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91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后陈二狗开始留意同样是占据独栋别墅的某个业主,陈二狗想不注意都难,因为那人养狗,而且一口气养了六条,都是外国品种,王解放说那是两条阿拉斯加雪橇犬,两条澳洲灵提,两条特犬,业主是个年男人,长相一般,喜欢一身休闲打扮,没法子瞧出什么位者气势,甚至外人看来还没那几条狗来得震慑人心,待人和蔼,遛狗的时候即使碰陈二狗这类小虾米保安,也都会发自肺腑地点头微笑,横看竖看都是一个人畜无害的良民。

  王虎剩格外提到过这个业主名册登记为魏端公的男人,因为念着点情面介绍王虎剩进山水华门的南京商圈大人物特别叮嘱过,这个男人有来头,至于什么来头,则语焉不详,似乎有隐情,那个在南京算是小有名气的商人只是前些年从王虎剩拿到手几件青铜器,算不得深交,带着点忌讳没有多说,王虎剩和王解放没太放在心,能住山水华门岭秀苑的人非富即贵,是个人物才不算怪事,要不是个牛叉烘烘的角色,那才是新闻。但陈二狗很心,因为他懂狗,跟两代四条守山犬厮混了二十多年,陈二狗很深刻地明白什么样的主人养出什么样的畜生,他不懂特斗牛梗澳洲灵提之类的,但年男人牵着的那些畜生看人眼光,让陈二狗想到了在大山里敢跟黑瞎子叫板一挑一的白熊,所以那男人散步的时候笑得越淡定安详,陈二狗越浑身不自在,因为M2酒吧风波的缘故,让陈二狗也算大致见识到了旗袍女人谈心和人妖赵鲲鹏这个层面的富二代三世祖,回过头看养狗男人魏端公,便愈发警惕。

  据说魏端公一般都住在钟山高尔夫别墅,山水华门只是他一个专门养狗的地,总计二三十幢岭秀苑独栋别墅入住者不算多,但他那一栋常住着两个人,只为了伺候那六条品种纯正的狗,传闻一个月拿五千,让陈二狗很赤裸裸地眼红嫉妒了一番,每次经过那栋别墅,陈二狗都忍不住想起埋掉的白熊和留在阿梅饭馆的黑豺,走远了,得蹲在一棵树下抽根烟,牌子是南京,要11块钱一包,得省着抽,这让陈二狗很怀念在SD酒吧的幸福时光,抽烟喝酒看女人都不用花钱。

  这一天当陈二狗在山水华门排屋区域值班的时候,一辆奥迪Q7在他身边停下,车窗摇下,探出一颗脑袋不冷不热询问一个地址,是个很有贵妇气焰的精致女人,看去撑死了三十岁,长得精致,化妆也精致,那对珠光宝气的耳环也精致,这股精致带着咄咄逼人的名贵,晃人眼,刺目。她嘴里的地址恰好是魏端公的那栋别墅,陈二狗便三言两语讲述了位置,因为竹叶青的缘故,他对这一类女人有心理阴影,不想沾,便宜没占到一点反而会惹来一身骚,那女人似乎有点不耐烦,犹豫了一下,道:“车,带路。”

  陈二狗很清楚自己的定位,保安。所以他也没多想,打开近的车门要车,却抬头看到一张阴沉的漂亮脸蛋,“滚到后座,你没资格坐副驾驶席。”
  陈二狗愣了愣,自嘲地关车门,最终坐进了后座,心无杂念地帮忙指路,他不是不想直接一个耳光甩过去,或者更狠一点把这个目空一切的富婆娘们踹下车拖进密林深处圈圈叉叉一番,但现实是他得履行一个保安的职责把她送到魏端公别墅,到了目的地,奥迪Q7在开进车库,陈二狗却发现这女人没下车的意思,他也不好意思赖在车,跳下车准备闪人,一下车,立即有两条极高大的阿拉斯加雪橇犬狂奔过来,随即两条透着股凶悍的特犬也冲过来,外人看来像这四条狗要把陈二狗撕成碎片,那在车内小心翼翼透过窗户看到这一幕的女人不禁脸色微白,看来她对狗没什么好感。

  她也不介意陈二狗被这些该死的畜生咬出狂犬病之类的,反正魏端公那个挨千刀的人渣肯定会圆满清理掉每一件她看来颇棘手的事情。
  只不过过程出乎意料,结局也不在情理之。
  女人看到四条狗奔到那个身穿保安制服的年轻男人脚边后,非但没扑去撕咬,反而一条条摇晃着尾巴撒娇讨好,她深恶痛绝狗这种牲畜,但不表达她一点都不懂狗,魏端公这辈子除了玩女人之外最大的乐趣是熬鹰斗狗,她好歹耳濡目染了五年,知道他饲养的阿拉斯加雪橇犬没半点温驯可言,平均每半年会闹出咬伤客人的事故,那两条特更加残忍,南京圈子都说它们吃多了人肉,真相如何,只能算半个局内人的她也不敢确定,但魏端公只要想做,肯定做得出来。所以她看到那个看起来凑合的年轻人竟然让特和雪橇犬像贵宾犬那般乖巧,吓了一跳,以为了邪看花了眼。

  陈二狗吹着口哨,一脸笑容蹲下来抚摸几条狗的脑袋,陈二狗陈二狗,有这么个名字,跟大山讨饭碗十几年,要是没跟狗交心的本事,断然是混不下去的,他对狗,从来没半点心机,狗在陈二狗的世界,占据着不可动摇的地位,进了山把畜生看做畜生,是会遭报应的,陈二狗所做的,无非是出了山依然不把畜生简单视作畜生。
  没过两分钟,一辆凯迪拉克和宝马7系一起开进别墅,分别是一个气质迥异的漂亮女人带个几个孩子下车,最后一辆是破旧到可以直接丢进废品收购站的桑塔纳轿车,那车少说也有十五六年的岁数,走下魏端公和他的司机,陈二狗赶紧起身与这些人擦肩而过,对他留意的只有走在最后的魏端公,这个似乎让不少鲜花心甘情愿插他这坨牛粪的男人停下脚步朝陈二狗微微一笑,等陈二狗走出十来米,他才收回视线,开Q7的精致女人若有所思,下意识多瞧了陈二狗几眼。)

  第二天当陈二狗逛山水华门第十六圈的时候终于碰到了出来遛狗的魏端公,他身后一如既往跟着兼职保镖的司机,很消瘦的一个年轻男人,瘦到皮包骨头,却绝不会让人觉着弱不禁风,像一头因为斗殴搏杀太多掉光了毛的青壮野狼,那双小眼睛看人总透着阴险狠辣的意味,仿佛一个不经意间出手将人一击毙命。陈二狗跟背景神秘的魏端公打了个点到即止的招呼,没想到高高在的男人这一次竟然没有像以往那般与陈二狗擦身而过,而是停下脚步,掏出包烟,黄鹤楼1916,抛给陈二狗一根,笑道:“为了应酬身放这烟,别嫌不好抽,其实南京烟这个有味。对了,我昨天见你跟这几条狗处得不错,以前养过狗?”

  陈二狗将那根烟点燃,吸了一口,习惯性轻微伛偻着身子道:“养,不过是土狗,肯定没这些金贵。”
  魏端公望着那几条狗亲昵地朝陈二狗甩尾巴,抬头玩味道:“以后再有人递烟给你,接可以,别急着抽。人无伤虎之心,虎有害人之意,林子大了,什么样的人都有,小心驶得万年船。”他见陈二狗两根手指夹着烟悬在空一脸错愕的情景,笑出了声,也点燃一根烟,道:“放心,我的烟尽管抽。”
  “我这几条狗其实都不入流,其它有个地方,那里的几条才拿得台面,其一头藏獒和一只山东滑条花了我不少心血。你别看这两条特一副要吃人的样子,见到那山东滑条得乖乖夹着尾巴做人,哦,不对,是夹着尾巴做狗。”魏端公大笑道,聊到狗,他素来不吝啬言词,虽然手里那两条特犬被他说得轻描淡写,但在南京还真没谁敢拉出一条狗来跟它们斗,魏端公早放出话,谁的畜生能咬死这两条特,两麻袋一百万块现金,可以直接拎走,可惜到今天还没人能拿走两麻袋钞票。

  “狗有灵性,跟它们处,得交心。”陈二狗不由自主感慨道,这是他的肺腑之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