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43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婕离开后,陈二狗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关门,而是径直走入吵闹嬉笑的会议室,在一群神色古怪的商界精英大佬注视下,缓缓坐在以往只有魏端公才能坐的位置,掏出一包烟甩到桌,他也不说话,点燃一根烟,然后一个人一个人望过去,陈二狗的心思并不复杂,是想记住这些张以为胜券在握的得意脸庞。
  “我儿子是魏爷的半个义子,割虏是我兄弟,我得喊刚才那个被你们逼绝路的女人一声方姨,”
  语不惊人死不休。
  这些都是私事,当事人也都不在,再说也不会否认,所以陈二狗也不怕被戳穿这七分真三分假的伪实话,一口一口缓慢抽着并不昂贵的平价烟,最后把视线停留在长桌正对面一个满脸骄傲油光粉面的年男人身。
  这家伙等方婕一走抽起烟,于是跟陈二狗对眼,起先他还有恃无恐地叼烟,等陈二狗说话,脸色微变,下意识望了几眼坐在陈二狗附近的青禾大董事,见他们竟然一改面对方婕的猖狂作态,有点往常聆听魏端公呵斥的正襟危坐,感觉不妙的他继续抽烟也不是,立即掐灭烟头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也不是,很尴尬地不知所措。
  这个时候坐在对面的年轻魏家走狗又开始说话:“我到南京没多久,熟人不多,除了魏爷,只有陈圆殊,不过我不是生意人,说熟人,不是你们喝两次酒洗几次桑拿打几次高尔夫能称兄道弟的那种狐朋狗友。陈圆殊是我干姐,在她的引荐下,和人一起吃过一顿饭,当然我们谈的都是家常事。”

  那抽烟的家伙立即夹着尾巴将香烟掐灭。
  光认识陈圆殊跟她混个熟脸不难,但何曾听说眼高于顶的陈家大小姐跟南京某个纨绔套近乎,再者,哪怕跟吃饭,也不敏感时候与人聊天喝茶,他们当然不知道这已经是陈二狗的最大底牌,再也晾不出更多的资本吓他们,但最喜欢疑神疑鬼捕风捉影的青禾高层都本能地往深处挖掘,结果一个一个把自己塞进了牛角尖出不来,愈发坐实了这位人力资源部副经理的传统。陈二狗这只瞎猫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有死耗子撞来一只是一只,来者不拒,他要的是这效果,点燃第二根烟,侧头示意陈庆之把门关。

  嗖。
  一把匕首钉在桌面,把一群只懂得商场斗争之余觥筹交错风花雪月的金领们吓得身体一颤,个个目瞪口呆,不明白这位青禾太子爷又有什么越轨举止,陈二狗叼着烟,轻轻拔出随身携带的匕首,手腕一抖,手匕首斜插对面那家伙桌前,将桌他的一盒烟死死钉住,吓出一身冷汗的那家伙一屁股坐到地,陈二狗弹了弹烟灰,道:“我这个人不******,也不混商界,你们说说看我混哪一块?乔八指怎么死的,你们也帮我说说。魏爷常跟我说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魏家会玩刀可不止郭割虏一个人。”

  疯子。
  这是所有人的共同想法。
  这个疯子只传达了一个信息,他是方姨的一条狗,方婕让他咬谁,他能咬死谁,而且他还是一条很有来头的疯狗。
  这群衣冠光鲜的商人一点不怕方婕跟他们谈道理磨嘴皮子,但谁不怕没事情拔出一把匕首的亡命之徒,这是法制社会没错,南京也的确没明目张胆的势力,但魏端公做什么的他们怎么会不清楚,再说这年轻疯子不是在都有门路吗,商场谈判哪有这么玩的,他们一阵头疼,面面相觑,似乎想推出一个不怕死代表,可到最后都没谁敢站出来质疑什么,陈二狗看了下手表,起身去收起那把匕首,一巴掌拍在那个刚坐回位置家伙的脑门,冷笑道:“方姨不跟你们一般见识,你们还真当自己是天王老子了,一群欠操的货。我知道,你们都钻钱眼里一时半会都出不来,我也不跟你们废话,等下方姨回来,反正我站在门口,她如果拍一次桌子,我废掉一个人,别以为我唬你们,不信你们试试看。”

  第二个魏端公。
  标准的魏公公语气和神态,阴阳怪气,浑身下透着一股旁门左道的邪气。
  陈二狗不知道自己当下有六分魏大公公的风范,这些都是以前在山水华门跟着九千岁耳濡目染一点一滴吸收过来,然后慢慢消化,到今天总算修成正果,大放光彩了一回,把一圈商场老油条都给彻底吓傻。
  三根烟的功夫,等陈二狗回到门口,方婕也调整完毕情绪走回会议室,结果看到一群噤若寒蝉的男人,她说什么都唯唯诺诺,虽然还都打一个拖字诀不肯给实质性答复,但起这段时间会议的乌烟瘴气,简直是天壤之别,哪里还有人倚老卖老和坐地起价,莫名其毛的方婕转头瞥了眼门口眼观鼻鼻观心的陈二狗,似乎想透了几分。
  陈庆之瞥了眼陈二狗,敏锐发现这家伙手握成拳,微微颤抖。
  是紧张?
  陈庆之笑了笑,这招险棋是过于剑走偏锋了点,紧张也是人之常情,他也间接从陈象爻嘴知道了陈二狗的老底,毕竟陈二狗不是一个有太多复杂背景的年轻人,三言两语能把来历交代清楚,但越是这样越能让尸骨堆里爬出来的陈庆之感到有趣,如他敬佩堪称北方地字号****巨擘孙满弓,但并不会好和期待,因为孙满弓身体和精神已经到达人生的巅峰状态,但陈二狗不一样,他仿佛每天都在吸收身边的人和事对他有益的部分,方婕兴许从未意识到这是一只趴在魏家心脏疯狂汲取营养的蚂蝗,可身为旁观者的陈庆之一目了然,陈二狗算不得真正意义的魏家走狗,他只是一只蚂蝗,拼了命敲骨吸髓,连陈庆之自己都没放过,这不这段时间他都在跟陈庆之学刀,进步神速。

  去魏冬虫家之前,陈二狗特地去了趟琉璃工坊,挑了一件店里差不多能算是最小巧的饰件,888快钱,很吉利的数字,用张兮兮的卡付钱,累计下来,他已经欠那疯婆娘将近两万块,一想到这个陈二狗心疼滴血,在海赚的钱差不多都还回去,魏家是大产业,方婕也不小气,但摆在他眼前的东西都只能看不能抱回家,像他开的那辆奥迪A6。
  揣着礼物来到魏冬虫指定地点,这是一个出乎陈二狗意料的档小区,也许在顶尖的钟山高尔夫别墅呆久了,陈二狗眼界也开拓拔高许多,对这个叫做丽晶名苑的精装公寓住宅区并没有过多惊艳。魏冬虫在楼下等着,看到奥迪在小区内穿梭的流畅身影,小妮子使劲挥手,奥迪找了个车位稳当倒进去,一身正装的陈二狗把琉璃工坊的小玩意摸出来交给魏冬虫,小妮子歪着脑袋问道:“这是花大姨的钱,还是你的钱?”

  “我自己的钱,从牙缝里扣出来买的,再贵心疼到吃不下饭了。”陈二狗笑道。
  魏冬虫这才欢天喜地接过琉璃工坊的小盒子,带着陈二狗楼,公寓160平米的样子,两室两厅,给陈二狗印象最大的是规模巨大的鞋柜,房子布置得很地海风格,没有山水华门的富丽堂皇,也没有钟山高尔夫的古典气势恢宏,这才像一个正常人的家,这是陈二狗的真实想法,过大过于华贵的房子总会让陈二狗觉着空荡荡华而不实,这套公寓无疑温馨许多,魏冬虫让他穿一双很可爱的新拖鞋,使得一身西装的陈二狗有些别扭,小妮子不管不顾,盘膝坐到沙发看着电视,道:“我妈在厨房忙,你等着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