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36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个爷们,不应该拒绝人生赌桌的每一次赌博。
  找了个人烟稀少的地方把车停下,陈二狗检查了下奥迪A6,发现没大问题,是车头撞坏了一块,修一修不是大问题,方婕真要怪罪下来他打定主意到时候自己掏腰包,赔全部家当不够先用张兮兮那疯女人卡里的钱,他不信这钱未来赚不会来。
  魏冬虫小心肝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她觉得吧这辈子算再见着了李夸父那样决意一辈子非他不嫁的男人,也不可能跳得这么夸张。
  一路下来她始终没有闭眼,陈二狗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她都牢牢记在小脑袋里,她很怪一个心甘情愿给他们家养狗的小保安为什么能把车飙到这个境界,她老爹也喜欢开着破吉利飙车,郭割虏那根木头也被她逼着彪了几次,所以魏冬虫不是外行,她懂得陈二狗那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动作意味着什么,但她不懂的是这个男人怎么敢在最后关头玩那一手,正常一点的人都应该跑快点撒开脚丫跑啊跑,怎么可能还要回头直接迎头冲去。

  疯子?神经病?
  魏冬虫摇了摇头,这家伙叼着烟检查车子的时候还挺帅,跟马路见着了漂亮年轻mm叼着烟前拍一下屁股的无良老爹一样,帅到掉渣,当然,现在二狗跟老爹差了没十万八千里,也有五万里,但魏冬虫好歹把他划到了帅这个行列。
  连续深呼吸十几次,魏冬虫蹦蹦跳跳下了车,见他蹲在地瞧那撞坏了的车灯,她也陪着蹲下去,拖着腮帮看他侧脸,不知不觉把他跟北京那个男人做了较,撅起嘴巴道:“唉,怎么看都没他帅,狗奴才,你怎么不争气一点,长得他帅一点也好给我出口恶气啊。”
  陈二狗斜叼着烟,正心疼车灯钱,听到这话,哭笑不得道:“大小姐,长得不帅又不是我的错。”
  “对哦。”
  魏冬虫恍然道,可随即又撇了撇嘴,“可长得没他帅是你的错了。”
  “怎么,那个李夸父长得很拉风,到哪里都能一眼被女人们瞅出来?”陈二狗微笑道,知道这妮子既然能开起玩笑,心结也解开了大半,他倒是不介意自己被她拿来跟李夸父较,毕竟人家那是在魏公公和陈圆殊眼都很重份量的家伙,牛人的牛人,输了不丢脸。
  “那是,那家伙是除了我老爹之外最帅的男人了,怎么,吃醋了?”魏冬虫嘿嘿笑道,也亏得她能笑得出来,经历这么一场大风波,寻常女孩子早梨花带雨摆出楚楚动人那副模样了,不愧是魏端公的种。
  “我只吃饭吃菜,大蒜也啃,是不吃醋。”陈二狗起身,背靠着车头,吞云吐雾。

  “二狗,想不想让我给你讲讲我这几个月离家出走的故事?”魏冬虫坐在车盖,歪着脑袋问陈二狗。
  “不想听,一个千金小姐跟一个阔绰大少之间的风花雪月,我可没心情听,我还得忙着提心吊胆怎么跟你大姨说这事情,说不定还得心疼这修车的钱,等我啥时候有钱去喝咖啡吃西餐打高尔夫了,再来听你的故事。”陈二狗笑道。
  “你再膈应我信不信我打你。”魏冬虫张牙舞爪道。
  “信。”陈二狗给了个让魏冬虫没半点发挥余地的无趣答案。
  “二狗,我能抽烟吗?”
  魏冬虫小声问道,看到他转过头望向自己,怎么看都不像14岁女孩的她低下头,道:“在北京,我烟都买了,可都没抽一口。”
  “行,不过只能抽一口。不介意抽我这一根,我这人每天勤刷牙,保证没口臭。”陈二狗把手里的烟递给魏冬虫,他没多想,只是觉得做了一件这个孩子人生的第一件事情,值得,不管以后她还会不会抽烟,但起码有可能再看到某个男人抽烟的时候,不经意间会想起他这么一号人物。
  魏冬虫吸了一小口,呛得不行。
  陈二狗笑容灿烂,却没幸灾乐祸的意思。
  “其实三个月没发生什么,我是一直在好大好大的北京找一个好牛叉好牛叉的陌生男人,最后找到了,我说,喂,李夸父,我是魏端公的女儿魏冬虫。二狗,你知道吗,然后那个身边站着个漂亮到我妈年轻时候还漂亮女人的男人说了两句话。”
  魏冬虫真只老老实实抽了一口,不过没把烟还给陈二狗,而只是看着它一点一点燃烧,用一个听不出哀伤的语气再讲述一个对14岁女孩子来说再哀伤不过的简单故事,“然后,他说了第一句话,魏端公?不认识。第二句话是,哦,记起来了,南京的那个太监,抱歉,太监也有女儿吗?”
  魏冬虫没有哭,反而微笑得有点凄美,像陈二狗灰白色简陋生命见到的第二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周惊蛰打了电话给陈二狗还是放心不下,立即放下手头的紧要事情从苏州赶往南京,最后来到气氛紧张的钟山高尔夫,虽然陈二狗将过程说得轻描淡写,之前也提醒过魏冬虫不要添油加醋,但方婕几个女人还是听得心惊肉跳,尤其是周惊蛰,脸色发白地抱着魏冬虫,最镇定的反而是两个当事人,陈二狗朝方婕说道:“我把那两辆车的车牌记下了。”
  “既然敢这么嚣张地撞你,肯定有套牌,或者干脆换了假牌照。”方婕叹了口气道。

  “方姨,我觉得可以从最近几天的汽车维修或者保险两个方面下手,那辆雷克萨斯E350的情况我不太清楚,但陆地巡洋舰的状况我有七八分把握,撞成那样,我相信一定较好认,您有没有这方面的资源,只要有个大致切入点,可以大胆让我那两个朋友着手去办,他们在石青峰也闲,总不能吃着饭不做事。”陈二狗小声提醒道。
  “这个我倒是可以找几个保险公司的朋友,汽车修理铺那一块,有点头疼了,你先问问看姜子房,我再让****去看看有没有这方面的线索。”方婕点点头,她忙着揣测倒底是哪一块势力按耐不住开始对魏家下手,还真没想到这两个突破口。
  不由自主瞥了眼在魏家别墅彷佛会永远一脸虚心的青年,她心的浮躁也浅下去,看了一眼心神大乱的周惊蛰,再看同样手足无措的季静,方婕感慨家里终究确实需要一个在关键时刻能站出来扛担子的男人,这年轻男人虽然目前还不够圆滑通透,但看来不需要打磨太久能够替她说一些做一些她自己不太好出面的话和事情。
  经过这么一闹,原先对郭割虏弄死乔八指这件事情一直不太重视的周惊蛰和季静终于清醒,乔八指死了,可还有一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儿子乔六,而魏端公死了,只剩下一窝的寡妇女儿了。
  魏冬虫嚷着要参观陈二狗的房间,方婕让陈二狗领她去二楼,等陈二狗在她眼一直偏瘦的身影消失于楼梯,方婕放下手特地跑从景德镇买来的茶杯,打量着对面两个女人的神情,知道用事实说话远她的苦口婆心要来得有用,其实她一直想告诉这两个处处提防着自己的女人,她不图魏端公的钱,她要真不放手,魏家根本没她两个人的名分,可这话只能憋在肚子里,一旦真说出口,这个家也许真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