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32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顿酒喝下来,王虎剩一个字都没提他在深圳是如何排除万难绞尽脑汁在地头蛇的地盘得手,陈二狗也没有提他为了能当魏家司机这两个月风吹日晒了多少个钟头,尽在不言,能和陈二狗有这种默契的,王虎剩大将军是第三个,第一个自然是陈富贵,第二个是像一只仿佛飞不过沧海的蝴蝶的女孩,她已经在陈二狗心底深处尘封好多年,甚至快要忘记她的容颜,所以他觉得以后教育自己的孩子,应该告诉他,年少时再以为刻骨铭心一生一世的感情,也会一点一点销蚀,虽然伤疤可能存在一辈子,但绝对不会如起初那般心疼一辈子,到了现在,陈二狗能做和想做的也是祝她生活幸福一些,骨子里当然也希望自己再度站在她面前的时候,是不可一世的煊赫跋扈,能借生活的巴掌打她一个耳光,让她狠狠后悔一把,最好哭得撕心裂肺寻死觅活,不过陈二狗知道这种可能性几乎是零。

  喝完酒,看着似乎不再打算回山水华门的两兄弟,陈二狗借口厕所去洗手间给魏家别墅打了个电话,接电话的正好是要找的方婕,陈二狗说是想让两个朋友帮忙做事,并且保证不是好逸恶劳的那种按照南京话是活闹鬼的混子。
  电话那头的方婕淡然笑道:“你找的人我放心,我等下让人稍晚点跟你联系一下,浮生,你别忘了,你除了是我们家的司机,也是将要接管好多个场子、郭割虏的接班人,别说两个,是二十个,你只要肯放进去敢放进去,我都一定一句话不说,心腹心腹,不是嘴说的那么简单的。我一个女人,做不来那种打打杀杀的事情,再说我的身份早被定死了,所以沾不得太多那方面的东西,我能靠谁?还不是你?浮生,如今你做什么,我肯定会让人盯着,但那不是为了防着你,怕你吃里扒外,只是有些时候过了头,出了度,我好及时跟你提个醒,等以后你顺手了,我真要做一个甩手掌柜了,端公一走,你接手的几个方面我注定是不会碰不会沾的,所以你尽管放开胆子去做,我这些话,不说第二次了,你挂掉电话后多想想。”

  挂掉电话,没过几分钟一个陌生号码打进来,结果是魏端公亲手创办的室青峰会所一个负责人,说是立刻来接他那两个朋友去会所,语气恭敬得很,这让陈二狗十分不适应,会所对陈二狗来说无疑是了不得的高档场所,一个小小的SD老板胖子刘庆福让陈二狗产生了几分高人风范的感慨,想必这家石青峰会所也不小,这种大场合的boss级人物突然对他一个前几天还在做保安的老百姓一嘴奴颜婢膝,没让陈二狗轻飘飘忘乎所以,倒是有些冷到骨子里,他只不过是郭割虏的替代品,远谈不正式角色,可魏端公说死死了,这是所谓的高处不胜寒?于是陈二狗又开始琢磨自己浮出水面进入乔八指那方势力视野后怎么活得更长久一点,而不是挖空心思想着更滋润一些。

  安排妥当了虎剩和王解放的落脚点,陈二狗如释重负,大致说了下情况,王虎剩自然没意见,王虎剩不说话,王解放更不会多嘴了,按照那个负责人提供的地址,对南京路段几乎了如指掌的陈二狗开着奥迪A6慢腾腾杀奔过去。
  “这唐三彩天王像你啥时候送给诸葛老神仙?”王虎剩坐在副驾驶席询问道。
  “我打算让陈圆殊帮我送,你觉得行不行?”陈二狗轻声道。
  抱着箱子的王解放皱了皱眉头。

  王虎剩却是一拍大腿,道:“这主意好,反正你送给诸葛老神仙一个张三千,这已经是天大的情分,再送唐三彩天王像只能是锦添花了,还不如送陈圆殊一个人情,那个女人我寻思着在南京算是白道如日天的货色,看老神仙到了南京后她不遗余力忙这忙那,知道她肯定有献殷勤的大理由,现在你给了她这么个机会,她也是聪明人,肯定在她的功劳簿记你大功,这事情,我看有戏。”
  陈二狗悄悄叹了口气。
  王虎剩哈哈大笑,点了根烟,斜瞥向陈二狗道:“怎么,替我觉得委屈,别,你小子只要飞黄腾达了抱媳妇种下娃娃了,别忘了让小崽子喊我一声干爹。”
  陈二狗笑道:“没问题。”
  奥迪A6缓缓来到石青峰私人会所,也许陈二狗一点都不了解南京消息的灵通程度,今天的他也不太懂得方婕那番话的深层语境以及这辆奥迪车牌的重大意义,当这辆沉寂了许久的奥迪A6再次出现在南京各方面势力视野,有心人开始纷纷把注意力投向他这个身份不明的年轻后生。
  于是,陈二狗位的第一步,这么不知不觉迈出去了。)
  石青峰私人会所,是南京大小圈子公认魏端公最少带人去光顾却是最花心血的一个地方,那里不像北京几个大俱乐部或者杭州江南会这些会所举办会员制,石青峰像一个既不卖笑也不卖唱的花旦,矜持到不近人情。
  只有魏端公看得眼的人,才有资格踏入石青峰,而来过一次,以后再来都不需要掏腰包,喝茶,玩石,聊天,都由魏公公替你埋单,所以在南京,去过一次石青峰有一张观澜湖高尔夫会员卡甚至是飞机驾驶证都要拉风的事情,只不过这些对从未踏足过流社会的陈二狗来说意义都不大,他下车后只是心怀敬畏地站在门口,这是一座白墙灰瓦的苏州院落,正门彩绘有两尊一人高的门神,金刚怒目,极为扎眼,陈二狗进山都要过阴拜个山头,这辈子最信这个,所以他下意识扯了扯本来一直没习惯的领带。

  接待陈二狗和王家兄弟的男人是石青峰会所台面的负责人,叫宋代,四十五岁左右的样子,身材挺拔,不苟言笑,九千岁魏端公带出来的人,大多是这个脾气,其实宋代今天已经算好的,要不是因为陈二狗是心目大主母方婕指定为郭割虏的替代者,这种虾兵蟹将级别的愣头青根本不需要他亲自出面,宋代身边站着石青峰的二号人物,****,名字挺有气势,却是个能对着路边乞丐都可以卑躬屈膝一脸谄媚的人物,是魏端公手下最另类的角色,正是他按照方婕的意思给陈二狗打的电话,此刻他那张本来挺有喜感的脸庞堆满了谦卑笑容,站在石青峰大门外,跟一条看门狗没啥两样,在外人看来,他跟宋代一个人唱红脸一个人唱白脸,绝配,这个****见着了陈二狗,是笑,也不忙不迭搬出阿谀奉承,一个马屁都不放,那么跟深情凝视国家领导人一般死死笑望着陈二狗,只不过陈二狗正忙着打量那两扇大门气势恢宏的门神,****的媚笑和眼神算是白费力气了。

  抬脚走进石青峰私人会所,陈二狗不管心如何震撼,脸都滴水不漏,因为宋代也好,****也罢,都不是孙大爷曹蒹葭那样神仙一般不食人间烟火的人物,而他自己也不再是那个扛着一个麻袋进了海的小农民,今天的他穿着一身走到哪里都不算寒碜的行头,肚子里再没货,背后再没有靠山,他也得不动声色。
  院主楼为透明玻璃墙体,红灯笼成排高挂,凝重厚实的胡桃细长方木林立,配大红色纯正布制沙发,红与黑运用到了极致,主楼四周被12个厢房以及3道玻璃封闭的长廊团团簇拥,院有一口大天井,四面环水,藤椅,青竹,红鲤鱼,古典而幽静。
  陈二狗的第一想法是,有机会在这里请曹蒹葭吃一顿欠了很久的饭,只是曹家女人的背影一闪而逝,手还握着那枚她送的硬币,陈二狗心便泛起一股乱麻纠缠斩不断理还乱的微涩,挤出一个笑容,听着身旁****热情的介绍,问道:“能不能帮我联系一下陈圆殊,说我这里等她,有东西要当面交给她。”
  走在最前面的宋代挑了一下眉头,似乎有点惊讶这个名不见经传的陌生年轻人怎么跟陈家大小姐攀了交情,****倒没流露出任何异样,只是忙着点头道:“没问题,我这去给您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