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30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后半句是,身处车内是站到了战场,跟女人翻滚到床后,更是到了一个讲究战术和战略的战场,所以你必须深入研究我这些博大精深的收藏品。对于后半句,当时正好拒绝了猥琐大叔一叠据称是精华版“动作片”收藏碟片的陈二狗耳朵自动忽略不计。
  魏夏草起初还提心吊胆,生怕这个心机深重的家伙手一抖撞什么东西,可开出一段路程后她发现这个刚拿到驾驶证没多久的家伙很稳,她自己是车龄不小行驶路程也不短的半个老手,所以更惊讶陈二狗各个动作的娴熟程度,那完全是一个摸惯了方向盘的人才能生出的默契,等一肚子惊讶地松口气放下悬着的心,开始偷偷打量换装扮后咋看咋不对劲的陈二狗,那种味道跟英俊没多大关系,魏夏草见多了脂粉气的男生,对他们没多少好感,对太阳刚的肌肉男也没兴趣,感觉跟大猩猩是近亲,一想到和这类人肌肤之亲浑身鸡皮疙瘩,但太斯阴柔的又太娘,所以她一直在找两者的间点,找了半天,她现在的男朋友勉强算小半个,再是眼前不想承认却不得不侧目的家伙了,发型很简单,平头,脸庞也没让谁啧啧称叹,神情也不出,是她认识的异性多了点看似温顺其实狡黠的刁钻,以前没看出他有什么身材,今天一套西装,立刻凸显出来,她觉得如果抛开他的身份,她圈子里几个出了名的花痴女保不准酒一喝多有想跟他一夜情的冲动,一想到这里,魏夏草又开始愤懑,那感觉像是一个妻子花钱让老公嫖妓,相当的复杂矛盾,毕竟这一身东西还是她刷卡买下来的。

  一路驾驶行云流水,丹凤街38号,直到陈二狗在NO.1兰桂坊酒吧门口停下车,魏夏草才平缓心境,看着那个家伙走下车却没有关门,潜台词无疑是她要不愿意他在酒吧露面呆在车里不出现,这反而让魏夏草有些于心不忍,想到他那次德基广场车后也许是无心之语的提醒,魏夏草心一软,道:“你也进去,你自己喝酒是了,少喝点,因为不管喝多喝少,酒后开车终归不安全。”
  “我不喝酒,喝点水可以。”陈二狗点头道。
  心不在焉进了这家她一直不太喜欢的酒吧,等魏夏草找到了二楼的玻璃透明包厢那群玩疯了的死党和死党的狐朋狗友,她才想起那个正式入主她家的司机身也许没带钱,那绝对是一件尴尬到差不多可以钻地洞的糗事,可等她犹豫是不是下去帮他解围的时候,却透过玻璃发现他已经在楼下掏钱点了东西,正巧他也寻觅到她,朝她点了点头,意思大概是不需要理会他,这让刀子嘴豆腐心从小到大没有干一件大坏事的魏夏草有些怔怔出神,她是一个习惯性丢三落四的女人,偶尔坐过几次出租车,不是丢手机是丢钱包,她一直以来也不觉得那是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过,对待细节,她根本谈不苛刻,虽然读的是金融,但她觉得自己也是仗着父亲从小培养的关系大局观同龄人优秀一些,细分到一件工作一个项目,她一定拿不出手细致的策划流程,魏夏草眼神复杂地瞥了眼楼下果真只要了一份果盘和一杯水的陈二狗,他一定是早算到了这个环节,即使让他进入酒吧也不会让他涉足自己的圈子,所以才不忘带了钱,要是她,换新衣服后是怎么都不会记得带钱的,事后真需要消费跟死党江湖救急一下是了,魏夏草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你这么小心翼翼做人,不累吗?”

  不累。
  陈二狗是真不觉得累,现在这种日子已经足够舒坦了,舒坦到差点让他忘记老家大雪天的寒冷刺骨。
  不喝酒不喝酒,屁大的事情,红酒威士忌或者伏特加什么的,他还真喝不惯,也不想花那个冤枉钱。虽然那个妆浓了点的漂亮服务员起初听到这个有点讶异,但陈二狗实在懒得在意她眼的玩味,有这功夫还不如多看几眼酒吧内的环肥燕瘦们,出了海离开了SD酒吧没再逛********,今天是第一遭,所以陈二狗张大了眼睛使劲瞧,想要把果盘的钱瞧回本,这兰桂坊SD自然要出彩不少,但服务员倒逊色了一筹,也许是风尘味浓了点,不太对陈二狗的胃口,由此可见陈二狗也是头喜欢吃嫩草的老牛,哪怕不全是,起码有这个趋向。

  他不光带钱,还没忘记把装在至尊南京烟盒子里的绿南京也带来了,自顾自点烟,抽烟,偶尔观察魏夏草那一头的动静,一有个风吹草动准备拎酒瓶子捅人,魏端公都能死,谁敢说自己在南京不可能出事情?陈二狗不得不小心提防着,郭割虏把他请进魏家别墅,当然不是去欣赏女人的。
  把虎剩和王解放也弄进来,保险一点。
  这是陈二狗的打算,虽然这个口不好开,但小心驶得万年船,为了这个不太能滥竽充数的饭碗不被砸碎,他觉得有必要找个借口弄个幌子说一说。
  “小白脸,让姐姐好好看看你。”
  一个满脸绯红一嘴酒气双眼朦胧水雾春意的年轻女人左手拎着一瓶黑啤,右手两根手指夹着一根香烟,这样步履不太稳地走到陈二狗桌前,一屁股坐下来,对着一脸平静的陈二狗说了句极端荤素不忌的言语。
  陈二狗刚抽完一根烟,在烟灰缸掐灭,没动静。
  女人很时尚,很潮,陈二狗跟沐小夭和张兮兮相处久了对潮流大致也了解一些,知道眼前这个疯癫骚媚女人挺有范儿。她喝了口酒,将酒瓶胡乱一丢,不远处的一名服务员似乎有些忌惮这个没酒品的时尚女人,只是安静捡起酒瓶没敢说话,女人吸了口烟,得寸进尺地伸出涂满猩红指甲油的手,在陈二狗脸摸了一把,媚眼如丝笑道:“呦,皮肤挺好,来,让姐姐摸摸你的胸肌。”
  陈二狗依旧没反应,只是点燃了第二根烟,看似醉酒不轻的女人不露痕迹瞥了眼烟盒,以及他手那块货真价实的伯爵,笑容愈发玩味,她刚想要趁势去陈二狗胸口揩油,却被他轻描淡写挡开,朝她露出一个差点令她目眩的灿烂笑容,说出一句话,却差点让她被一口烟呛到,“小姐,包你一个晚200够了没?不够我们好商量。”

  女人差点气疯,她两成是气他把她当作鸡,八成则是恼怒她在他眼只值一个晚两百块,这任何恶毒的言语都要来得有杀伤力,根本是一颗重磅丨炸丨弹,还是杀人于无形的毒气弹,她那张时尚而漂亮的娇媚脸蛋逐渐扭曲,在她即将理智崩溃的边缘,看到这个男人一闪而逝的促狭眼神,终于明白他开了个更加荤素不忌的黑色幽默,竟然没来由怒气全消,酝酿了半天的惊涛骇浪刹那间烟消云散,连她自己都感到神,起身离开桌位之前转头朝这个有趣的男人抛了个媚眼,道:“姐姐我一个晚起码值两百万,还是有价无市的那一种。”

  陈二狗没有自作聪明地画蛇添足,见好收,不再废话,目送她小蛮腰一扭一扭娇媚韵味那么一荡一荡地离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