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27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姜子房想说的是,这个社会好心人未必有好报,但有心人,肯夹着尾巴像一条狗做事的有心人,八成是能位的。)

  两个月,对魏夏草来说,平淡无,真概括起来,是陪男朋友看了几场电影,艺的商业的都有,欣赏了一场很小资的话剧,再是买了几本畅销书的同时也没忘记买了一本博尔赫斯的诗集《圣马丁札记》,两本畅销书囫囵看完,《圣马丁札记》却原封不动,注定一辈子躺在书架摆个高深样子,但魏夏草觉得买类似弥尔顿《失乐园》或者塞缪尔贝克特的《等待戈多》,即使不看,心理也有种妙的优势。之外无非是去德基和金鹰买了什么牌子的最新款,每年拿到手的十来万红包都按照母亲的意思用来投入股市,涨跌对她来说都不痛不痒,自然也体会不到小股民的发癫做狂和撕心裂肺,账面来看是小赚了2万6千多,好吧,这其实也仅仅意味着她在德基刷卡的时候更加心安理得一些,还有是参加了一些无伤大雅的聚会,举办者有成功校友,有打定主意一辈子做啃老族的死党,也有通过朋友的朋友认识的商界精英,见到的碰到的都是跟她一个圈子或者差不多层次的人物,小虾米角色在这种圈子,再扑腾,也是溅不起水花的。期间也瞒着名义的男朋友跟母亲介绍的世交家族走出来的青年相亲,相谈甚欢,但远不至于直奔主题脱衣床,总之,这两个月没有太多的兴奋点,没了离家出走的魏冬虫那个小妖孽纠缠,也没有陈二狗阴魂不散,大体来说还是愉悦的。

  这是一位父辈隐性家产起码在十位数却从没有过福布斯或者胡润财富榜、爷爷一辈在省一级政界爬到副部级的富家千金两个月的悠闲时光。
  但两个月对于刚得手潜返王家兄弟来说,却各有重大意义,王解放是浑身血液沸腾,因为终于又开始跟着得喊一声小爷的表哥做大事,杀人放火做着劫富不济贫的无耻勾当,跑了一趟深圳,结果从一个叫颐园的高档小区某幢别墅偷回了那尊收藏隐秘的唐三彩天王像,这是正事,王解放还抽空做了点业余活动,是把那栋别墅四十多岁看似名媛骨子里性需求如狼似虎的女主人给干柴烈火了几次,喝烧酒,玩女人,做坏人行恶事,王解放觉得这才是一个爷们该过的人生,所以唐三彩天王像得手必须返回南京的时候跟被阉了一样没精打采,火车小爷狠狠踹了他几脚,骂他整天知道摸****钻裙子没出息,王解放没反驳也没解释什么,他觉得没必要跟小爷说自己心里的想法,因为他一向认为自己的人生和理想对最敬重的表哥来说是下贱到不足以提起的。

  王虎剩从来懒得在意不成气候的表弟想什么做什么,他现在兴奋的是老天爷终于给他一个机会扶一把陈二狗,箱子里那玩意是诸葛老神仙在乎的宝贝,他接下来让二狗送去,不管如何,老神仙都欠了二狗一分人情,这叫因,至于结出什么样的果,王虎剩估摸着再不济也能把海那档子乌烟瘴气的鸟事给彻底摆平了,断了后遗症。
  而陈二狗,两个月来肯定最为不足为道,除了拉屎,一天24个小时几乎全部都在车,也是拿了一张连小姑娘都不稀罕的驾驶证,然后不知死活地在沪宁高速路玩命,最后疯癫跋扈到连姜子房都不敢坐他车的地步,事实证明陈二狗六十多天120来包至尊南京是值得的,他现在的车技,唬唬魏夏草,绰绰有余,甚至有可能会让陈圆殊刮目相看。相对于那120多包贵到咂舌自己没舍得抽一口的天价烟,陈二狗睡在车,一顿饭也啃馒头喝矿泉水,偶尔过意不去大发慈悲从保险柜把良心掏出来晾一晾的姜子房会请他吃一顿好的,算是改善伙食,一个月下来,可以说用在自己身的钱加烟也六七百块,方婕来之前给了他一张可以透支20万的华夏钛金卡,陈二狗没有花一分钱,甚至给姜子房买烟花去的一万好几,也是在海攒下来的私房钱,自己存折没敢用,怕惹来赵鲲鹏那头黑瞎子,虽然是从张兮兮那疯女人卡取的钱,但这钱肯定得还,欠女人的钱和情,素来不是陈二狗的作风。

  否则,陈二狗凌晨两点多窝在车里终于能闭眼休息的时候,也不会偶尔记起自己欠曹家女人一顿有钱人吃喝的饭。
  回钟山高尔夫别墅前,陈二狗好好打理了一番,胡渣子都刮干净,换一套干净得体的衣服,他没资格玩颓废和玩世不恭,那些都是顾炬小梅那帮子富家公子的专利,陈二狗不愿意打肿脸充胖子一副矫情的姿态,宁肯老老实实夹尾巴做人,后者的奴才模样还能视作蛰伏,前者纯粹是没本钱却要耍酷的2逼了,陈二狗看到经济学书说了,要控制成本,所以根本不去浪费那个感情。
  再次看到陈二狗,本对他不熟的方婕还没觉得什么,无非是日晒雨淋的缘故皮肤稍微黑了一点,人也精神了一点,但魏夏草却越来越不舒坦,觉得这个家伙身板似乎直了一点,在她看来,被魏冬虫骂作狗奴才泼了一脸果汁还能笑呵呵的小丑,该一辈子被人笑话,一辈子直不起脊梁。
  魏家本来是阴盛阳衰到了极点,走了个不善言辞的郭割虏,现在多了个挺能溜须拍马顺应“民心”的陈浮生,方婕似乎心情大好,本来晚要去应酬,结果都推掉了,特地下厨亲手做饭炒菜,老庸人吴妈也只能当个帮手,客厅里只有无聊看电视的陈二狗和膝盖放着笔记本电脑的魏夏草。
  “真不简单,两个月考出驾照了。”魏夏草抬头不冷不热道,瞥了眼对电视提不起兴趣最后翻阅一本房产杂志的陈二狗。这话虽然挖苦成分不少,但魏夏草底气不是很足,毕竟两个月从一个完全生手到考出证件,一点都不算丢人。
  陈二狗笑了笑,不置可否,他不会傻到亲口告诉魏夏草自己14天拿证的恐怖成绩,那只能更加激怒这只见不得他好的小波斯猫,而是询问了一个他较好的问题,“这杂志说成思危有这么一个说法,房价土地和建筑成本占50%,政府税费占20%,开发商占30%,而最后的30%一部分说白了是行贿,你觉得有多少成分?”
  “你了解这个干什么,买房?难道是卖房?”
  魏夏草不屑道,不过这关系到她的专业知识,以及魏家的发家史,她忍不住发表了一下身为半个行家的言论,“高例大资金用于行贿,肆意妄为地转嫁腐败成本进而推高房价,这是国房地产很不光彩却不得不说的一条轨迹,我爸曾说过,如果权力都在阳光下运行,开发一个房地产项目的成本大概能降低15%甚至更多。但这个畸形的不完善市场,很大程度有点劣币驱逐良币,这才使得王石经常标榜自己‘不行贿的房地产商人’,其实不行贿对于市场经济很多领域而言,是再基本不过的原则。对了,你听说过劣币驱逐良币原理吗?”

  陈二狗点点头,脱口而出道:“听说过,Bad money drives out good。它是格雷欣法则的反例,而当事人的信息不对称是劣币驱逐良币现象的存在基础,如果我没记错,阿克洛夫因为《‘柠檬’市场》获得了01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