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41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见陈二狗没阻止的意思,笔直走过去,然后以硬抗下那厮一拳的代价将对手一记炮锤轰砸向超大屏幕的液晶电视,那家伙不愧是部队里精英的精锐,咬咬牙站起来,不等他有所反应,陈庆之便一连串让夏河方婕甚至连陈二狗都目瞪口呆的狂暴攻势,于是那厮连带着价格不菲的液晶电视一起报废了,把对手放倒后,这位从太原到南京才一天没到的男人一脚踩那人手腕,咔嚓,很清脆的碎裂声,这也罢了,他还换个角度,把那家伙另外一只手也踩断,最后转头环视一周,陈庆之拖着挣扎哀嚎的对手,打开通往一扇通往鱼池和露台的玻璃门,直接丢了出去。

  夏河欲哭无泪,不敢动弹。
  方婕和周惊蛰面面相觑。
  陈二狗笑得灿烂如花,他只是想,哇,赚到了,王虎剩弄来这么个骁勇猛人给他做小弟,结果一拉出来这么拉风,真他娘的有面子。
  他哪里知道当年道这位太原男人是怎样霸道的一个狠辣爷们。

  白马探花陈庆之,那可是给他一条枪敢在孙满弓地盘跟内蒙古头一号单挑搏杀的疯子。)
  夏河怀兜着一肚子算计踏进钟山高尔夫,还没来得及真正亮牌,被那个一出手平地炸雷的陌生男人硬生生逼出了魏家别墅,坐进车里,以前都是踩别人的司机死鱼一样躺在后排咿咿呀呀呱噪叫唤个不停,要死不活折腾得夏河心烦,猛踩油门,迫不得已自己开车灰溜溜离开别墅。
  他当然不是脑子拴在裤裆里只知道趾高气昂的傻鸟,之所以那番作态,无非是想博取魏家背后方家更多的筹码,他也知道这之前表现得的确是过了点,但周惊蛰早把方魏两家的底牌透露给他,他不觉得方婕会不肯忍气吞声一时来赢得浦东援助,一看到方婕这种高干子弟,出身不好的夏河忍不住想要在气势压她一头。
  他的本意是敲打够了,再由周惊蛰来唱一出红脸,最后他顺水推舟,拿大便宜,魏家女人吃点小亏当作花钱消灾,两方皆大欢喜,这是他最初的如意算盘,即使谈不拢,退一步说他如陈二狗所说跟乔六还真关系不浅,心底最深处也不是没有跟乔六一起吃掉魏家的险恶用意,反正乔家六少要女人,他要魏家的几处实业,两人联手甚至都不用担心分账不均的问题,怎么看也都是稳赚的生意,结果莫名其妙闯出来一个做事情一根筋的家伙,不分青红皂白也不知轻重地是痛下杀手,这人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懂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道理?

  夏河听着后排司机杀猪般嚎啕,心情愈发糟糕,连起先晚去南京私人某家会所找海圈子津津乐道“一品鸡”的欲望都消失干净。
  夏河觉得这一出魏家没按照常理出牌,方婕也是这么认为,事实她受到的刺激和震撼一点不夏河少,更别说夹在间里外不是人的周惊蛰,此刻她见到从头到尾都一声不吭的陈庆之,跟见着了鬼一样,以前偶尔看到过几次郭割虏出手,可没这么摧枯拉朽,而最让周惊蛰无法忍受的是这个陌生男人把对手打残后那种还可以一脸置身事外的变态神情。
  终究还是大家闺秀的方婕沉得住气,给陈二狗和陈庆之分别倒了一杯普洱茶,陈二狗坐下了,陈庆之却没有,也没要去碰茶的意思,陈二狗略微尴尬解释道:“方姨,他叫陈庆之,太原人,脾气有点犟,您多包涵。”
  听到这个名字,方婕笑道:“气吞万里如虎,千军万马避白袍的那个陈庆之,让‘为之神往’的陈庆之?”
  陈二狗没读过《梁书陈庆之传》,当然不明白历史这位白袍将军的显赫超然,所以一脸茫然,要是魏夏草在场又非要鄙视一番。
  方婕跟魏端公都喜欢博览群书,所以一听到陈庆之三个字,来了兴趣,觉得有必要了解一些眼前陌生男人的家族渊源,只可惜出身太原的白马探花根本没搭理她,这让方婕哭笑不得,不至于恼怒,毕竟他的手腕摆在那里,有真本事的男人桀骜不驯一点,方婕素来能够忍受几分,可惜陈庆之不是王虎剩,否则陈二狗早一脚踹过去。
  “周姨,那个人晚睡哪里,是酒店还是自己在南京有房子?”陈二狗看似随口问道。
  “说不定,他在南京有好几处房产,但住酒店的可能性大一点,如果住酒店,一般是索菲特。”惊魂不定的周惊蛰喝了口茶字斟句酌道,生怕说错话,今天事态的发展超出她的预期太多太大,她现在都还在调整心态和情绪。
  “那麻烦周姨把那几处房子的具体地址说下,您说我写。”陈二狗找到笔和纸,笑得颇为恬淡真诚,一点不掺杂让人往深处想的意味,从这个男人脸,的确很少能看到故作深沉和沧桑的东西,多的是眼前这种不太费神足够看穿的轻淡。
  方婕暗点头,这个口得由他来开,否则两个女人之间好不容易统一到一起的战线又有破裂可能性,夏河是周惊蛰领进来的,现在她做的事情某种程度来讲是在出卖夏河,做起来肯定不舒心,不过周惊蛰只是皱了皱眉,还是把地址报出来,陈二狗把那张纸交给陈庆之,报了他一进入魏家别墅格外记住的车牌号,再把自己手机号码顺带着报出来,道:“白天盯住那辆车,晚盯住那个人,有情况打我手机,是凌晨两点钟你也第一时间打,尤其注意看他会不会跟一个留长头发的年轻男人接触。”

  随后陈二狗把车钥匙抛给陈庆之,这个太原男人一点不拖泥带水地走出别墅。
  陈二狗办事讲究效率,看来陈庆之也不太喜欢浪费一分一秒。
  周惊蛰悄悄叹息一声。
  方婕暗点头,石青峰方面也有跟她汇报过王虎剩跟王解放两兄弟的情况,两个人虽然没太大出彩的表现,但一身本事他们现在拿的薪水肯定要高,既然这样,她也不再理会石青峰方面的琐碎事情,放心交给陈二狗和宋代去磨合。
  而陈庆之,她着实吃了一惊吓了一跳,甚至让她觉得这是个远陈浮生难掌控的棘手角色,郭割虏也能打,也野性难驯,但有魏端公死死压着,加郭割虏是跟着魏家打拼很多年类似半个门生角色,但最终还是忍不住活剁了乔八指,成了一把双刃剑,而这个陈庆之,来路不明,看情况陈二狗也并非稳稳吃死他,方婕担心,不是担心陈庆之不够资格做魏家的保镖,反而是因为他的表现太过抢眼太过惊艳,怕驾驭不住。

  方婕低头凝视着茶几那杯陈庆之没有端起的普洱茶,陷入沉思。
  周惊蛰猛然抬头,看到那个在魏家愈发占据主动权的年轻人,也许是她抬头太快,被她察觉到他眼一抹来不及掩饰的玩味,而被发现了这个小秘密后,她眼一直习惯微弓着身子笑脸迎人的陈浮生,这一次仿佛破罐子破摔般没用一脸肤浅神色来敷衍她,而是笑意愈甚,起初周惊蛰有点恼羞成怒,可久而久之,这个年轻男人笑得灿烂,灿烂得让周惊蛰不知怎么想起很多年前校园时代,那个穿着干净白衬衫男孩递给她情书时候的笑脸,三分孩子气和七分自以为是的胸有成竹,周惊蛰一恍惚,心一软,原谅了他的这次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微妙行径。

  为了避嫌,周惊蛰自己主动留在钟山高尔夫过夜。晚九点钟左右夏河有打来电话,套话的意思,周惊蛰随便打发过去,她与这个海男人交往本来是利益成分居多,浦东发展国际说白了其实也是一个洗钱的机构,跟魏端公的性质差不多,都是某个大佬的外围代言人。
  这类人职业除了靠关系,替人解决一些见不得光的麻烦,周惊蛰躺在属于一套客房,给自己开了一瓶从方婕特地从地下酒窖帮她挑来的红酒,站在阳台,怎么都睡不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