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25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后一个月后,天天啃馒头灌矿泉水的陈二狗拉着叼100块一包的黄南京跑了趟沪宁高速,当时是跟一辆保时捷卡宴飚,那辆车在纬一路跟陈二狗的帕萨特对了眼,起先一处红绿灯并排停下,年大叔跟吃了春药一样让陈二狗撵那辆卡宴,然后竞赛开始了,追着跑了十几分钟,卡宴抓住一个红绿灯转换的时机成功甩开帕萨特,让大叔捶胸顿足了一番,说那车里坐了个大美人,那娘们是个尤物,陈二狗倒没觉得什么,只不过到了下一路口,竟然发现那车在靠边等他们,这样的“飚品”让年大叔大为赞赏,然后两辆车很有默契地开始跑沪宁高速。

  用一句话来形容陈二狗的驾驶,那是杀红了眼。
  唯恐天下不乱的大叔一路在鬼哭狼嚎,像一个陷入癫狂的神经病,等陈二狗终于在一个弯道略微僵硬青涩耍出一个正统意义的甩尾超车后,大叔更是猖狂大笑,恨不得站在车顶脱光裤子给那美女欣赏。
  陈二狗骨子里的野性被淋漓尽致地发挥和绽放出来,真不要命了。
  结果险象环生一口气到了海,停下车大叔一看表,接过陈二狗抛过来的烟,跳脚道:“妈拉个巴子的,好家伙,1个钟头34分钟,最高时速让你开到了240公里,我估计这车子和我的驾驶证算是彻底遭殃了,不过一个字,值。你自己啥感觉?”

  “爽。”
  陈二狗嘿嘿笑道:“像那娘们被我压在床一口气干了一个半钟头。”
  “真是畜生。”
  大叔哇哈哈大笑,“不过我意!”

  笑到把烟都抖到地,大叔捡起来继续抽,瞥了眼一个漂亮漂移头对头停在帕萨特对面的保时捷卡宴,再看身旁的年轻人,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疯魔不成活,这个现在还不起眼家伙早晚有大爆发的一天。)
  跑完将近一个钟头40分钟,陈二狗紧绷的神经终于缓缓松弛下来,这才发现自己已经一身汗水,他和富贵不是一类人,不会轻易把陈家根骨子里的野性轻易表露出来,富贵打群架也好,进了山跟大畜生玩近身肉搏也罢,都透着股谁敢横刀立马唯我陈家富贵的蛮横,这是练八极拳“走火入魔”的顽症,或者说是炉火纯青后的潜移默化,大个子之所以一直傻笑,彷佛是一座一次爆发后途安静酝酿下一次喷涌的活火山,陈二狗确定让富贵选车,一定是美系重型跑车,他开车也一定不会被自己吓出一身冷汗,因为他是那种越濒临极限状态越冷静越兴奋的牛人。

  陈二狗擦了擦汗,他的车速是被那辆保时捷卡宴带去的,论娴熟程度,开卡宴的娘们肯定他高,一看是老油条,超车也好,两辆车央穿插而过也好,都像一条秦淮河灵动的藏青色鲤鱼,陈二狗第一次知道原来一辆车也可以这般性感,也是第一次觉得车里那个脸庞模糊的女人即使长得丑一点也可以原谅,卡宴的一些硬性数据也不出意外地他这辆帕萨特领驭1.8T手动高出一截,但最终陈二狗还是靠着在大叔亲自指导下凭借一股蛮横不讲理的姿态率先到达终点,不管赢得如何侥幸,只要再多跑几次,陈二狗能心安理得地去做魏家的司机,魏夏草算拿到手四五年驾驶证,行驶路程是他的几十倍,也绝对没办法用94分钟拿下沪宁高速,把这个变态成绩说给魏夏草听,是会吓坏她那种乖孩子的。

  保时捷也好,玛莎拉蒂也罢,都是那种浑身下叫嚣着一股贵族气焰的主,以前陈二狗不碰车还好,如今学了车,被那辆破教练车蹂躏了一个月,他这种小地方跑出来见世面的家伙每次见到马路无一例外气势咄咄逼人的它们,心里都恨不得冲去刮几刀踢几脚,或者干脆来个同归于尽的撞车,所以这次跑沪宁一超过那辆挂浙江牌照的卡宴GTS,陈二狗都会嚷着“来撞我啊有本事你撞我啊”,估计保时捷的车主听到后真有把他给撞成傻b的冲动。

  事实也差不多,驾驶卡宴的女人一肚子窝火,她是一个在买车改装车和参加各项赛六七年各种开销累积下来差不多有七百来万的狠人,被一辆怎么看怎么不了台面的帕萨特尾随最终反超,她觉得说出去都会让杭州保时捷汽车俱乐部那帮损友笑掉大牙,不过她气归气,途还特地开窗听了帕萨特的轰鸣声,心底也清楚一辆保养完善没毛病的帕萨特1.8T跑200码以不算难,像这辆百分之两百被改装后的帕萨特领驭能跑到230+,并不是件能够让她觉得惊艳的事情,在某些路段的高速跑230,那是她那个俱乐部人人都能做到或者干脆说时不时去做的事情,最让她恼火的是在好几个弯道这辆该死的帕萨特都采用了一种极不光彩的手段强硬甩尾,为了追求效果一点不怕跟它的爱车产生挂擦,硬生生把她挤出去,她最郁闷的是你要是甩尾漂亮也罢了,偏偏那辆挨千刀的帕萨特甩尾起来还很别扭,谈不半点行云流水,看得习惯追求完美的她恨不得跳进那辆车指着那个混蛋的鼻子说,同志,甩尾不是这么甩的。

  下了车,她气势汹汹地来到帕萨特跟前,手指敲了敲车盖,示意车里两个男人出来,出乎意料,开车的男人是个怎么瞧都没有公子哥气息的年轻人,虽说他的水平登不大雅之堂,但她一开始觉得能把帕萨特改到这个境界的家伙算不是南京一线的二世祖,怎么的也是个二流的富家子弟,毕竟飙车是个烧钱的活,寻常老百姓是折腾不起的,一般来说白领买辆车不难,难的是养车,更何况是飙车带来的养车成本,一旦跑赛,基本是一场赛换一次轮胎,不是烧钱是什么,她看着那个也在看她的男人,他抽烟的手势有点特别,食指和拇指夹住香烟,抽起来一点都不像她以往碰到的雄性牲口,一张干净白瘦的脸庞,谈不杀伤力,差点让她误以为是她老爸公司里某个一天到晚忙于蝇营狗苟的小白领小产男人。

  至于青年身旁副驾驶席的年大叔,她正眼都懒得瞧一眼,这个放浪形骸到了一种畸形地步的猥琐男人,一路没少对她抛媚眼,那情形像在暗示她说“姑娘我是做鸭的你来包养我啊,不要你钱”,结果等她敲了发烫车盖,出来的竟然不是看似一条发情了公狗的大叔,而是淡定许多的年轻男人。
  “有事?”青年问的问题很慈眉善目,仿佛在询问后辈,一点都没应该惭愧到满脸通红的觉悟,她的第一印象是这家伙脸皮真厚,不是一般的厚。
  “有你这么开车的?”她语气不善问道,公路跑不是正规赛,她素来觉得应当讲究一个飚品,如陌路人跑路段如影随形的情况下偶尔占了红绿灯间隙的便宜,下一个红绿灯应该停下来等对手,这对她来说是基本常识。
  “我开车难道很猛了?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啊,我才学车两月不到一点。”陈二狗挠了挠头,一脸无辜,也不知道是假装没听出她的愤懑,还是真发自肺腑觉得她在夸奖他的技术高超,总之是一张挺欠抽的脸。
  要是熟人,裴戎戎真想一脚踹过去,把他踹一个狗吃屎,可看着那张怎么看都不像过于精明算计的白净脸庞,她还真吃不准他是在装蒜表演还是本色表现,听到他说学车才两个月,裴戎戎暂且压下对他开车方式的没品没素质,怀疑道:“两个月不到,真的假的?”
  “不骗你。”陈二狗笑道,笑得好像要让小猫小狗啊路人甲宋兵乙啊都知道他有一张真诚的脸庞和善良的眼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