹嘴,豪气道:“这杯酒一直欠着,没机会敬方姨,虽然我肚子里有怨言,但该谢的还是要谢,感激是感激,记恨是记恨,我分得清楚。这半年,我做每一件事情都问心无愧,方姨要乔六死,要舍弃我保魏家安稳,我无话可说,但如果你今天是来劝我离开南京,我不妨实话跟你说,没门。”
  “那我没话说。”
  郭割虏干脆道,也只顾喝酒,两个人你来我往,一人半瓶酒下肚后,郭割虏注视着陈二狗,“本来惦念着你跟魏爷的情分,我只想要你一条手放你出南京,但你既然铁了心要跟方姐耗下去,我不能让她难堪,只能对不住你。”
  “你走得出这房子?”陈二狗笑道。
  “我敢来,当然不是送死,你要是不介意我一个人拉你们六个人陪葬,尽管动手,我今天保证不还手。”郭割虏摇头道。
  “只能是一个你死我亡的结果?”陈二狗不死心道。
  “除非你离开南京,不碍眼。”郭割虏点点头道。)
  第55章 一刀
  “白马探花陈庆之是哪位?”郭割虏半瓶酒下肚后,依旧神色自若坐在椅子,一点也不怕陈二狗这一方骤下杀手。
  给陈象爻讲完唐朝李百药撰写《北齐书》其《樊逊传》的陈庆之刚走下楼梯,听到郭割虏询问,尤其狭长的清冷眸子眯起,“我是。”
  “我在南京都听说你的事迹,出生世家,博览群书,单挑内蒙古头号巨枭,魏爷生前曾说过你跟李夸父要是放在三国乱世,那都是西凉锦马超之类的风流人物,我一直不服气,也想通过你见识见识孙满弓是怎么样一个气盖山河的枭雄人物,这是我今天最主要的目的。”郭割虏抹了抹嘴,擦拭掉酒渍,微微转头,盯着陈庆之。
  “单挑?”陈庆之平静道。
  “这里。”郭割虏缓缓起身,十指张开又握紧,一伸一缩,关节咔嚓作响。

  郭割虏很能打,这是苏浙沪地区他们这种圈子谁都知道的事情,海竹叶青皇甫徽羽身边有一只打不死的光头红莲大蒙虫,江浙老佛爷身后永远有一个左手玩刀谁都快出手谁都霸道的老瘸子,而江苏除了金盆洗手将近20年的尉迟功德,年轻一辈属郭割虏最为悍不畏死,这一票欠魏端公一条命而已的疯匪曾经扛着被砍大腿的九千岁跑出两条街,身后跟着30几号杀红了眼的敌人,他还替魏公公挡过两回枪子,帮这位九千岁做过不计其数的恶事脏活,骂名无数,不是没有人给他取代魏端公位置的诱人机会,但这个沉默寡言只会杀人放火的男人始终不曾背叛过魏家,心志坚硬到可怕的地步。

  客厅不小,但陈二狗和曹蒹葭还是退到王解放房间内,王虎剩则端着几碟子没吃饭的小菜蹲角落头去旁观,一旁蹲着的王解放负责替他端酒,他们在石青峰早听说郭割虏骁勇好斗,偶尔才沾点烟酒的他最大的人生乐趣不是找漂亮女人发泄****,而是斗蟋蟀,一个很怪的癖好。
  陈庆之屹然不动。
  郭割虏眼神一凛,闪步欺身,右脚掌剧烈蹬地,身体猛地向左拧转,一蹬一拧,身体爆发出巨大的气劲,右拳直冲陈庆之面门,速度极快,陈庆之身体轻轻后仰些许,,左手敲郭割虏肘部关节,这一拳产生微妙偏移,但是这点强迫性飘忽,郭割虏拳头堪堪擦过陈庆之耳畔。
  几乎同时,成功近身的郭割虏拉膝迅猛提,把原本惬意观战的王虎剩和王解放吓出一身冷汗,这动作不花哨,但胜在快准狠,陈庆之一击成功后的左手也是同时缩回,右臂下沉,硬生生压住这一记猛烈膝撞,可一条右臂只能延缓郭割虏撩膝的速度,由于实在过于刚猛,挟带余威继续撞向陈庆之腹部,终于,陈庆之左手也及时按下,骤然发力,后发制人,竟然将这一膝撞蛮横推回去,把郭割虏整个人都逼退好几步。

  高手过招,也是电光火石间的眨眼事情。
  身形没有丝毫凝滞的郭割虏右转髋肩,左肘稍抬,左勾拳呈弧线冲向陈庆之,身体大幅度辗转让郭割虏的拳脚如同鞭子一般甩出,他这一拳看似简单,其实以左脚脚前掌为轴心,脚跟外旋,鞋与地面急速摩擦,引起地面吱吱作响,一拳如鞭打,如子丨弹丨射出。
  陈庆之左手单臂如水蛇下滑入郭割虏左勾拳路线下方,猛然扛起,然后身体下沉,毫无征兆地前倾,肩抵臂撞将一拳落空的郭割虏撞回去,趁胜追击,陈庆之出拳快如闪电,雨点一般砸向郭割虏胸腔,郭割虏一退再退,疲于防守,陈庆之起先防守颇有手法之防护风雨而不透的内家拳法风范,让郭割虏错以为他是一个练内家拳的家伙,不想到一阵蓄劲短打占据主动后,陈庆之身体刹那间拉开,长拳骁狠。

  长一寸强一寸。
  抓住一个空当一记势大力沉的炮锤砸郭割虏右肋,把这位南京大名鼎鼎的拼命三郎摔向客厅八仙桌,一张崭新坚固的桌子被郭割虏身体掀翻砸烂,在王虎剩松口气以为大势已定的时候,郭割虏安然无恙地站起身,拍了拍身的灰尘,眼睛通红,无炙热,脱掉西装丢在一旁,把领带扯下去一圈一圈裹在右手拳头。
  真爷们。
  王虎剩怒了努嘴,也不要酒杯,从王解放手拿过酒瓶灌了一口,滋润。
  双方都没有废话,再战。
  真正的搏杀绝对没有飞檐走壁,没有唯美华丽,只有一寸狠一寸猛。郭割虏脚踢,扫绊,肘击,膝顶,无一不精,对陈庆之的滴水不漏的搭截黏、针钩弹和拐撩踩,根本是坐镇长板桥的张飞对虎痴许褚,硬打硬,没有半点水分。
  虽然陈庆之不如郭割虏狠辣刁钻,但大开大合和蓄势寸打两个截然相反的内外拳法之间圆转如意,这是他第一次在王虎剩这帮人面前使出全力,才真正让王解放心服口服,平时他只见到陈庆之教陈二狗一些简单实用的套路,举手投足间始终温尔雅,谈不刚猛霸道或者绵里藏针,今天终于让王解放大开眼界,明白为什么小爷肯那般器这位重白马探花,深藏不露,一较王解放发现自己的手法套路太过粗糙,对付小地痞流氓绰绰有余,但对十几二十年深厚功底的行家,只有挨打的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