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60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本来以为你还有点人性,没想到还是没半点共同语言,魏夏草,我衷心祝愿你男朋友嫖妓的时候戴套子都感染艾滋梅毒尖锐湿疣。”魏冬虫仰头一口喝光滚烫的卡布诺咖啡,言语端的是阴损刻薄到了极点,然后不理睬瞠目结舌的魏夏草,豁然起身,离开辛巴克。

  从来都跟魏冬虫争锋相对的魏夏草这一次出地没有生气,半点怒意都没有,只是有些不浓不重的哀伤,魏夏草没愤怒,只是破天荒想以一个姐姐的身份对一点一点长大了的魏冬虫说,最精于计算的生活赐予什么,总会从天平另一端拿走什么。但魏夏草又觉得这种话实在不足以打动人心,太空洞,像废话。
  几乎是同时,陈二狗约陈圆殊在一家茶馆见面,陈二狗没敢开那辆悍马,陈圆殊也极其小心体贴地放弃玛莎拉蒂,而是选择了一辆朋友的陆地巡洋舰,进入茶馆,看到坐在僻静角落把玩一枚硬币的陈二狗,她忍不住满腹唏嘘,走过去轻轻坐下,凝视着那张本该布满风霜和怨恨的清瘦脸庞,两人相视无言。
  “姐,看够了没,我会不好意思的。”陈二狗笑道。
  “有心情贫嘴,说明没事情。”
  陈圆殊松了口气道,神情疲倦,语调略带歉意,“我也没料到事情会发展到今天这一步,方婕这女人心机很重,你也许不清楚,这次点名要你死的钱子项跟方家一直颇有间隙,互相不对眼有些年数,她这一手,既摆平了魏家的最大威胁,又拉近了与钱子项的距离,一石二鸟,如果不出我意外,浦东的夏河已经代替乔家成为钱子项狗腿子,南京房地产没了魏端公和乔八指两条地头蛇坐镇,纯粹便宜夏河。我回去后帮你探探口风,看郭割虏回南京后钱方两股势力是怎么个态度,不过你最保险的是做最坏打算,那是跟钱子项、夏河或者郭割虏其一方做正面冲突,总之,我最不希望看到郭割虏对付你,那小子是条蝰蛇,下嘴太毒,又准又快,很少有活口。”

  “姐,郭割虏有可能出手?”陈二狗皱了皱眉头。
  “当然。”
  陈圆殊点点头,眼前这个年轻男人,她试探过,小瞧过,费解过,也逐渐开始佩服过,骄傲过,虽然如今他已经一身西装瞧不出半点寒酸,但她脑海他还是那个蹲小板凳夹破烂拖鞋穿廉价T恤的男人,心一软,陈圆殊违反原则地脱口而出,道:“二狗,你别怕,姐替你撑腰。”
  “姐,你有这个心意足够。”

  陈二狗摇摇头道,“这次你不要出手,如果我能熬过去,那说明我的确值得你投资,到时候你再不遗余力地栽培我,扛不过去,夹着尾巴跑路便是,也不是第一次。”
  陈圆殊轻轻摇了摇头,却终于还是没有说什么。她知道自己方才那一番表态很致命,一出口后悔,因为一旦冲突铺开,她极有可能里外不是人,出于情谊帮了风雨飘摇的陈二狗,等于一口气得罪三方势力,那绝对不符合她商人身份的处事方针,但如果袖手旁观隔岸观火,她和陈二狗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脆弱关系咔嚓断裂,这简直是一个两难的尴尬境地,所幸他心有灵犀地主动替她圆场解围,这让陈圆殊心生一股苦闷,入嘴的好茶淡而无味,只想要一杯烈酒。

  陈二狗这么说这么做是因为牢记魏端公一句酒后真言,不管什么性质的友谊,都是一瓶白酒,封存的时间越长,价值则越高,而一旦启封,可能只够一个酒鬼滥饮一次,得珍惜。所以他不想太早开启跟陈圆殊一起酝酿的那坛酒,现在的他已经学会不止看脚下一两步,而是登高望远,考虑十步百步以后的布局。
  南京大风起。
  鹿死谁手?
  陈圆殊希望是对面这个越来越成熟的男人。)

  第54章 单枪匹马
  曹蒹葭果真没有食言送给陈二狗一把匕首,绰号阿拉斯加捕鲸叉,不花哨,透着一股无与伦的干劲和锋锐,完全抛弃精致华美这类元素,陈二狗爱不释手,让他额外惊喜的是曹蒹葭除了这把直柄刀,还变戏法一样弄出两斤多烟草,让陈二狗情不自禁地拍案叫绝,摸了一把放在鼻子嗅了嗅,虽不如青蛤蟆烟刺鼻猛烈,但别有滋味,是好烟草。
  曹蒹葭微笑道:“这是从户撒带来的竹竿烟,很有特色,当地的烟农跟我说这烟草在熟地里种容易遭虫害,不抢生,必须栽在荒地或者轮歇地。除了烟草,户撒的刀也很有名,我也是看到史书提到过大清驻滇部队的佩刀出自户撒才过去旅行,可惜走得紧,没时间寻找‘柔可绕指削铁如泥’的景颇刀,本着宁缺毋滥的宗旨,所以干脆一样没买,最终换了这柄阿拉斯加捕鲸叉,还满意吧?”
  “满意,这把阿拉斯加捕鲸叉看着舒服,耍起来也带劲,烟草也是等的好东西。”陈二狗激动道。
  曹蒹葭微笑不语,看着陈二狗如获至宝的模样,心满意足,不枉费她大老远跑去国境西南风吹日晒。
  “蒹葭,要不耍一个给你瞧瞧?”陈二狗孩子气道。

  曹蒹葭点点头,没有拒绝陈二狗用“蒹葭”这个相对亲昵暧昧的称呼,这是一小步,似乎也是一大步。
  陈二狗把手掌放在桌子,五指张开,另一只手握紧刀柄,唰唰唰,阿拉斯加捕鲸在五指之间毫无规律地插钉,稍不留神,也许会被切割掉一根手指或者钉入掌心,看得曹蒹葭惊心动魄,陈二狗收起阿拉斯加捕鲸后嘿嘿得意笑道:“这是刚跟陈庆之学的,王虎剩说这一手在酒吧用在年轻mm身可以摧枯拉朽所向披靡。”
  “还给我。”曹蒹葭瞪大眼睛道,显然对陈二狗最后一句话颇为不满。
  “不给,到嘴的肉,从来不吐出来。”

  陈二狗赖皮道,见曹蒹葭脸色不悦,赶紧转移话题,问了一个早想问的问题,
  “贵族?”
  曹蒹葭微笑道:“没有。那个脍炙人口的说法‘三代造一个贵族’,其实出自莎翁的‘一夜可以造一个暴发户,三代才能培养一个贵族’,如果简单按照字面理解推演开来,现在国富过三代的确不少
  “我懂,天将降大任于斯人。”陈二狗咧开嘴傻笑。
  “真懂自我安慰。”曹蒹葭笑道。
  “自我安慰?”陈二狗突然笑容古怪起来。
  曹蒹葭迷惑不解,不明白这个说法有何不妥。

  陈二狗低头把玩着阿拉斯加捕鲸叉,10秒钟后曹蒹葭察觉到将“自我安慰”四个字去掉间两个后的龌龊意思,不等她发飙,王虎剩神情紧张地跑楼闯进来沉声道:“二狗,郭割虏已经找门来。”
  “多少票人?”陈二狗冷静道。
  “一个。”王虎剩皱眉道。
  “他现在在哪里?”陈二狗愣了一下,单刀赴会?到底谁才是鸿门宴的设置者?这个郭割虏在他看来虽然做事貌似鲁莽,但一件事情具体落实到他手,一定可以完成得毫无瑕疵,例如不说活剐乔八指是否明智,他在这件震动南京的惨案完美扮演了一个残忍、狠辣、却极其冷静、细致的变态角色,这种人未必会像方婕那样玩弄权谋,但单对单,陈二狗没太大信心,不能不谨慎再谨慎地小心应对。

  “坐在楼下大厅。”王虎剩阴冷道,他很有把郭割虏杀人灭口的冲动,郭割虏是方婕的左膀右臂,魏家见不得光的领域几乎可以说都得由郭割虏撑场子,郭割虏一死,不怕陈二狗没有出人头地的机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