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90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说这杨氏太极没能让他短时间爆发,但好处终归是有的,其实陈二狗和富贵都知道爷爷懂太极,说出来可能会让本来一惊一乍的王虎剩再度受到惊吓,陈二狗爷爷深谙的不是如今广为流传的简化版太极拳,应该是南冷架的陈氏太极,孙大爷没过世的时候,陈二狗跟老人下棋提到过有关太极的事情,孙大爷说温县南冷架的太极才是当下最正统的太极,老人的评价是四个字,“最具古风”,之所以知道爷爷会南冷架的太极,是当初富贵八极拳操之过急练伤了身体,爷爷便让富贵打了一小段时间的太极,一次他抽旱烟的时候提起过那太极是南冷架的套路,但其夹杂有陈家沟的老架,也叫“大圈拳”,陈二狗那时候记恨老人的醉酒疯癫,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没见识也没肚量,哪里想学老人那些深藏不露、被张家寨视作稀古怪的旁门左道,加老人似乎也刻意不想让陈二狗接触太极,连带着让富贵也不许久碰太极,老人死后富贵十来年当真没练过一点太极,只痴迷钻研八极拳和劈挂拳。

  王虎剩觉得自己很逍遥快活,如果晚能抱着李唯或者张兮兮一起睡,那真是神仙一般的日子,可虽然没有娘们暖被,但他有监控录像可以看,翘着二郎腿,叼着南京香烟,欣赏小区里一些走出房间散步的女人,王虎剩还是挺意,唯一有疙瘩的是这山水华门一个挺有姿色的女业主瞧了王解放那怂人,这让王虎剩很不爽,看着那妞有事没事经过小区门口朝站岗的王解放卖弄风*,王虎剩想踹那不争气净给他丢脸的犊子一脚。

  跟他一起在监控室值班的还有个江苏人,那个亲戚是保安经理的家伙看不起王虎剩,觉得这个整天忙着梳理汉奸头、一脸龌龊的外地佬根本不值得拿正眼看,王虎剩呢,也从不会跟这种彻彻底底的小人物一般见识,反正互相不顺眼,王虎剩乐得清静,抽烟瞌睡看女人,他才不管什么职场的人情世故,这点屁大的小圈子,还真不配他王虎剩大将军当回事,反正只有他炒老板鱿鱼的份。
  南京是陈二狗的福地,所以他来了。
  王虎剩也很满意现在陈二狗的状态,有条不紊地准备成人高考,有筛选地大面积海量阅读,每天花一点时间跟他学玩牌学千术,甚至有空还会跟王解放讨教一点床功夫,王虎剩虽然身无分,貌似一事无成,但终究是生死场过来的人物,跟他打交道的人不是腰缠万贯是****的亡命之徒,他能看陈二狗,是看了这位小虾米的意志,那是一种类似东晋桓温的气质,陈二狗兴许目前还没宁教我负天下人的狠辣风范,但在王虎剩看来,远那些没心没肺挥霍时间的纨绔二世祖来得更值得期待,王虎剩知道,当一个人看不清自己的未来,大多数会或多或少浪费时间精力和金钱在一些无关紧要的关节,如一些于人生大方向有害无利的兴趣,有钱的玩飙车玩收藏玩女人,没钱的玩游戏玩愤世嫉俗玩字游戏,也许不能算作失败,但无形失去了一个又一个的机遇,这些机遇也许能够让人崛起,让人出人头地,最可怕的是他们还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一举成名天下知的机会。

  “一只青蛙被丢进不太烫的温水,直到慢慢煮烂,它都不会想着跳出来,只有那些一下子被抛进滚水的青蛙,才知道要一跃而起,跳出火锅。”这是王虎剩众多人生感悟挺出彩的一个,套在陈二狗身很适用,人妖熊子是那一瓢滚烫开水,王解放心底其实是感激那个公子哥的,因为他的出现,彻底断了陈二狗做良民做庸人的机会,当然这些话王虎剩不会对别人说,成大事者不谋于众,这是千古以来颠扑不破的真理,王解放虽然死心塌地,但对王虎剩来说那颗猪脑袋知道太多反而会坏事,王解放在小爷眼是一枚炮,指哪打哪,算是死地,也得冲,不能让棋子知道那是死地还是活地。

  陈二狗不太愿意讲述他爷爷的事迹,王虎剩变着法儿让很称职的旁观者张三千来说,那位已经逝世的老人是不是传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陈半仙已经不重要,最关键的在于这样一个甘于死寂人生的老人教出陈二狗和陈富贵这样的孙子,大个子陈富贵,王虎剩一想到这笑脸泛滥言语稀少的男人,一身鸡皮疙瘩,那是本能的惧意,大力抽了口烟,王虎剩眯起本来很小的眼睛,盯着监控屏幕,喃喃道:“除了东北出东北虎,辽东可还出海东青。”

  有一点王虎剩一辈子都不会对外人说起,在南下火车他第一眼看见陈二狗,起初并不在意,纯粹是打发时间给陈二狗看了相,那一看,便让见多识广的王虎剩看出了一身冷汗,瞎眼师傅曾经一次喝高了给王虎剩解过一种命相。
  不多,才十五个字。
  却让王虎剩一阵头皮发麻,一身泛寒。
  “其爷如老龟,其父如瘦虎,其兄如饥鹰。”)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陈二狗这一行四个土老帽都是懂得找乐子让自己每天不那么枯燥乏味的人,王虎剩喜欢透过各个监视器偷窥女业主的曼妙身姿,经常给一大群保安算个命看个相充回大爷,如果不是他那个分头实在落伍,不是口若悬河的时候牙缝里总沾着菜叶一嘴口臭,不是他那双贼眉鼠眼太过不招人待见,很多人还真想把他当做一个下九流的高人。
  王解放是个从来不愿意亏待裤裆里那玩意的虎人,到山水华门没一个月勾搭两三个如饥似渴的怨妇,不过怕操之过急,给王虎剩惹来麻烦,憋着没动手,否则天雷勾动地火,一个干柴一个烈火,王解放早把那几个三四十岁身子饱满到滴水的娘们拖床正法了。
  张三千忙,很忙,忙到手脚抽筋外,差没口吐白沫,这小孩除了得给三头牲口做饭,每天练毛笔字两个钟头,喜欢拉二胡,于是让陈二狗买来了一把,坐小板凳拉足两个钟头,一分钟不能少,《三国演义》和《水浒传》两本大块头放他床头,虽然是教科书范围外的课外读本,但陈二狗每天不是让他背诵《三十六天罡星》是《出师表》,可怜张三千才识字没多久,得掰命啃硬骨头,王虎剩心疼孩子,跟陈二狗说你让张三千一个十岁的孩子跳级接触小学毕业水准的教材,我不拦你,可让他满嘴“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有意义吗?陈二狗说了一句,没意义也得做,我是要把我觉得有用的东西硬塞给三千,他已经在起跑线输给城里孩子一大截,我不能让三千输给别人一辈子,反正张家寨出来的孩子,除了吃苦什么都不会。

  对此张三千是一张灿烂笑脸,他是真的不怕苦,王虎剩拿这对叔侄彻底没辙,便不再开口,任由陈二狗把一切他懂得的东西强塞进三千的脑袋,内容驳杂,从弓猎下套剖狍子,到京剧二胡小曲,再到陈二狗旁听来的学术性专业知识,尽量深入浅出地传授给张三千,如果说一年时间陈二狗像块海绵吸收海的骨髓,那么张三千是一条陈二狗身的寄生虫,汲取陈二狗人生观价值观体系的精髓,可陈二狗似乎忘了自己是一个药罐子泡大的货,从身体到心理都透着吊诡,某种程度理解张三千也许是一个浓缩版或者精华版的陈二狗,未来带来的福祉还是祸害,天晓得。

  练毛笔字手累,拉二胡手更累,读书背诵脑袋累,练八极拳更是全身累,每天陈二狗一熄灯,张三千这娃沉沉睡去,梦话都在念叨着“小李广花荣”等一大串水浒好汉的名号。
  陈二狗起先对岭秀苑别墅那个温婉女孩感兴趣,可半偷窥兴致观察了一个月,她始终保持那个侧身姿势安静阅读,陈二狗又不是那种艺术底蕴深厚到一个侧脸一个轮廓能遐想连篇的猛人,他有个屁的高深审美观,看久了自然而然腻了,不再对她觊觎什么。陈二狗倒也知道物有不平则鸣这么个说法,但登高而赋那事都是古代士大夫现在艺术家再不济也得是艺青年这类人该做的事情,陈二狗很遗憾自己算想装深沉都没那个本事,肚里墨汁少,怨不得别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