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86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二狗喜欢把女人作蛇,一条条五彩斑斓,但第一次觉得也有可以洁白如雪的小蛇,所以他心甘情愿掏了十块钱买门票,如果真被这条小白蛇咬死,陈二狗也没怨言,老天爷要真花那么大心思来祸害他这么个小百姓,也值了。

  鸡鸣寺黑瓦黄墙,屋背镶珠,乌云大雨,别具风采。连姓名都不知道的女孩成了陈二狗的导游,“鸡鸣寺以前有一尊朝北的观音菩萨像,佛龛的楹联有一副联子,‘问菩萨为何倒坐,叹众生不肯回头’,有意思吧?其实关于这寺有趣的事情多了,南北朝有个皇帝喜欢来这里出家当和尚,然后让大臣赎身,让鸡鸣寺获得几亿枚铜钱,那位皇帝菩萨出家了四次,你说我有病,我觉得他才有病,心有佛便是,何必如此做作。”

  陈二狗不敢确定道:“是梁武帝吧。”
  她雀跃道:“这都知道?”
  陈二狗像是受到重创,“虽然我没什么化,但好歹我过高历史。”
  “你竟然还读过书?而且还是高?我以为你顶多小学毕业呢。”
  “……”

  陈二狗第一次见到尼姑做功课念经,其几个年轻的竟还长得颇为清秀,只是念经时似乎总让陈二狗这么个彻头彻尾大俗人有种她们要抬起眼皮望人的yu望,这鸡鸣寺本不是白云深处的大山古刹,与万丈红尘也一线之隔,小尼姑该如何保持心那一点儿清净?陈二狗不懂佛道,对佛法的理解只停留在几段晦涩经的字面意思,如小女孩所说举头三尺有神明,他不敢妄自揣测,本来他是进不了旁殿见不到这些尼姑念经的,但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尼姑见到陈二狗身后的女孩后便笑了笑,笑得古意苍苍,如同那一道刻有《般若波罗蜜心经》的墙壁,老尼姑没拦他们,才让陈二狗进了旁殿听了经。

  鸡鸣寺有喝茶的地,陈二狗不肯进,跟在他身后的小女孩原先有点意图,但最终作罢,毕竟她也不好意思让陈二狗再次掏钱,但陈二狗进了豁蒙阁,要了两份素面,一人一份,她也吃得津津有味,吃完后眼巴巴望着陈二狗那份的小女儿心思神态,让陈二狗觉得她也是个穷苦人家的孩子,于是要了第三碗雪菜面,端桌面后她分了一半给陈二狗,陈二狗没拒绝,窗外是玄武湖和明城墙,大雨依旧滂沱,但陈二狗心旷神怡。

  “本来我还想要去找一下胭脂井的,去看一看那个陈朝后主跟他女人避难的地方,但故意刁难你让你念了一遍墙壁的心经,烧了香拜了佛祈了愿,也听了尼姑念经,最后还吃到这香喷喷的雪菜面,爹妈总教育我要人哪怕离经叛道倒十分茶酒也得只喝个七八分,所以我决定胭脂井留在下次。”
  女孩砸吧砸吧着嘴巴,似乎在回味那一碗半雪菜面的滋味,随即又托起腮帮望着怎么看都没法子让人一见钟情的陈二狗,心满意足道:“想知道我名字吗,陈浮生?”
  陈二狗眯起眼睛,没有转头,继续眺望玄武湖朦胧景色,道:“想。”
  “别怪为什么我知道你名字,我刚从西藏回来,是一个姓曹的姐姐告诉我的。”
  她微笑道:“都是缘分呐。”
  “她还说了什么?”
  “没了,我知道国有这么一号人,姓陈名浮生。但我觉得吧,让她那样一个女人在佛像和喇嘛前惦念的家伙,值得我大老远跑南京看一眼。”
  陈二狗没有追究,脸如那一湖水波潋滟恍惚,是惊涛骇浪还是古井不波,外人无从知晓。
  走出鸡鸣寺,她笑着露出两个小酒窝,道:“我的名字不告诉你了,但在鸡鸣寺里可以找到,你如果真有兴趣自己猜。你要不是来鸡鸣寺,我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爹妈总说缘是天定份在人为,澹台阿姨也喜欢唠叨一饮一啄莫非天定,所以我吃了你一碗半素面,也是缘分呐。”
  女孩走了,撑着伞,踩着布鞋,蹦蹦跳跳,嘴里小声唱着一首小曲,名字叫《虫儿飞》。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天的星星流泪,地的玫瑰枯萎,冷风吹冷风吹,只要有你陪。
  虫儿飞花儿睡,一双又一对才美,不怕天黑只怕心碎,不管累不累,也不管东南西北……”
  撑着漂亮花伞、踩着精美布鞋、有一双诱人小腿的女孩走了,走得无牵无挂,一点都不拖泥带水,不给陈二狗哪怕多一点遐想空间的机会,这个东北小农民的人生像那条跟张家寨一样默默无闻的额古纳河,她跟孙满弓或者竹叶青一样居高临下地砸下了一枚石子,然后若无其事地离开,也不管是掀起惊涛骇浪还是微小涟漪。这么想来只有沐小夭与他们不同,所以连续两天躺在70块钱一晚的小旅店,陈二狗都在想念那个床下清纯床妩媚的傻妞,想她的滑嫩身子,也想她的笑脸,在陈二狗看来,女人的身体美到极致该像一块香皂,羊脂暖玉?陈二狗没见过,没摸过。

  清晨八点,依旧是那鸡笼山和那鸡鸣寺。陈二狗这一次终于见到了王虎剩,王解放没来,张三千倒是跟来了,小孩一见面一把鼻涕一把泪往陈二狗身蹭,反正一身行头不值钱,陈二狗也让张三千肆无忌惮发泄,这娃见多了与自己戚戚相关的生离死别,估计是吓怕了心里烙下了阴影,提心吊胆了三天终于可以松懈下来,张三千哭得惊天地泣鬼神,张家寨人见到这场景估摸又得背后阴损咒骂这小杂种没心没肺对着外人撕心裂肺,也没见他那个戴了顶大绿帽子躺进棺材的酒鬼老爹死的时候在坟头怎么哭过。

  张三千是第一次见到南方寺庙,王虎剩也不吝啬这十几块钱门票,陈二狗陪着他们再逛了一次,一路王虎剩没少显摆他那点不入高人法眼的风水堪舆,“南京有个‘虎踞龙盘’的地势,传说是诸葛亮勘测的,我师傅说那多半是传言,按照老头的说法紫金山是龙头,因为龙头向北,明朝的乞丐皇帝朱元璋才在南京城打了许多口井,天台到太平门则是龙脖子,进了五台山,是龙脊梁,到冶山道院收尾。至于虎踞,老头没详说,我抽空得四处转转,看一看。但不管咋样,这南京风水最大的缺憾在于长江的直横之水,风水风水,无非是藏风聚水四个字,长江水流太快,所以历史建都在南京的王朝,多半是只能持有半壁江山,也短命。”

  张三千听得一惊一乍,晕晕乎乎,陈二狗不置可否,任由这位小爷胡乱瞎掰,要怪怪在火车第一次见面这厮给他留下一个神棍的糟糕印象。缘山而,最后又到了张之洞最初修建的那个豁蒙阁,然后三个人一口气解决掉八碗素面,张三千人小胃口不小,一个人干掉四碗,反正这钱是王虎剩出,张三千一点都不心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