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08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狗是魏端公买的,是陈二狗养的,坐享其成的却是个瞧不出真实年龄的女人,20,30,40,三个截然不同韵味的年龄段,三种层次分明的女人味道竟然在她身像一杯妙到臻境的鸡尾酒,调和得天衣无缝,前一刻一笑是40岁成熟女人的淡定,后一刻一颦却隐约20岁女人的清纯微涩,她脸蛋无疑是精致的,冷媚,冷是源于她神色间的清高,媚是因为她柔柔弱弱的眸子和嘴角的一颗美人痣,陈二狗第一时间认为她是某个****大佬的情人,而且还是一只最顶尖的金丝雀,王虎剩如果见到她一定会被撩拨得无以复加,因为她熟透的身子不仅胸前风景叹为观止,那包裹在高级定制西装裙的屁股也是一等一的挺翘,当她从那辆陈二狗很久以后才知道牌子的玛莎拉蒂跑车走下,跟魏端公并排走向陈二狗,陈二狗发现她哪怕脱去高跟鞋也要魏端公稍高一些,这意味着身高和魏端公相差不多的陈二狗必须微微仰头才能跟她对话。

  礼节性握手。
  “你好,我叫陈圆殊,”
  触手是一片柔腻,虽然是蜻蜓点水掠过,陈二狗还是十足感受到了她肌肤的水嫩,她属于那种让男人一见到恨不得拖到床狠狠亵玩的女人,彻头彻尾的尤物,也许是褪去了少女的青涩,她深谙男人的劣根脾性,即使是一个再简单的自我介绍,那一口软糯的苏州口音也还是让陈二狗一阵心惊胆跳,一个竹叶青已经让她对气质近妖的女人心存忌惮,陈二狗虽然贼胆不小色心颇大,但还想多活几年,这种女人在床还不得把男人榨成人干,更大的可能性是没爬她的肚皮被她玩死,当作弃子随意丢到臭水沟。

  魏端公饶有兴致地看着陈二狗和他有心结交的女人,陈二狗是他的一手偏棋,不指望在他与她的结盟能发挥多大的能量,但如果瞎猫撞死耗子,那赚大了,不过他来看让陈二狗对付苏南政商黑三界都大小通杀的青牡丹,难度太大了点,不是一个级数的对手,魏端公内心笑了笑,这当做给二狗制造一次磨练机会,人情世故这门学问,光靠闭门造车肯定是不行的,魏端公让陈二狗去把三条狗牵出来,看着陈二狗习惯性的伛偻身影轻声笑道:“圆殊,怎么样?”

  陈圆殊微笑不语,不动声色,魏端公这句暗藏双关的问话其实有点过了,不过她没计较的意思,不想一见面让魏公公这一手歪棋令自己落了下乘,毕竟那个年轻人,着实平淡无了点。
  “你要的卢伊斯安娜猎豹狗到了我们南京八成会有点水土不服,我自作主张帮你弄了三条狗,品种还可以,让他帮你训练了两个多月,抓老虎撕野猪是不太现实,可撵兔子逮土羚应该不成问题,毕竟时间仓促了点。你想问什么问他,我玩狗是暴发户烧钱的那种玩,他养狗虽然方法土,但养出来的畜生不土,你等下看下明白了,以后跟大院里那帮纨绔拉出去到山里一较立见高下。”魏端公没少给陈二狗说好话。

  “端公,貌似你挺看这年轻人?”
  陈圆殊坐到院子里的椅子,两条包裹在丝袜里的大腿尤为诱人,所幸她对面的魏端公是风月场所里的老狐狸,知道点到即止,把握得住一个度,魏端公斜眼不落痕迹从她曲线惊艳的小腿一闪而过,要放在血气方刚的二十年前,他指不定豁出去用霸王硬弓的野蛮法子占有她,眼观鼻鼻观心地收回微微偏差的思绪,魏端公笑了笑道:“一个人老了,喜欢栽培年轻人,你是大院里走出来的人,了解父一辈们越到后来越注重门第门生,我也差不多到卸甲归田的时候,偶尔看到有意思的后辈,当然也免不了俗,谁不指望老了后能说得出口几个当年亲手指点过的大人物。”

  “端公,你这个年纪谈退路,早了点吧?”陈圆殊轻笑道,笑容看似不沾染半点心机。
  “急流勇退,也是大智大勇嘛。逆水行舟是不假,但我可以岸,放在船那些家当,少拿点没什么大不了的。”魏端公点燃一根烟,哈哈大笑。
  “这还是那个对别人雁过拔毛自己却一毛不拔的九千岁吗?”陈圆殊摇头笑道,似乎有点不敢置信。
  “这话毒了点,可不像是从陈家大小姐嘴里说出来的。”魏端公一副无可奈何的姿态。

  陈圆殊不置可否,这个时候陈二狗带着三条狗来到院子,陈圆殊似乎有点雀跃这几只即将属于她的新鲜玩具,但也许是太过爱干净的缘故,不敢接触那几头见到陌生人扑腾狂吼的畜生,面对它们的暴躁,她没有露出半点小女儿的畏惧,光是这一点让陈二狗大为赞叹,定力这东西,肚子里没点货,背后没点靠山,装不出来,即使装出来也不像,这是陈二狗最大的软肋。
  “能抓兔子了?”陈圆殊出于不让气氛尴尬出现冷场的原因,主动开口。
  “能。”
  陈二狗点头道,小心翼翼瞥了眼不知道岁数的陈圆殊,琢磨了一下,觉得还是喊陈姐较妥当,指着三条狗介绍道:“陈姐,这条是英国灵提,这是格力,最后一条是陕西细犬,我们国内还有山东滑条和蕃子都能抓兔子,一般来说灵提速度耐力身架都不错,直线奔跑优秀,按照我的估计一条灵提逮秋收时候的兔子不成问题,但冬天的兔子不敢保证了,因为它转弯不太灵活,还有个毛病是口松,很容易丢兔子,也不适合山区,所以魏爷要搭配爆发力惊人的格力和山区里格外凶狠的细犬,把犬种串了猎兔成功几率会大很多,陈姐你要注意的是格力这种狗耐力和灵活性都较欠缺,很容易撞死。如果只图一个实用,养四五条细犬蕃子很能抓兔子了,不过那样看去确实怂了点,不够气势。”

  “陈姐?”陈圆殊莞尔一笑。
  魏端公也是神情古怪。
  “挺好,听着还算不别扭,你这么叫吧。”陈圆殊神情有些忍俊不禁,却没有道破其的猫腻,女人年龄本是大秘密,尤其是她这种把保养视作第二事业的大家闺秀,否则以她的年纪让陈二狗喊一声陈姨也不为过,她故意不理睬魏端公暗藏玄机的打趣眼神,望着那三条被陈二狗一声轻喝驯服住的畜生,好问道:“这些狗能不能作斗犬?”
  陈二狗愣了一下,看到陈圆殊身后魏端公悄悄点了下头,回答道:“能,只要给我一点时间。”
  “这好,到时候输了我拿你是问,赢了的话。”
  陈圆殊顿了一下,望向陈二狗,问道:“赢了你想要什么?”
  魏端公突然替陈二狗狮子大开口,笑道:“给他一辆悍马得了,反正你那辆悍马也不常开,人家都喊你一声陈姐,这点见面礼也配得你的身份。”
  陈圆殊微微一笑,她笑的时候嘴角那颗美人痣便会画龙点睛地盘活整张容颜,像一朵摇曳的藏青色大牡丹,风情万种,两瓣娇艳嘴唇轻轻张合,吐出三个字:“没问题。”)
  男人讲究气势,女人讲究风韵,这两样东西对张家寨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新鲜东西,陈二狗进了城,每受一次市井小民的白眼,每感受一次富家子弟的跋扈气焰,越稀罕这两样东西,像魏端公哪怕是坐老到掉渣的吉利轿车,一下车依然会顾炬那帮纨绔有位者风范,而陈圆殊哪怕换一身休闲服饰,不穿戴一件名牌,依旧要SD酒吧的准老板娘雁子令人敬畏三分,所以陈二狗逗着狗,却一直在观摩魏端公和陈圆殊的谈吐言行,一个眼神在脸逗留几秒钟,一个微笑嘴角扬多少弧度,怎样才能翘着二郎腿却不让人觉得轻佻,受益匪浅,大量细节,陈二狗一点一滴记录在脑海,他倒没想能现学现用,怕闹东施效颦的笑话,可不想被视作沐猴而冠的小丑,陈二狗半蹲在地抚摸着陕西细犬的脑袋,喃喃道:“等咱钱包鼓了,有些化了,也得有点高人风范。品 书 (w W W . V o Dtw . c o M)”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