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21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二狗一宿没睡,抽了足足三包烟。)
  虽然一宿没睡,但陈二狗还是准时鲤鱼打挺,从床蹦起来,洗漱完毕后拎着扎枪去练习臂力,没了穿背心靠树的张三千,陈二狗多少有些伤感,那孩子像一块在他手里雕琢了一半的石头,等刚瞧出石头里头翡翠的端倪,被别人拿了去篆刻,虽然明知道对张三千来说,把他放到诸葛老人那样神仙人物的国手培养会更好,但难免有点不大不小的遗憾。
  一次一次丢掷,大汗淋漓,等到终于收工,发现远处站着一个熟悉的面孔,是南麓独栋别墅里每天清晨准时阅读的女孩,长得没有人间烟火,她望着陈二狗,伸出手划了一下张三千的高度,似乎是疑惑那孩子为什么没有出现,陈二狗对她没太多戒心,再说真要有人能杀到诸葛清明那里去,他也拦不住守不牢,朝她解释道:“他跟一个人学二胡和毛笔字去了。”
  女孩手指了指自己嘴巴和耳朵,笑容温婉,带着些许歉意。
  陈二狗愣了几秒,才明白她是聋哑人,一时间有点怔怔出神,耳濡目染了曹蒹葭让人忘却她脸蛋的世家风范,也见识过竹叶青妲己一样看着颠倒众生偏偏满心忌惮的气场,这给了陈二狗一个误解,美女大多都是没有致命缺陷的,即使有,他这个位面的升斗小民也瞧不出来,直到今天碰到这个安安静静的女孩。
  如果说陈二狗跟张兮兮这类乱七八糟疯疯癫癫的女人还能斗斗嘴变相拉近关系,对于眼前这个再两个世界不过的年轻女人,真没有半点共同语言,陈二狗没王虎剩巧舌如簧舌灿莲花,也没太多小梅仿佛天生擅长交际的天赋,那女孩也差不多,两个人一笑之后,便尴尬地分开,陈二狗回到狗窝自己折腾了早饭,才洗碗刷筷,敲门声响起,来得人很出人意料,是头一次让陈二狗坐奥迪Q7的女人,魏端公的第三个老婆,她不是魏端公,也不是曹蒹葭,和陈圆殊差不多本意是不太肯踏足陈二狗这种洗手间还不如的房间,但出于礼貌还是强忍住内心的不适走进去,很直截了当地跟陈二狗摊牌,“我今天来是听了郭割虏的意见,想让你替魏家做点事情,不过这之前,其她两个人都想先见见你。”

  “行,什么时候见面?”陈二狗也爽快。
  “没问题现在走,直接坐我的车。”这个传闻算命说能生儿子的女人终究还是没能给魏端公圆了传宗接代的心思,这是一个容貌装扮都精致到咄咄逼人的娘们,行事风格也处处掌握主动,看似询问,其实不给陈二狗拒绝的机会,也许对她来说,陈二狗无非是一个走了****运的年轻人,底子是不错,起初印象也尚可,但真要做他们魏家七个女人的最后一把保护伞,似乎滑稽了一点,起码她没有当一回事情,纯粹一个过场,算是给郭割虏一个面子。

  再度坐进奥迪,陈二狗想起了那次去廿一会所见诸葛清明老太爷的情景,也是像现在这样忐忑不安,但这一次却有了一股陈二狗自己都没预料到的磅礴意志,那种想要亲手抓住一点什么不被左右的欲望,曹蒹葭也许一眼能看出那叫野心,但陈二狗只是凭着本能酝酿下一步。
  开车的女人叫季静,给魏端公生了对双胞胎女儿,都才刚幼儿园,她本身并没有正式职业,在魏端公的公司体系混个只拿钱不做事的闲差事,不不下的一个股东,每年分红不少,可对重大决策又没机会产生干涉,这一点跟魏端公一死占了大头独占话语权的大老婆方婕高下立判。
  季静说不嫉妒没点酸涩是不可能的,但方婕是二十多年前跟着魏端公打天下的正房,她和那位昔日南京头号美女的周惊蛰心里再不痛快也只能忍着,今天去的是方婕名下的钟山高尔夫别墅,开一场小型家庭聚会,要讨论的事情看似是审核陈二狗,其实是魏端公死后各种财产的继承权。
  进了钟山高尔夫小区,最后来到一栋带大鱼池的宏大别墅,加Q7一共停了四辆车,光是这些加在一起的钞票让陈二狗咂舌,跟着季静走进富贵熏天的别墅,这一次没跟进了陈圆殊的玛莎拉蒂一样东张西望,而是保持一种尽量端周的姿态。
  陈圆殊跟她们的性质相似,但有很大的不同,陈二狗在陈圆殊面前表现的,无非是营造一种对她没有半点杀伤力的形象,好让她没有半点顾忌地拉拢他,至于效果如何,陈二狗不去揣测。可今天到了这栋别墅,如果还是那般没有半点锋芒,怎么可能拿到那只来之不易饭碗?
  魏夏草看到陈二狗,没什么好脸色,在母亲的授意下带着两个双胞胎妹妹楼,她有点不明白这个颇有心机的家伙怎么非但没被赶出山水华门魏家别墅,反而进了钟山高尔夫。这别墅算是方婕的地盘,她没开口说什么,周惊蛰和季静也都不说话,陈二狗只好站着,在宽敞到近乎空旷的大厅,这个年轻男人手心握着一枚硬币,神态自若。
  她们在审视他,陈二狗也把方婕和周惊蛰轻描淡写观察了一遍,方婕长得不漂亮,但很有雍容气,不动声色坐在那里,虽然是三个女人最说不惊艳的,但一眼能让人看出她才是一锤定音的大角色,她穿得也收敛,没季静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有底气的刺眼气焰。
  周惊蛰,美女,大美女,大到让男人挪不开眼睛的大美女,这是陈二狗的第一印象,也只有这样的女人才能生出魏冬虫这种美人胚子,按照道理说这个应该骄傲到对陈二狗不屑一顾的女人却是三个女人对陈二狗最和煦的,起码表面如此,她轻盈笑望向陈二狗,很有丈母娘看女婿的和蔼,和蔼有略微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男女意味,这味道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了,若不是陈二狗在美女方面也算见过大阵仗,一个照面下来得缴械投降,反观季静便依旧不冷不热,保持立,有点像局外人。

  “浮生,坐吧。”方婕终于开口,露出一点礼节性笑容。
  “我站着说话行了。”陈二狗轻声道,没太多拘谨,笑容也不放肆,跟声音语调一样清浅。
  方婕内心微微讶异,脸色一如既往恬淡,点了点头道:“以后是自家人了。”
  这句话如果是放在一两个钟头的结尾,各有打算心思的周惊蛰和季静还不会太过惊讶,可这才开了个头,怎么把事情定下了?周惊蛰微微眯眼,妩媚会说话的桃花眸子流溢着冷笑,她不是有点小聪明却没大野心的季静,方婕这么说这么做,是想要先发制人,把主动权牢牢握在手心,事实,她做到了一半,开了个很有利于她的好头,只不过周惊蛰没有说话,只是不露痕迹轻瞥了眼陈二狗,嘴角微翘,年轻人,你从今天开始鲤鱼跳龙门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