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100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饶是王解放这种彻头彻尾的冷血动物见到这一幕,也流露出一些温暖的感慨,从跟着表哥王虎剩走出村子他便一直在阎王爷眼皮底下讨一口饭吃,因为有一顿未必有下一顿,对女人从来都是视作发泄****的工具,前两天跟山水华门一个老公在一家外企做首席运营官的****了床,用王虎剩的话说是这畜生别说不会出买套子的钱,还能让那娘们从小金库拿点出来给他做体力补偿,这么一头不折不扣的牲口看着张三千和陈二狗,突然冒出一个荒诞的念头,找个标致女人生个漂亮儿子其实也不错,王解放先给王虎剩一根烟点,然后自己才抽一根,坐在地吐着烟圈,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谁给三千在张家寨的父亲戴了绿帽子,能把儿子生成这个德性,也不简单了。”

  “狗嘴里只能有狗牙。”
  听到了王解放絮叨的王虎剩笑骂道,一脚踹过去,“床可以,别跟那骚娘们弄出孩子来,我最看不惯那种床下装得谁都贵妇的货,床如狼似虎恨不得把男人给吃了,其实一肚子****,那妞也浪蹄子一个,也你肯跟她进行负距离交流。”
  “小爷,她床骚归骚,还真不是个万人插座,这次是他老公在苏州包养了个苏大的******才出轨报复,我可不是张胜利那种路边发廊妹都当个宝贝的土鳖,放心,我不给你丢脸,我要玩肯定玩有身材有学历有钞票的女人。”王解放到了王虎剩这边从不会来深沉那一套,张三千觉得这个打架挺有本事的男人只是个小卒子,那是因为见多了他在王虎剩面前从骨子深处渗出来的谦卑,可天大地大也一个小爷能让王解放心服口服,这种人见过红放过血杀过人,野性加彪悍,而且长得还极惹眼,到了贵妇怨女那里自然吃香,甚至很大程度会胜过一头到脚名牌、擦香水还不忘每天保养的小白脸,即使到了魏端公这类大角色狠混混这里,也不至于对王解放不屑一顾,这是王解放的本事,这个世界能打的男人很多,长得帅又能打的也不少,但能拼得一身剁敢把皇帝拉下马、说不要命不要命的爷们,稀罕。

  “我才懒得管她是贞洁烈女还是不要脸的浪货,反正你要是敢给我添堵,牵连二狗和三千在南京混不安生,我把你裤裆里的小鸟剁碎喂狗。”王虎剩脱下衣服,光着膀子抽烟。
  “是大鸟。”王解放嘿嘿笑道。
  “****大爷。”
  王虎剩跳起来是对王解放一顿拳打脚踢,斜叼着烟,边打边骂还不忘梳理一下他的发型,“大鸟,我让你大。我给你打成死鸟!”
  曹蒹葭目瞪口呆,陈二狗笑道:“没事,习惯好,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周瑜打黄盖的事情,你当作看热闹。”
  打完篮球,四个人陆续去一间公用的洗手间洗了个澡,陈二狗让张三千练习拉二胡,似乎也不知道怎么招待曹蒹葭,寻思着是不是去给她买点水果,结果坐在床铺看一本《剑桥插图战争史》的她放下书微笑道:“我也差不多要回市区酒店了,明天离开南京,以后会发生什么,都不可能像以前那般确定,开始充满未知数,我自己的人生只有六分把握,但你别担心富贵,他即使捅出了天大的篓子,也不至于丢掉一个锦绣前程,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张三千在拉《二泉映月》,身陷其,对曹蒹葭的话语不闻不问,二胡简陋,拉得也稚嫩青涩,但像一座池塘里第一朵绽放的白色莲花,称不得绚烂,甚至有些单调,但胜在那一点只可意会的灵犀。
  陈二狗听着曹蒹葭的话,低下头,看不清脸色。
  他是一个人走出张家寨的,哪怕碰了王虎剩抽了他的眼,接来了张三千扮演了类似父亲的角色,哪怕了沐小夭的床拿了她的贞操,但其实,这个一辈子没赢过什么尊重和青眼的年轻男人,根子里一直都是孤单的,给人下跪的人没人伸出过手,也没打算把这种屈辱讲述给谁听,包括小夭,捅翻赵鲲鹏的时候也没人帮忙,同样没打算要跟谁诉说其的惊心动魄,他一个人来到海,又一个人走出海,寂寞,孤独,沧桑什么的,陈二狗不是人,也不是艺青年,没那么多值得大书特书的感触,他也没办法从匮乏的词库找到华丽的词汇来点缀他自认为还很平庸的人生。只是以前在海偶尔想到眼前这个可望不可即的娘们,会有向爬的动力,他会还想站得高一点和她说话,还想请她去东方明珠塔,请她吃一次黄埔会,可现在她要走了,而且极有可能是一走便真的再没法子见面,于是内心一些原本理所当然的坚硬地方悄然塌陷,

  陈二狗心轻轻打了个结,缠啊绕啊,好像没个尽头,却是说不出话,沉默了很久,等到以为她肯定离开的时候陈二狗终于抬起头,却看到一张安静的容颜凝望着自己,陈二狗那个结一下子拉紧,挤出一个笑脸,轻声道:“要不我给你拉一曲?”
  “好。”
  曹蒹葭还是说了这个字眼。
  陈二狗笑容苦涩,深呼吸一口,拉过一条小板凳,瞥了眼墙壁的老烟枪,从张三千手拿过二胡,“这支曲子,词曲都是我自己谱的,你是第一个听到的人。”

  闭眼睛。
  二胡拉起。
  陈二狗张嘴吟唱,不再是在张家寨小土堆凄凉的花旦唱腔,而是一种大东北漫天雪地的萧索,沙哑而悲怆。
  “身骑白马万人,左牵黄,右擎苍。一心只想,王宝钏。
  衣衫如雪归原,破天荒,射天狼。放下西凉,不去管……”
  曲毕。

  曹蒹葭歪着脑袋柔声问道:“曲子叫什么?”
  陈二狗第一次放肆到近乎肆无忌惮地步地瞪着曹蒹葭,最终还是摇摇头,道:“还没有名字。”
  曹蒹葭不信,但没有追问。
  她那颗极聪明的脑袋转啊转想啊想,走出门在想,出了小区还在想,到了南京市区睡进了最好的酒店还在想。
  一晚没睡,都躺在床想,等天亮了,曹蒹葭红了眼睛,不知道是太累了还是沙子进了眼睛之类的缘故,喃喃道:“哦,是《蒹葭》。”)
  曹蒹葭终于还是走了,轻轻的来轻轻的走,不带走陈二狗的心肝和野心,也不带给陈二狗荣华富贵,只是这一次陈二狗感受到了她离开时的决绝,九成是再没见面的机会,其的缘由和门道,陈二狗那颗到今天连央委员和******委员都搞不清楚的脑袋肯定想不透,一晚躺在床只能猜测大概是谈婚论嫁的事情,大家族婚姻到底是怎么个惊心动魄和荒诞不经,陈二狗也懒得多想,反正她是走了,他留不住,算把二胡的弦拉断都没用。

  躺在他铺的张三千也一宿没睡,大清早不等泛起鱼肚白,两个人几乎是同时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起床,洗脸刷牙,张三千穿着件土得掉渣的无袖小背心,陈二狗拎起那杆新制扎枪往小区南麓跑,穿背心是因为练习贴山靠的时候不会磨损衣服,换做别人看到一个秀气婉约的孩子不知死活一般持续撞树几百次,一定认为那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陈二狗是看着富贵打八极拳长大的,所以没有丝毫的不适,再好的根骨过了年纪再去练拳,不管是内家拳还是外家拳,都会事倍功半,陈二狗小时候身体太虚,即使家里老头子让一村子人眼红到抓狂地挖到了好野参,都不敢随便乱补,怕一个不小心把陈二狗给补死,野参虽然是补气活人的灵苗,在能入五脏六腑无经不到,但到了陈二狗这一头,得小心翼翼入药,可想而知当年陈二狗的孱弱,没被大东北刮烟炮吹死真是不小的迹,所以陈二狗特别羡慕富贵,大冬天敢光膀子在额古纳河游泳,能靠着雄伟骨骼撞折一棵棵树木。

  看到现在一丝不苟按照自己意愿去拼命的张三千,陈二狗突然开始有些理解沐小夭的母亲所思所想所作所为,做父母的大多希望子女能够完成他们未达到的梦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