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13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圆殊没有读心术,一路荣华的鲜亮生涯也没多少机会接触陈二狗这种层次的小人物,所以如何都猜不出陈二狗的阴险腹诽,魏端公看得眼的人,陈圆殊未必看得,这是陈家大小姐的底气,她跟陈二狗没一点共同话题,去了趟别墅二楼收藏颇丰的书房,也许是为了避嫌,带了陈二狗,虽然在别墅呆了不少日子,陈二狗还是第一次踏足魏端公的书房,一屋子的书籍,看得陈二狗眼花缭乱,陈圆殊对书兴趣不大,只是观赏一块次跟着魏端公到书房后没机会仔细观摩的玉器,一块通体晶莹圆润的羊脂白玉,雕刻有两尾鲤鱼,叫“吉庆有余”,陈圆殊伸出一根手指缓慢摩挲,轻声叹息道:“这算哪门子的吉庆有余,该死的没死,不该死的死得一干二净,连我一个外人都看不过去。

  陈二狗竖起耳朵,却没听清陈圆殊的喃喃自语,只好把注意力放到一本风水大家杨筠松的《青囊奥语》,他对繁体字并不陌生,加在海的时候没少花时间在言,读起来有点小勉强,但不至于看天书,偶尔用余光瞥神色肃穆的陈圆殊,见她除了玩赏古董没有其它诡异举止,陈二狗逐渐安心,魏家一天没把钥匙从他这里收走,他得一天对这栋别墅负责,陈圆殊如果要拿走什么,陈二狗不一定非要插手,但一定要做到心里有数。陈圆殊把古玩收藏一件一件看了个遍后站在书桌旁边,手指轻轻敲着桌面,望着一半心思在书一半心思在她身的年轻男人,笑道:“有没有想过,有一天坐在这个位置?”

  陈二狗抬起头,一脸茫然的神情。
  陈圆殊仿佛只是一时心血来潮,陈二狗装傻,她也不自作多情地深入探讨,再者这场由而下波澜壮阔几乎殃及各个位面圈子的大洗牌还尚未尘埃落定,而眼前这个年轻人值得推敲和打磨的地方也太多,陈圆殊收回陈二狗身的视线,再次望向那尊“吉庆有余”,道:“三天后我来山水华门接你,你这两天去市区置办一点衣服,不需要名牌,那样反而画虎不成反类犬,可以廉价,但必须清爽,胡子也刮干净,你是东北人也许爱吃大葱,但那一天别吃了,以前我说的都是基本细节,到时候还得你自己多花心思。以前我在美国读MBA的时候,一位老教授最后一堂课对我说,他讲了那么堂课,无非是在不厌其烦阐述一个道理,细节是魔鬼。这一句话简单五个字,可以说我花了二十万美金才买下来,今天我免费送给你。”

  陈二狗点头道:“谢谢陈姐提点。”
  “口头的感谢别说了,能放在心里行。”陈圆殊轻轻摇了摇那根敲打桌面的纤细食指,她这种听多了阿谀奉承溜须拍马的女人,其实最反感嘴巴的承诺和感激,小女生才喜欢甜言蜜语和不找边际的海誓山盟,陈圆殊到了这个能做陈二狗小姨的成熟年纪,浮躁都沉淀了,轻狂都内敛了,她这种女人即使要找小白脸,断然也不是个绣花枕头。
  陈二狗很识趣地闭嘴不言,他不想给陈圆殊一个轻佻浮躁的印象,形象可以不高大威猛,甚至可以木讷一点,但必须有个踏实做事的概念,否则他没有半点资本在她那个高高在的圈子里厮混搏杀。
  “走吧。”陈圆殊有些感慨地走出书房,内心有点兔死狐悲的意味,虽然说她最后关头没能拉魏端公一把,这段时间一直心怀些许愧疚,但回头再让她抉择,她还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冷眼旁观,本不是一个圈子的人,没必要为了一点微薄情意脸面让自己和家族被拖下水,不过以前魏端公做的,差不多是现在陈圆殊做的事情,难免让她对自己的未来有点凄凄惨惨戚戚的意味。
  陈圆殊坐进那辆镶嵌有三叉戟海神徽标的漂亮跑车,没有直接扬长而去,而是不忘透过车窗跟陈二狗挥了挥手,然后依旧是一种跑车的龟速缓慢行驶出小区。
  陈二狗一脸艳羡,她那辆浑身透着一股富贵逼人气焰的银灰色跑车叫玛莎拉蒂GranTurismo,现在陈二狗不光能报出车名,他甚至能够准确说出这个牌子的历史渊源、所有车型以及各个车型的不同性能指标,这是陈二狗神经质的地方,对于自己陌生的新鲜领域,他总能够付出堪称澎湃的激情去了解和发掘,不做到心了然誓不罢休,也许这也暗合了陈圆殊说用二十万美金买来的五个字,“细节是魔鬼”,完成这个细节其实不难,陈二狗做到这一点无非是让王虎剩去市区买了两本杂志,一本《汽车导报》,一本《国汽车画报》,加在一起也30块钱,于是陈二狗不再是个纯粹的车盲,他甚至可能陈圆殊都要了解那辆玛莎拉蒂GT4的数据。

  睁着双眼,不等于正视现实。
  陈二狗不想做一个已经在输给城里人太多的睁眼瞎,仅此而已,他宁肯瞎子摸象,也不坐井观天守株待兔。
  三天后,午12点,陈圆殊来到山水华门,这是她第三次见到门口站岗的王解放,也是第三次接受他近乎刻板的盘问,陈圆殊不是蒋丽雯那种关在笼子里整天对着一堆时尚杂志无所事事的金丝雀,所以见到王解放这个不像保安的保安,也只是惊鸿一瞥式的打量,心底连半点涟漪都没有,王解放按照保安的规矩,放行后给那辆跑车敬了个礼,然后迅速掏出手机给王虎剩打了个电话。
  陈二狗在海坐过SD老板胖子刘庆福的车,到了山水华门坐过一段魏端公小老婆的Q7,今天是陈二狗第三次坐好车,而且还是玛莎拉蒂,一辆杂志赞美为“内里是恐怖野兽外表却是绝代美人”的玛莎拉蒂GT,陈二狗坐进车后跟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这里摸一下那里碰一下,把杂志介绍到的内饰都粗略研究把玩了一遍,他反正不怕陈圆殊看笑话瞧不起,这种车能坐一次是一次,跟在夜店酒吧勾搭美女一夜情一样的道理,过了这村没了那店,不把握机会浪费了,陈二狗是一个多懂得浪费可耻的人,不懂的地方还询问陈圆殊,不过当然不是一些白痴问题,都是介于业余和专业之间,既不会让人觉得幼稚,也不会难到车主陈圆殊,所以一路氛围还算不错,陈圆殊都是有问必答,时不时给陈二狗聊些关于汽车的趣闻,进入市区,陈二狗不再询问,按照疯癫老头教的法子呼吸吐纳,根据陈二狗的经验,这个方法默念《般若波罗密心经》或者《道德经》都来得实用,等到陈二狗差不多心如止水安稳了车后一直波涛汹涌的心境,陈圆殊的车子也在一处地方停下,转头道:“到了,这地叫廿一会所,边是著名的甘熙宅第。”

  南京大板巷44号。
  下车后陈二狗特地留意了一下这家会所的地址,以及会所标示右下角“隐世福熙”四个古朴红字。有些忐忑地跟随陈圆殊进入会所,廿一会所算是典型的江南墅院,很精致的白墙黛瓦,让东北大山里走出来的陈二狗大开眼界,迎宾美眉笑得婉约,水灵水灵的,看得陈二狗一阵赏心悦目,一个差不多副经理身份穿着得体的男人早在门口候着,一见到陈圆殊堆砌出一脸差不多可以划分到谄媚的笑容,看到跟陈圆殊隔开两步路距离而非并排行走的陈二狗,大致对陈二狗的身份地位有了个大致揣测,不过这位年轻男人不得陈圆殊在南京的根深蒂固,但瘦死的骆驼马大,他哪里敢怠慢穿着希拉平常的陈二狗,一路恭恭敬敬领着陈圆殊和有点狐假虎威意思的陈二狗,来到位于会所轴线的古戏台,戏台正在表演对陈二狗来说还很陌生的曲调,陈圆殊微微斜了下脑袋对他轻声介绍道:“这是昆剧,台那些人都是有人特地从江苏省昆剧院喊来的骨干,今天廿一会所不接待外人,这些台柱子戏子是给我们几个人唱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