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97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老老实实练你的八极拳,别分心,这东西只是旁门左道的玩意,要想出人头地,还得走正正经经的路子。”陈二狗没答应。
  张三千吐了吐舌头,一大一小两个人剃平头穿拖鞋,像极了父子。
  陈二狗现在做的扎枪纯粹是玩票性质,做着玩,跟张三千一样闲不住。铁枪头,四十五公分长,菱形扁头,尖头和两面都细细打磨成锋利刃口,不敢说吹毛断发,但捅进去扎进骨头后都可以轻松拔出来,绝对酣畅,这扎枪到了老猎人的手里能把快准狠发挥到极致,一般来说弓箭不顶用后得靠这扎枪防身,毕竟张家寨像富贵这种敢跟大畜生近身肉搏的猛人只有一个。陈二狗现在要做的是把两米半的硬木柄安插到枪头根部的锥形枪裤,张三千也帮不大忙,只能凑热闹把脚底下一些钢丝拢到一起,问道:“三叔,老家那两根枪都有花纹,多漂亮,这枪不刻点?反正你手巧,来点四相八卦什么的。”

  “没那功夫。”
  陈二狗笑道,在住宿楼过道斜竖起扎枪,审视了一下,道:“这枪是用来练手的,反正这里树多,不怕扎死几棵。”
  “三叔,啥时候你才能带我回张家寨?”张三千耷拉着脑袋小声问道。
  “回去作甚?”陈二狗问道。
  “我想看你和富贵叔拿扎枪在大雪地里刺野猪,堵黑瞎子,最好是把那头东北虎捅死。”张三千抬起头,一脸向往,和稚嫩的感伤,毕竟张家寨再穷再苦,对这个孩子来说也是个家。

  陈二狗用力摸了摸张三千的脑袋,轻声道:“出来的时候三叔让人看不起,回去的时候不能还那样,你说是不是?”
  张三千沉默片刻,终于点了点头。
  陈二狗蹲地,嘴里咬着一小截钢丝,捣鼓着这种很独特的短矛,道:“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三千,等你个头再高点,肩膀再宽点,知道要个女人了,会明白这话的意思。”
  张三千紧抿起嘴,缄默不语。
  “孽畜,还不快快现出原形!”

  过道尽头,出现了一个常理来说绝对没可能站在那里的娘们,戴着鸭舌帽,拿着照相机,笑语嫣然,望着陈二狗一辈子都没法子让人视作伟岸的背影,大声调侃。)
  陈二狗一直以为娘会活到很老,活到满头银发,坐在炕含饴弄孙安享晚年,他从没想过她会离开自己的世界,事实谁都可以死她不能闭眼睛的娘那么走了,突兀得让陈二狗连悲怆都来不及酝酿,而此刻站在过道尽头的那个女人,却截然相反,是陈二狗心目站得再近也只能是遥不可及的角色,她有让他自叹不如的脑子,有深不见底的家世背景,有大家族里培养出来的雍容华贵,这种女人,只要一天没让陈二狗爬床趴肚皮,陈二狗只能把她视作额古纳河里一尾妖艳的大红鲤鱼,远观不可亵玩。

  曹蒹葭。
  红色后代的高干子弟,挺生僻的一个定义,这是从王虎剩嘴里听到的,小爷说死人妖熊子算半个,陈二狗觉得她能算一个,熊子的确跋扈,不可一世到让旁人心生敬畏,但她熊子多了一分锋芒内敛的城府,魏端公用一言一行教会了陈二狗如何彰显一个大角色的胸有成竹,所以陈二狗每涉世深入一分,增添一分对她的忌讳和感激。
  蹲在地转头凝望着她,陈二狗不知如何开口,嘴里叼着一截钢丝,手里拎着半成品扎枪,有些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后的手足无措,哪怕已经是第三次接触她,陈二狗也没那个定力去心如止水,第一次他还是个窝在张家寨的小农民,第二次是个在小餐馆打杂的海外来务工人员,这一次依旧好不到哪里去,只是个流窜到南京的小保安而已,拿不出手,登不了台面,在陈二狗发呆的时候,曹蒹葭已经抓拍下一张照片,一个有点小故事的年轻男人露出张茫然的脸庞,一杆质朴却杀气扑面的扎枪,身旁还有一个气质如出一辙、灵气四射的漂亮孩子,这是一幅让曹蒹葭很意的画面。

  “还管饭不?”曹蒹葭走到陈二狗身边,眨巴着秋水眸子,一脸促狭。
  “管饭,是没大鱼大肉。”陈二狗愣了一下,不知道她葫芦里卖什么药。
  “那管住吗?”曹蒹葭问了一个很容易让寻常男人遐想联翩的问题,而且问得一本正经,丝毫不像在开玩笑。不过她不是寻常女人,陈二狗也不是俗到极点的男人,癞蛤蟆大多都想吃天鹅肉,但陈二狗还真没奢望能吃到曹蒹葭这种天鹅的皇后,他撑死了也在小夭肚皮翻云覆雨折腾的时候偶尔一两次放肆假想曹蒹葭的曼妙,但这种龌龊念头也仅仅是一闪而逝,掀不起太大涟漪,陈二狗哪天如果真习惯了在别的女人身翻滚却满脑子曹蒹葭,那只能说挺狗胆包天,意味着陈二狗心里的野心种子发了芽扎了根,差不多要开枝散叶了。

  “房子我帮你找是了。”陈二狗一口应承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有见到的缘故,陈二狗眼的曹蒹葭愈发明艳动人,以前的曹蒹葭强大到让陈二狗主动忽略了她的相貌,这一次她则是强势到把陈二狗的视线硬生生拉扯到她身,她的容颜,竟然让人想到四个字,摧枯拉朽。也许是沾染了西藏寺庙的佛根,熏陶了喇嘛活佛们的灵气,曹蒹葭的美升华到极致,陈二狗抬头望着戴厚重黑框眼镜的她,这一年多时间读了点书,陈二狗知道从心理学来说习惯戴帽子眼镜的人物,在自我保护方面都有一定程度的偏执,陈二狗蹲在地那么仰视着这个与整个世界划清界线的女人,突发想,将来哪个男人才能摘下她的眼镜?那个男人,想必一定是天之骄子一样的人物吧?陈二狗咧开嘴地偷笑,有点自嘲,以后自己见到了那种男人,还不得自卑死?

  “不请我进屋喝口水?”曹蒹葭丝毫不客气笑道。
  “水还是有的。”陈二狗带着曹蒹葭进了那小房间,拿一只一次性杯子从开水壶倒了杯水递给她,终于好不容易从最初的惊为天人缓过气,陈二狗小心翼翼问道:“怎么找来的?”
  “放心,我找得到这里不代表赵鲲鹏能找到山水华门。”曹蒹葭微笑道,也不跟陈二狗卖关子,解释了其的缘由,“有人去阿梅饭馆把你的狗接来了南京,加从李晟嘴里套出来的信息,顺藤摸瓜找到这里了,你捅伤赵鲲鹏,也是熊子的事情其实没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赵家老爷子虽然护短出了名,但还算讲理,大事情不糊涂,再说这种丑事传开了也不利于赵鲲鹏日后的仕途爬升,不过代表着官方态度的赵老爷子表态息事宁人,不代表另一些冷眼旁观的好事者不会火浇油趁火打劫,所以在南京避一避风头终归不是坏事,我看你小日子过得挺滋润。”

  “滋润个屁。”陈二狗一脱口来了脏话,一看曹蒹葭微微睁大眼睛的惊艳神情,立即挠了挠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