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53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13岁看过实战军演,曹蒹葭并没有跟一般红三红四代选择出国留学,因为他爷爷自信传统国家族教育最值得信赖,怕花花世界把他格外器重的孙女给腐蚀成崇洋媚外的千金。事实曹蒹葭一直没有让家族失望,从幼儿园到景山学校再到大学,她永远拿第一名,拿最高额的奖学金,温顺却不失灵气的她跟从小离经叛道的哥哥形成鲜明对,曹家最好的东西永远是先给曹蒹葭试过尝过玩过,但这样一个足够让家族内同龄人嫉妒眼红到抓狂的天之骄女,却仿佛有一种天生的亲和力和领导者权威,这无疑会被长辈视作结合罗家和曹家各自最大优良传统,在曹家,也许有人不喜欢越长大越锋芒毕露的曹野狐,但没有谁不意拿捏人心准为人处事圆润的曹蒹葭,这样一个集万千宠爱的年轻女人,如果再有一份能巩固家族根基的爱情和婚姻,根本已经是完美的人生。

  娃娃亲。
  在曹蒹葭诞生的那一天,她爷爷帮她定下了终生大事,她未来的丈夫在她印象是一个小时候喜欢流着鼻涕跟在她身后做跟班的南方小屁孩,过家家的时候如果无法扮演她老公的角色哭得稀里哗啦,曹野狐每次闯祸挨爷爷皮带抽会变着法欺负他,不是把他强行抱到树杈是在人多的地方脱下他裤子然后一溜烟跑掉,曹蒹葭这种时候便经常挺身而出护着一脸鼻涕眼泪混淆不清的小男孩,那个时候同龄人早熟不少的曹蒹葭想,小鼻涕虫做个弟弟不错。

  曹蒹葭不是曹野狐,不会明目张胆地忤逆家族意愿,她似乎一辈子都做不出这个哥哥的壮举:早早在大学高调退学、18周岁把大户人家闺女肚子搞大闹得满城风雨、偷跑进部队而不是顺从父辈意思成为精英,而且曹蒹葭也不是她母亲,不会偏执地认作长辈包办婚姻一定无法获得一份幸福,虽然心略有遗憾,但她不觉得自己应该用类似随便找个男人私奔或者绝食来抗拒这份娃娃亲,前些年她也从各方面途径知道那个当年在北方显得格外瘦弱的小跟班非但不再挂一条鼻涕,而且还成为一个类似他继父的枭雄式角色,可每次想到这里,曹蒹葭总会更加失落,因为孩童时代的青涩纯真岁月,对谁来说都已经一去不复还,她见识过家族间和周围太多起起伏伏的聪明人,但那个跟在她身后帮她拿风筝、缺一颗门牙、啃一串糖葫芦能破涕为笑忘记刚被表哥曹野狐扒走裤衩的小鼻涕虫,最终成为记忆,曹蒹葭甚至会想,如果小时候绰号小李子的男孩一直能纯真无邪地成长到26岁,她也许会带着不可避免的遗憾选择跟他结婚,而不是如今的抗拒。

  品学兼优?在哈佛剑桥这类世界一流的学府镀金?是科大少年班里的佼佼者?或者是清华北大的红人?
  曹蒹葭不在乎男人有没有这些光环,因为她自己能做到,那些让寻常女孩子两眼放光一脸崇拜的学者型年轻男人,对她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
  家族深厚,富贵过三代四代?
  曹蒹葭不鄙夷但也不羡慕这个,她自己见过那些个逐渐凋零的元勋,她从来都不是圈子里的人,但圈子里的人从来不敢小觑她。除了高干子弟遍地的景山学校,进入大学后谁都不知道曹蒹葭的底细,甚至连导师都不清楚,她没有进入清华学生会,也没有在团组织任职,她只是做个最普通的学生,她甚至不是党员,因为她信很多教,众多愿望有一个是走遍佛道两教名山,偶尔也会去教堂,曹蒹葭不骄纵自负,也不妄自菲薄,她一直认为自己的人生有一个拒绝不掉的辉煌,但一路走来,波澜不惊,没有出轨,也没有惊艳,没有谈过男朋友,喜欢做个清醒的旁观者,从小喜欢泡在图书馆角落,力所能及地做家族长辈想要她做的事情,出八分力,做十分成绩,留两分余地不至于像母亲那般身心疲倦,曹蒹葭在象牙塔内很与世无争地惬意生活。

  然后命运跟她开了一个在自己看来不大不小的黑色幽默,算不得大惊喜或者大悲哀。
  于是她毕业后开始有计划地游山玩水,这才见到了张家寨的陈二狗,看到了一个小人物在生活倾轧下的苦苦挣扎,她之前不是没看过发生在别人身的命途多舛,家族崩塌,妻离子散,锒铛入狱,绑架撕票,形形色色的人物在这座熔炉被淘汰,但那些变故在曹蒹葭看来八成都是咎由自取,因果分明,但明明有一个名字却被叫做二狗的年轻男人不太一样,当她看到他蹲在地像个沧桑老人抽着旱烟,唱着花旦京腔,最后鬼使神差跟着他来到那座小坟包前,看见一个应该膝下有黄金的男人扑通跪下去,把头埋进土地,哭得压抑,曹蒹葭不懂一个男人到了那种时候为什么还不敢大肆宣泄,没有哭得酣畅淋漓,而是死死压抑,看得她都憋了一口气,红了眼睛。

  他优秀与否不好说,但曹蒹葭身旁有太多他高在各个领域出类拔萃的同龄异性,那些男人,笑脸从容,手腕高超,处事圆滑,谈吐不俗,即使穿着最普通的衣服,也能因为良好的家教让她一眼瞧出与众不同,但在曹蒹葭看来似乎总缺少了一分画龙点睛的灵气,加那个男人有一个鹤立鸡群的哥哥,于是曹蒹葭开始对他的人生心,稍加犹豫后给了他一个电话号码。
  在海,爬东方明珠塔,她看到一个恐高却倔强的男人,只不过她仍旧谈不喜欢,些许好感,只是有个念头,带着他走得更高一点。但她最终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她知道自己只能算个局外人,也许施舍给他一份荣华,他会笑着接下,但他恐怕一辈子都还不清,离她也只能越远,她心底并不希望他把她视作无所不能的恩人,她不想给予坟包老人厚望的陈浮生毁在她手里。
  然后她全国东南西北地跑,最终还是忍不住想要最后到南京看他一眼。
  她得到了《蒹葭》,走得也再无法起初设想的干脆利落。
  最后,回到北京,抗婚。
  用了一个众人无法反驳的理由。
  来到南京,来到钟山高尔夫别墅门口,她甚至有些庆幸陈二狗爬的高摔得重,因为以后两人回忆的时候,她可以拍拍胸脯理直气壮地说,自己是在二狗最落魄的时候跟了他,与他共患难,而不是共富贵。
  ________
  ________

  张兮兮依旧过着那没心没肺没理想没化没素质的颓废生活,除了糜烂*生活,一个富家千金该有的放浪形骸张兮兮一样不缺,拿着大款老子的钱疯狂购物,买一堆一辈子也用不一次的奢侈品,跟富家子弟的男友泡夜店腻了后跨省飙车,在杭州龙井路撞到大树被安全气囊包裹的经历让她觉着倍儿刺激,逃课挂科相对来说实在太过小儿科,大半年没了沐小夭的公寓,张兮兮再没有睡过一次,今天在香格里拉酒店过夜,明天睡海锦江,后天高兴了去浦西四季酒店包最贵的,打扮得花枝招展妩媚动人,碰不知死活真对她有企图的老外,张兮兮媚笑着用蹩脚的英语告诉他们一个晚没十万块大洋不干。

  偶尔她才会喊北京公子哥小梅去一趟sd酒吧,仿佛只有在不经意间才提到陈二狗这个挨千刀的名字,那个时候,张牙舞爪恨得牙痒痒一副不共戴天的张兮兮给小梅的感觉是寂寞的。
  突然有一天,果真休学一年的沐小夭悄悄找到张兮兮,跟地下党一样,无聊空虚到快要散架的张兮兮一见到视作她可爱禁脔的女孩,立刻来了精神和斗志,先是不由分说拉着沐小夭把海高档购物场所逛了一个遍,然后在金茂凯越酒店特地要了一套房号是5387的房间,晚把沐小夭拉到大厦里号称国最高的酒吧拼酒,其实也她一个人在借着喝酒的名义调戏酒吧内专门招待客人玩扑克游戏的英俊服务员,张兮兮左看右看横瞧竖瞧,把沐小夭从头到脚看了个够,最后忍不住问道:“小夭,二狗那牲口把你丢下了跑路,你怎么一点都不像个哀怨的小怨妇,反而还能这么神清气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