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11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人笑了笑,这才是她下决心跟王解放长期交往的原因,他没有表现出让她认为无法控制的野心和欲望,两人最多的交流是床,这很符合她的初衷,毕竟她并不想破坏现在的生活姿态,她家世普通,能傍现今的老公靠的是职场生涯的一场赌博,那个时候她很漂亮,是公司里众多单身汉前仆后继追求的红人,但她唯独看了当时还只是底层管理的老公,最终修成正果,成为一只住别墅开跑车穿戴名牌的金丝雀,所以她脸蛋漂亮,脑子也是不坏的,知道投资,如果不是老公不仁在先,在外头包养小情妇,她也不至于不义在后勾搭王解放床,之所以想介绍几个姐妹给王解放,是想多拉几个人下水罢了,王解放把她当作发泄玩物,她也没花痴到把王解放视作真命天子。

  蒋丽雯是知道有王虎剩和陈二狗这两号人物存在的,也是打心眼看不起那两个男人的,在她看来,穷人的圈子是穷人,久而久之心态成了穷人的心态,思维也是穷人的思维,每天不是节俭是意淫,只顾着生存,哪懂得品味,眼界逐渐囿于芝麻绿豆的琐事,即使有一丁点儿雄心壮志也会消磨干净,一辈子做不成大事,她也想让王解放跟他们不一样,非要出人头地,相反她倒希望王解放一直这么下去,毕竟现在她现在能用一两千块钱心安理得地打发王解放,如果王解放小有成了,到时候再包养他,蒋丽雯觉得自己恐怕得肉疼了。

  王解放是不屑研究被他抱床的娘们的心态的,反正他没指望靠她们平步青云,身旁这个女人只要做到把他伺候舒服、不被捉奸在床足够。她突然压低声音神秘兮兮道:“解放,跟你说个事,九千岁出事情了。”
  “九千岁?”王解放皱了皱眉头。
  “是魏端公,跟我们一个小区的,我们南京人都这么喊他,他可是个了不得的大人物,苏沪浙三地都很吃香,在南京出了事情,找谁都没找他有用,他是半个土皇帝,虽然不能只手遮天,但要想提携谁打压谁,都是一句话的事情。”她一脸敬畏道,这是她跟王解放第一次提起魏端公,也不知道那位九千岁其实没少跟王解放一伙人喝酒抽烟侃大山。
  王解放哦了一声,不动声色。

  当下福布斯榜有几个经得起一查再查的,现在南京都流传一个小道消息,说魏端公死了,吞枪自杀。”女人一脸唏嘘,在她看来黄家兄弟也好,魏端公也罢,都是男人的爷们,黑白是非都是很次要的东西,到了她这个年纪这个位面的女人,没几个是一肚子慷慨正义的,多的是龌龊算计和争风吃醋。
  “吞枪自杀?”王解放仿佛听到一个最荒谬的冷笑话。)
  王解放不相信那个能跟小爷打机锋聊佛道说妙语的魏端公说死死,王虎剩和陈二狗也都不信,到了魏端公那种谈笑有鸿儒巨擘、往来无白丁市井那一类位面的大人物,尤其是他这种穷苦出生爬到社会金字塔顶端的牛人,哪一个深谙不狡兔三窟的处事技巧,所以陈二狗坚信那位九千岁六成小隐隐于林三成隐隐于市,最后一成可能才是真死了,撒手留下三个老婆四个女人一双手数不过来的金丝雀小蜜情妇二奶,以及三十来年打拼下来的江山。

  陈二狗依然老老实实养那三条狗,层圈子的惊涛骇浪再汹涌也殃及不到他这条默默无闻的池鱼,对他来说本分做好手的事情才是最紧要的,只不过当魏冬虫再次来到山水华门,陈二狗还是察觉到了一点微妙端倪,往日一副周扒皮小阎王作态的女孩出地沉默寡言起来,这次她是打的来的小区别墅,没喊家里的专职司机,在书房望着满屋子的古朴书籍发呆了将近一个钟头,随后趴在二楼露台栏杆看着院子角落的一个小鱼池,陈二狗没打扰她,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印象魏冬虫这小妞一直是个无法无天张牙舞爪的富家千金,不愁吃不愁穿不愁没人把她当宝宠着爱着,在底层饱尝人情冷暖惯了的陈二狗没少羡慕她那种无忧无虑没心没肺的富人生活,到今天一看,陈二狗发现其实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仅在张家寨适用,到了大城市里哪怕套在魏家这种富贾人家,同样颠扑不破。

  “狗奴才,跟你说件事,我要离家出走。”魏冬虫开口第一句话语不惊人死不休。
  差点没让大热天训狗累得狗还狗的陈二狗破口大骂,真是身在福不知福的孩子,陈二狗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仰头望着那个趴在栏杆一脸哀伤和坚毅的小祖宗,稍微整理一下头绪,没好气气道:“去哪里?你没身份证,睡哪住哪,身有信用卡又能怎么样,一个人出门在外,运气好,吃喝玩乐个一两个月,真能不想家?运气不好的,小磕小碰小伤小痛都没人搭理你,万一遭了劫遭了骗,没钱了你找谁哭诉去?即使能灰溜溜跑回来,你爹妈能给你好脸色看?你跟我这种人不一样,我一顿有个馒头咸菜对付过去了,命贱好养活,不怕冷不怕热有几件衣服能在天桥下睡个安稳觉,你呢?出门在外,没你想得那么轻松,这些话,爱信不信。”

  日期:2019-02-06 18: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