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55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兮兮挣扎着想要甩开手,徒劳无功,陈二狗那只手抓得她生疼,连杀人的心都萌生的张兮兮使出吃奶的劲狠狠踹了陈二狗几脚,这一次陈二狗没有阻拦也没有闪避,但眼神始终没有停留在她身一秒。
  “对不起。”
  陈二狗再度说了这对普通人来说没半点份量没些许诚意的三个字,然后他不再注视沐小夭的泪脸,将一张卡掏出来放到张兮兮那只被他握住的手心,语调平静道:“这卡是你的,花了多少都已经补回去。”
  “滚你妈的,你的东西我都嫌脏了手。”张兮兮一把丢掉那张银行卡,竟然蹲在地嚎啕大哭起来,“陈浮生你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陈世美,你爹妈不该把你生出来!”
  “我那个不知道名字的爹把我娘肚子搞大后跑路了,我是他的种,做出来的事情自然差不多。”陈二狗微笑道,带着两三分自嘲,剩下的意味,张兮兮不懂,也不想去理解。
  啪。
  一个清脆耳光。
  不坚强也不城府只能哭成一个泪人儿的沐小夭一巴掌结结实实扇在陈二狗脸庞,那张苍白的脸庞立即浮现五个手指印,心狠狠抽搐成一小团几乎要窒息的沐小夭哽咽道:“你走,我不想再见到你,一个为了钱为了地位肯放弃我的男人,我不要!你做你的陈世美,滚!”

  沐小夭,似乎被王虎剩一语成谶,在陈二狗的人生只是一个小妖,道行浅薄,永远无法翻云覆雨。
  陈二狗没有丝毫震撼,只是神色平静地摘下手腕那根红绳,不容沐小夭拒绝地系在她白皙手腕,然后大踏步进入电梯。
  张兮兮一屁股坐在地,靠着墙,哭得撕心裂肺,似乎沐小夭还要记恨薄情寡义的陈浮生。
  “小夭,别哭,他一不要脸的杂种,早认清这种男人的真面目才是幸运。”张兮兮呜咽着安慰沐小夭,生怕这妮子一不小心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
  “兮兮,别这么说他。”
  沐小夭伸出双手一起抹去一脸泪水,终于停止哭泣,走到张兮兮身旁蹲下来,陪着她一起靠着墙,望着那一堆烟头,望着天花板,道:“能让我们兮兮都喜欢的男人,怎么会是一个薄情寡义的陈世美。”
  张兮兮一脸震惊,默不作声,咬着嘴唇。
  印象被张兮兮保护了大学三年而且还一直会被保护下去的沐小夭擦干净泪水,轻微哽咽着说道:“他要分,我分,这恐怕是我现在能做的最有意义的事情。我不清楚他身发生了什么,但我谁都了解他,他这辈子说对不起的次数肯定一只手都数得过来,我一天听了两次,值了。”
  沐小夭在张兮兮的错愕抬起手臂,望着那根红绳,喃喃自语道:“他跟我说过,大山里参农找到了野参,会在根部系一根红色绳子,等以后再去采摘。我不懂这根绳子对浮生意味着什么,但从我第一天见到他起,没有见过摘下来。兮兮,我没你想象的那么软弱,二狗不欠我什么,我给了他啥?身子?你觉得他占了我天大的便宜,我还觉得是我占了他大便宜,我不给他第一次,我会后悔一辈子的。至于能不能相濡以沫一生一世,我想,很想,非常想,但如果生活所迫,人生十有八九不如意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身,我不会逼着浮生给我承诺啊戒指啊之类的东西,那样太任性了,他是一个承担整个父辈希望忍辱负重时时刻刻伛偻着身子熬日子的男人,我只是一个衣食无忧的女人,脑袋瓜不灵光,也没有什么深厚底蕴,是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遇了正确的男人,你说我再幽怨记恨骂他陈世美,是不是贪心了点?你和小梅真以为我看不出他的苦处,兮兮,你不懂,浮生认真的时候都会笑眯眯,真苦到极点,才会一本正经,我哭,不是怪他说谎话,怪他不要我,我是在心疼他的苦,我不是无私的女人,也不崇高,更不伟大,但爱一个人,我想慢慢放在心里细水长流爱一辈子,有些话,二狗从不对我说,可我懂,所以我愿意等,算等不到,也不后悔。”

  沐小夭很傻很傻,但不笨。)
  手腕少了一根红绳的陈二狗回到南京,王虎剩没瞧出端倪,陈庆之更不可能发现这个细节,只有心思细腻的曹蒹葭一眼看穿,只不过她没有道破,带着陈二狗去玄武湖。
  现在的陈二狗似乎不能算作纯粹的穷人,毕竟手里拿了第一桶金,一辆陈圆殊按照约定送给他的悍马越野车,一张数额是7位数字的信用卡,陈二狗让王虎剩在南京郊区找了一栋农民房包下来,4层,然后直接把卡交给陈庆之,因为除了陈象爻治病,他们这伙人再没有太大的开销,陈庆之没有拒绝。
  但那一刻,陈二狗递出去一张卡,收回来的却是白马探花陈庆之的一条命。

  两人进入玄武门经翠红堤到环洲,然后沿堤北行,一直没有歇脚的曹蒹葭在郭璞亭停下,匆匆拍了张照片继续前行,陈二狗跟在她身后,经过长达300余米的樱洲长廊,陈二狗没来由想到石青峰的那条走了81步的下倾走廊,一语不发跟着曹蒹葭来到阅兵台,这一次曹蒹葭没有匆忙离去,而是驻足望着玄武湖,道:“宋元嘉年间湖出现过两次黑龙,所以这湖才被称作玄武湖,不过所谓黑龙,我估计是扬子鳄。隋帝曾经下令夷平南京城,那是玄武湖第一次遭到填平的厄运,二狗,你能想象一座城市一座湖泊被人力夷平吗?有些时候一想,单个的人,面对浩荡的历史洪流,或者庞大的国家机器,真的渺小如蝼蚁,也不知道是该敬畏还是该不甘。”

  陈二狗笑了笑,没有发表言论。
  他相信她前一句对玄武湖的描述差不多可以理解为铺垫,后一句才是关键,陈二狗几乎是立即联想到方家和南京的气势逼人,他同样感到无力,曹蒹葭这一番话,很大程度等于是在劝解他应该放开胸怀,这份心意,陈二狗心领,也感激,其实仔细琢磨在张家寨在海再到南京的每一次见面,她许多当时看似轻描淡写不曾让陈二狗深刻感受的话语,回过头细一思量,值得咀嚼。
  点到即止,曹蒹葭没有继续深入这个话题,而是微笑道:“历史这里是训练检阅水军的地点,不过我倒是怎么都没办法感受‘桅樯林立鼓角震天’,反而喜欢民间对它的称呼,饮马塘。到了明朝,这里一不小心成了皇家禁地,因为它要存放明朝户籍和各地赋税全书的黄册库,于与世隔绝260多年,因为这个世界档案史迹,我才决定来玄武湖。”
  “这些东西你是来之前专门查阅过,还是很早记在脑子里?”陈二狗好道。
  “感兴趣的东西多去了解一下,顺藤摸瓜,有一定知识储存量后能事半功倍,其实每个体系的知识都有一个树型框架,除了抓住主干和清晰脉络,有个小技巧是把每个结点揪出来,例如要了解宋朝历史,你得先把宋代每个年份段里重要的事件搞清楚,再把举足轻重的人物一一列举出来,武将臣,历朝皇帝,词人名妓,这些角色很容易构成一幅完整图画,提纲挈领,是讲这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