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33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宋代没有直接带陈二狗进入主楼,而是先带他进了一道长廊,两排大红帘子垂地,漆黑柱子,十数盏灯笼泛着猩红光线,从明亮清净的天井突然来到这么一个幽暗环境,陈二狗本能地停下脚步,望着走廊那一端尽头,长廊很长,其实走下来也许是60步的样子,但给人的感觉却没那么简单,尤其对一不小心一个踉跄闯入了原本属于魏公公那个世界的圈子,这一道长廊,仿佛是他的人生,以前是一片漆黑,不知道长短也不知道下一步是左还是右,但现在突然一幅长卷片般在他脚下铺开。

  他进入魏家,本来只巴望着能做好一名司机的本分,觉得用一两年时间赢得魏家三位女人的信任,再用两到三年时间奠定基础,最后用四五年时间完成一个位的过程,最后的结果是7年到8年后大抵可以带着某个像小夭那样的媳妇风风光光回张家寨,指不定还能带一两个该叫却还不会喊他一声爹的小孩子,可当他走下奥迪A6,来到这家石青峰,身后跟着肯替他卖命的小爷王虎剩以及甘心当马前卒使唤的王解放,陈二狗觉得也许用不了那么长时间来完成一个称为“原始积累”的经济学术语。

  王解放脑子里只觉得带妞来这种地方风花雪月挺有档次情调,剩下的再没啥感触了,王虎剩稍微有心有肺一些,望着如今已经被一身名牌西装包裹的陈二狗背影,微微提了提手装有唐三彩天王像的箱子,觉得手里这玩意真有画龙点睛的意思,也不枉费他跑深圳重新拾起破败阴德的勾当,继而王虎剩心涌起一股豪情,他是在陈二狗最落魄的时候跟他结交,那个时候谁想到这位东北外来民工能站在石青峰私人会所,而且身份还是这家会所未来的一把手?

  这一次,宋代没有走在最前面,而是让陈二狗先走,这个误打误撞才有了今天的东北青年走得极慢,步子极小,宋代记得很清楚,81步,这个年轻人走了81步,这个时候一直云淡风轻对什么事情都不心的他才开始正儿八经打量陈二狗,一个过不了几天被全南京记住的名字,陈浮生。
  因为魏端公每次走这条走廊,都是81步,不多也不少。
  巧合还是缘分,善缘还是孽缘,在南京少数几人之一能跟魏端公论佛谈道的宋代觉得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魏爷走了,注定支撑不起这一座将倾大厦的郭割虏也逃亡了,顶来的陈姓青年虽然看起来不对他的眼,但毕竟有一个不错的兆头。
  “以后再走这走廊,从这一头开始。”陈二狗转身望了望原先的,笑了笑,说了句让王虎剩和王解放都一头雾水的话。

  宋代眯起了眼睛,第一次露出笑脸,虽然不笑还要让人来得不自在,笑里藏刀算不,但起码颇有绵里藏针的意味,疑问声调地哦了一声,道:“怎么说?”
  “这一路走得步步下降,我想当官的,做生意的,谁都不乐意,如果倒过来,成了步步高升,大家都开心。”陈二狗率先走出走廊,回到天井,王虎剩和王解放还留在里面研究他一语道破的天机,可横看竖看哪里能瞧出那么一点微小坡度,尤其王虎剩惊讶陈二狗还能从几十步路程感受到这微妙变化。
  只不过最匪夷所思的当属宋代,石青峰私人会所不办vip,但被魏端公带来的人也非凤毛麟角,加来过一次的人还有一个举荐名额,所以石青峰创建7年以来也接待过政要不倒翁、商界执牛耳者、****巨擘共计215人,可说出这条走廊玄机的却只有寥寥三四人,加陈二狗,也绝对不超过一只手。
  这个时候****赶到,跟陈二狗说陈家大小姐40分钟能赶到,宋代趁机喊人茶,陈二狗选择在天井的大圆桌休憩,他知道主楼内的装修肯定更加令人大开眼界,但他喜欢一尾尾红鲤鱼在青竹倒影游曳的情景,这是他小时候头脑能想象南方小桥流水的极致了,而且石青峰对他来说是一顿大餐,他不敢一口气吃完,得一口一口下嘴,因为怕自己囫囵吞枣,第二次再吃没了起初的味道,像现在他一直觉得自己应该稍迟些把沐小夭“吃掉”,但这件事情遗憾归遗憾,一点都不后悔。

  陈二狗装模作样喝茶的时候,宋代跟****来到了主楼二楼某处,一个能俯瞰楼下天井楼下却望不到楼的厢房角度,宋代瞥了眼那个喝茶是一个样子、行家一看知道一点不讲究茶道的年轻人,道:“你输了,你说一年内都不会有人说出那条走廊的机关,今天被破了。”
  “他?”
  ****虽然人前马后一脸奴才模样,怎么看都跟穿了黄袍还是太监的小人物命,但这时候一收敛笑脸,还真有点让人认不出来。
  “怎么,我还能骗你。”
  宋代苦笑道:“皇城根下那位老人是头一个,浙江老佛爷澹台浮萍是第二个,还有两个人我都没能碰,两个人都让魏爷吃了点亏的猛人,前者你也不熟,因为是魏爷亲自还是单独招待的,其的过程魏爷寥寥几句话带过了,语焉不详,神神秘秘,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估计以后也没机会知道了,后面的那个还好,起码知道名字叫李夸父,是京城出了名的红三代,大纨绔,这不让冬虫那孩子都跑北京去了,现在又出了个陈浮生,说到底,前四个人没一个让魏爷有好果子吃。”

  “一个人重病了,该用砒霜得用,不下重手苦手,救不了。”
  ****抽了根烟,那张因为谄媚笑容太多了而导致眼角鱼尾纹格外严重的脸庞竟然有种沧桑感,狠狠吸了一口,烟灰一大截,却不弹掉,“你那点心思我也清楚,魏爷走了,方姐那一边因为白面身份放在桌面给南京所有人盯着,肯定不好轻易接手石青峰在内的一些场子,你一方面觉得石青峰没了魏爷跟失了魂一样,心疼,怕这么倒下去。另一方面也多少寻思着如果来个不成气候的人物,你给他架空了,自己盘下这石青峰,毕竟这小小一千来个平米的地儿却花了你足足7年的心血,不舍得让一个外人糟践。现在来了个不知深浅的毛头青年,看去没啥城府,偏偏有两三分魏爷当年打天下的气焰,所以你觉得难办了是不是?”

  “你不是外人,我不跟你打马虎眼,你说的也是我想的。”宋代笑了笑。
  “要听我的意见吗?”****抽完最后一口烟,这才弹掉一大截烟灰。
  “你说说看。”宋代洗耳恭听。
  “再等个一年时间,是驴子是马得拉出来遛一遛,给年轻人一点时间,方姐行这一步棋也是形势所逼,九成是死马当活马医,但她的脾气你也知道,既然做了,不会有半点犹豫,我也好,你也罢,加其余六七个台面下场子的负责人,这个时候都不能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谁第一个下口,说不定会被方姐扇一两个大耳光,东西没吃,反而落得一顿打,不值得,你呢,耐心等着,等瞧出他是滥竽充数的东郭先生了,等他黔驴技穷了,你再出手,到时候估计方姐也不好为难,大家都要好下台。”****缓缓道,说得不急不躁,不温不火,像一壶茶。

  “我都毛躁成这样了,估计其余一些人肯定要忍不住跳出来做出头鸟了。”宋代轻笑道,跟****一番谈心,听他一席话,心里舒坦不少。
  说到底,他跟****都没觉得这个姓陈的青年能让一棵倒下的大树起死回生,方姐的一记苦手,在宋代看来无非是颜面好看一些,没法子在临近收官的阶段再屠一条大龙,翻盘,不可能了。
  “我好的是这人怎么搞起来像跟陈家大小姐关系不浅,这点值得深挖一下,据说只有郭割虏清楚他的底细,你看能不能从陈圆殊那边作为切入口。”****摸了摸下巴。
  宋代点点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