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28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了一半话,陈二狗立即闭嘴,之所以一口气讲出“格雷欣法则”“信息不对称”和“《‘柠檬’市场》”,是因为魏夏草的问话让他想起了在海公交车,那个拿着一本厚厚经济学教科书不厌其烦问他一个一个问题一问是一个钟头的女孩,那个相识不久肯把身子和第一次交给他的傻女人,沐小夭。所以陈二狗很顺畅地报出了英,顺带着解释了一番,这是本能反应。但坐在眼前的是魏夏草,不是那个傻乎乎到让人心疼的女孩,陈二狗眼神闪过一抹不为人知的哀伤,沉默不语。

  听到答案的魏夏草愣了一下,随即想到书房内的大量经济类专业书籍,嘀咕了一声继续跟几个在海外的闺蜜死党聊msn。
  方婕很有兴致地做了一桌子其实陈二狗一点都不感兴趣的菜肴,但陈二狗还得装作吃得津津有味,魏夏草心思没放在饭菜,晚她还得参加一个办在NO.1兰桂坊酒吧的生日聚会,正琢磨着该穿什么才能不高调不张扬却可以吸引眼球。
  魏家也好,培养出方婕的方家也罢,都不太喜欢在餐桌讨论,所以显得略微冷清。前者是因为魏端公觉得跟一群娘们没啥共同话题,后者大概是因为大家风范的缘故,家教较严格,方婕从小是笑不露齿餐不谈吐这么教育过来的,方家的三个女儿,无一不是很好的贤内助,魏夏草也到了陈二狗这边刻薄了一点,在男朋友家那边的口碑也是极好的,哪怕魏端公出了天大的事情也照样巴不得立即将她迎娶进门结婚生子,可见魏夏草终究不愧是方家大门里出来的优质女人。

  方婕似乎怕这么氛围清淡让陈二狗误以为对他的轻视,于是找了些不轻不重的话题,她这几个月实在太忙,魏端公死了,虽然说早已离婚,但打定主意一辈子不再结婚的方婕一直把那个男人视作自己一生的丈夫,魏端公离开后留下的权力真空都必须由她来填补,她斡旋于政府商界和见不得光的领域三端,再长袖善舞,要不是有方家在背后给她撑腰,也做不到左右逢源,可以说没有方婕,魏端公遗留下来的烂摊子早散了烂了,两三月暗地里伤过多少神哭过多少次吃了多少苦头,在台面一直胸有成竹淡定自若的女强人连自己都记不清楚,所以当她望向初出茅庐肯定是一腔热血的陈浮生,再看衣食无忧没野心没斗志但各方面还算优秀的女人,方婕感慨颇多。

  不知如何,魏家冷清森森的钟山高尔夫别墅,多了一个除了她和郭割虏谁都觉得无足轻重的男人,不知不觉彷佛多了一丝阳刚和生气。
  方婕给陈二狗夹了一个清蒸蟹粉狮子头,微笑道:“浮生,我也不管你是真喜欢吃还是假喜欢吃,这几个狮子头你反正得给我解决干净,这可是我花了大心血做出来的拿手菜,以前呢,端公他不喜欢吃,夏草这孩子胃口又不大,我每次做出来都是浪费,今天好不容易逮到你,不能轻易放了你。”
  魏夏草脸平静如常,内心却是幸灾乐祸地大笑不止,不忘落井下石道:“妈,你放心,他其实胃口很大,你尽管夹给他,他也是跟你客气才吃得这么矜持,以前在山水华门我见他可不是这么腼腆吃饭的,都是风卷残云。我看不光这个蟹粉狮子头,那个三丝螺蛳青,还有碧螺春虾仁,干脆都倒给他是了。”
  陈二狗啃着狮子头,面对这对母女,一脸瞠目结舌。
  方婕低头轻笑,这是个不错的开端。
  吃完饭,按照惯例是在方家做了十几年后面跟到魏家做了半辈子佣人吴妈收拾,结果陈二狗帮着她洗碗刷筷,起初吴妈有点不高兴,因为这是她的活,她觉得这个年轻人虽然好心,但让她有点不适应,毕竟在方婕出生做这行的她做了四十多年家务事,突然冒出个插手的,当然多少有点碍眼。
  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陈二狗口甜,做事也利索,吴妈也不好说什么。而且陈二狗还把二狗的“小名”告诉了也是东北走出来的老人,她一听乐了,因为她的一个弟弟小名叫狗剩,突然在给人巍峨森严的魏家别墅里听到二狗这么个乡土的绰号,别提有多亲切,也原谅了陈二狗的越俎代庖。
  “我帮你准备了一台笔记本,IBM的商务机,你如果不满意可以让夏草陪你跑一下数码城,我不是老学究,也知道现在很多游戏都有很高的配置,你看书久了也确实需要放松一下。”方婕坐在客厅提醒刚从厨房回来的陈二狗。
  “方姨,足够了,我连都不知道,对游戏也不感兴趣,有了电脑,想找点资料,据说很方便。”陈二狗赧颜道,当下还不知道qq、msn的年轻人的确不多了,他也觉得有点离谱的意思。

  方婕对此轻轻略过,对她来说,一个没太多物质欲望的心腹,才值得信任,“跟你说一下,现在我这边有四辆车,吉利是端公的,现在已经没人用了,还有一辆是我那辆奔驰S500,再是公司一辆用做商务的奥迪A6,小郭开的最多是它,最后一辆是刚给夏草买的宝马Mini,今天晚夏草要去酒吧闹,你开那辆A6送她去,因为那辆车相对来说好手。到了酒吧她要是嫌你不合她那个狐朋狗友的圈子,你自己一个人在酒吧喝酒,帐结到她头。”

  “妈!”魏夏草想抗议,一看到方婕瞪了自己一眼,立即噤若寒蝉。
  “好的,什么时候动身?”陈二狗跃跃欲试,这一刻,他突然有个想法,那是把所有款好车都开一遍,劳斯莱斯迈巴赫什么都买一辆太不现实,都开一次相对来说靠谱不少,今晚从奥迪A6下刀。
  魏夏草突然眼神怪地下瞄了一眼陈二狗,然后可怜巴巴望向大小事情一打定主意连父亲魏端公都无法更改的母亲。方婕也不是不能通融的刻板女人,哪能不了解女儿的心思,笑望向陈二狗道:“浮生,等下把衣服裤子都换,次夏草东西没给你买齐,后来我骂了她一通,让她特地再给你买了鞋子和手表,不是方姨觉得你现在不好看,只不过这个社会狗眼看人低的势利小人太多了,你不穿得光鲜,不说遭冷眼,办起事来也会困难,毕竟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你迟早都得适应这个,再说了,总不能让别人寒碜我们魏家出了事情后连给自己人置办点一般行头的钱都没了。”

  陈二狗没有说话,次在德基广场花了多少钱?两套西装几件T恤外加两条领带而已,陈二狗算了一下两张账单,很简单的一道数学加法题目,却是一个让陈二狗触目惊心差点睡不着觉的数目,42390块,看魏夏草那种再正常不过的眼神,陈二狗像看到了第一次进大东北长白山不知天高地厚想要弓猎皮糙肉厚野猪的精贵驴友,真是两个世界的人啊。
  在张家寨,如今的行情是四五千能买一个挺标致的媳妇,那这四万多块钱,差不多能买十个了。
  方婕是和魏端公一起被生活打落牙齿把血和苦日子一起吃进肚子、只可惜没有能一起尝甜头的女人,大体能理解陈二狗这种小人物的内心感触,笑了笑道:“钱是身外物,等你在这个家处久了,会明白这个道理。”
  当时陈二狗觉得自己一辈子都没办法明白这个在方婕看来普普通通的大道理。
  他也不想明白,因为他认为挣扎了二十多年想攒点钱给娘治病给她过好日子的自己一旦真踩了****运,明白了这个道理,太对不住那个晚年在张家寨喝了十几年劣酒唱了十几年京腔也吃了十几年苦头、最后终于能躺进小坟包歇口气的老人家。
  更对不住那个劳苦了一辈子结果被男人抛弃却还没机会抱孙子,甚至没能看到两个儿子稍微人模狗样的消瘦女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