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83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做了这一切惊世骇俗举止的陈二狗脸竟然平静如一滩死水,像拎一条死狗一样提着熊子的脚拖到他那张破败草席。熊子不敢大口喘气,他爬不起来,也不想爬起来,因为每一口呼吸都是在挥霍自己的生命。陈二狗蹲下来,望着那张鲜血和石灰黏稠后的可怜脸孔,曾经这张脸只有自负、傲慢和富家子弟特有的玩世不恭,陈二狗心眼小,熊子更小,跟张家寨那么小,他伸出手,狠狠甩了熊子一个耳光,第二下,第三下,最后足足扇了十次,直到熊子满嘴血迹,陈二狗颤颤微微从右边裤袋掏出一包烟,因为左边都塞满了石灰袋,石灰是让张三千从工地捡来的,袋子是每天早买肉包剩下的,随身携带,等着今天,点燃一根烟,陈二狗深深吸了一口,再没有开口说话,陷入沉思,等到一根烟抽了一半,他将那半截烟放到熊子浸染鲜血的两根手指之间,沉声道:“我只是个小人物,来海只为挣点小钱,讨个脸蛋过得去屁股大能生男娃的小媳妇,平平安安过吃了一顿不用担心下一顿的日子,没想跟你斗,跟你玩命,我真玩不起,你说你逼我做什么?玩废打残了我,能带给你钱?还是带给你名声?你真是自作孽,该死啊。”

  陈二狗没再理会一脸悲愤和绝望的熊子,从一本书堆抽出一本《拿破仑大传》,把夹在其的那张存折小心翼翼放入口袋,然后拿下挂在墙壁的旱烟枪,在海闯荡了将近一年,也这两样身外物丢不掉。
  陈二狗走到门口,又转身来到熊子身边蹲下,笑容阴沉沉地找到他口袋里手机,一把摔成粉碎,然后才跑出去房子,留下终于心如死灰的熊子,他不认为自己能爬出去喊救命,他能做的似乎只能是等死。
  王虎剩和张三千站在门口,陈二狗也不解释什么,道:“虎剩,你带着三千和解放现在离开海,我怕事后那犊子身后的那帮人对你们也下手,我不跟你们一起了,要死也不能拉你们陪葬,以后张三千交给你了。我现在得去找一下张兮兮,有事情要交代她。”
  似乎早有准备的王虎剩摇头道:“要死死一块,二狗,这事情你别想一个人扛,给你烟抽的那天起没想过要从你身拿荣华富贵,不一起走可以,三天后在南京汇合,我那里有点关系,能让我们混碗安稳饭吃。我清晨八点在钟山鸡鸣寺等你,每隔三天去一次,只要到了南京,可以安枕无忧,身份证暂住证之类的我都可以帮你和三千搞掂,好了,这么说定,不废话,大家一起跑路。”
  没半点婆婆妈妈的王虎剩也不给陈二狗拒绝的机会,立即带着张三千去找王解放。
  出了大事情,才体现出这位小爷在关键时刻的胸有成竹。
  陈二狗则跑去公寓找张兮兮。
  下了出租车,跑到公寓,陈二狗祈祷那妞没发神经地一个人跑出去泡吧逛夜店,还好,运气不错,这女人依然穿着睡衣窝在沙发看电视,玻璃茶几堆满了模型盒子和六七艘成型的舰船,陈二狗懂点军事,知道那叫战列舰和巡洋舰,当然他当然不知道什么“俾斯麦号”战列舰或者《斯佩尔伯爵》号战列巡洋舰,虽然好这个承认自己肤浅花瓶的富家浪荡女为什么肯花时间在组装这模型,但没时间也没那个yu望去了解另一个世界的女人,站在门口说道:“张兮兮,转告小夭,让她休学一年,这一年不要来海,不要问我为什么,总之我不是在开玩笑,你要愿意,再替我跟她说声对不起,不愿意算了。”

  张兮兮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个一头汗水、手里握着一杆老烟枪的男人,她第一时间竟然没觉得他疯了,于是她觉得自己疯了,然后她跳下沙发,从地那条牛仔裤掏出一个Gucci的精致钱包,抽出一张工行的牡丹卡,丢给陈二狗,道:“密码是我那卡号的后六位,你也别问我为什么,当我借你的,用了多少你自己记清楚,以后老老实实连本带利还给我。你要是不收下那卡,信不信我打电话报警。到了外地你千万别用你自己的卡或者存折取钱,会被逮住的。好了,你可以给本格格滚了,该干嘛干嘛去。”

  于是陈二狗继续跑路。
  深夜,海某栋别墅内,一个女人正在喂养一条玻璃笼子里的眼镜蛇,笼子出的大,那条蛇也不如一般宠物那般温顺,充满了野性和灵气,投放进笼子的不是鸡鸭或者兔子这类饵,而是一只黄鼬,这玩意也是能咬死蛇的,女人饶有兴致地欣赏两者相斗。
  眼神妩媚得清澈,不腻,点到即止,恰到好处,这很考验女人的底蕴,寻常女人算修炼一辈子也没这功力。如果一个女人在欣赏一幅水墨山水画或者凝视心爱的男人,有这种眼神,对旁观者来说是件赏心悦目的事情,但她所看的却是赤裸裸的厮杀。她身后某位光头河北佬对此见怪不怪,接到一个电话后,来到她身边,脸色古怪道:“那家南京军区下属医院刚走出来一个吴煌,又躺进去一个赵鲲鹏,一个是陈富贵干的,一个是陈二狗做的,这对兄弟下手一个一个狠。”

  海喜欢养蛇的女人也许不少,但喜欢养毒蛇并且一口气养了八条的肯定只有竹叶青。
  她转身,脸似乎有一抹不可思议,略微错愕道:“横着进医院的不是陈二狗,是赵鲲鹏?”
  光头佬蒙冲笑着点点头,带着不加掩饰的幸灾乐祸,挠了挠头,道:“如果不是那熊子的一个死党听到了风声,打电话去发现关机,察觉到不对劲赶到陈二狗那房子,找到了躺在草席的熊子,恐怕再晚不是送急症室而是直接送火葬场了,也算那小子倒霉,据说一照面被陈二狗用石灰扑瞎了眼睛,然后一刀捅在腹部,这也算了,陈二狗那家伙跑路的时候还没忘记把他手机摔碎,也没把匕首拔出来,这不等于让熊子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等死吗,二狗这一手,真他娘的毒,够种。”

  “蒙虫,给我拿壶酒,最好的。”
  竹叶青坐到客厅的黄杨木椅子,呢喃道:“好一个狼子野心狠手腕,当浮一大白。”
  陈二狗清晰记得第一次用猎刀给狍子开膛,得先小心翼翼从胸骨下窝处割开一道小口,然后用左手双指抻进肚皮下撑开,刀子再从两手指缝隙向挑着拉开柔软而雪白的肚皮,这样才可以避免割破肠子和肚子,而后掏出热乎乎的一大团子完整肠子和肚儿,整个过程得用巧劲,后来那柄留在熊子腹部的凶器便成了专用解剖刀,他手下剥皮抽筋的狍子山跳无数,说句实话,把赵家公子捅翻在地后不是没把他当做一狍子对付的冲动,别说挑断手筋脚筋,是把整张人皮给扒下来也不是难事,但陈二狗终究没那胆量,他信命,怕死后下地狱进油锅不得超生,所以没直接捅死熊子,而是把他的命交给老天爷,死了,陈二狗也不后悔犯杀人罪,因为是老天爷要收熊子,人贱天收,没死,只能说老天爷不答应,也算给熊子给他自己都留了一条后路,道讲究斩草除根政界忌讳放虎归山之类的,陈二狗一个小旮旯好不容易熬到今天的小农民,不懂,他娘是个差不多可以形容为怜蛾不点灯为鼠常留饭的妇人,杀头猪宰只鸡都要念叨半天,一辈子慈悲为怀,陈二狗能有今天这适应大城市的势利念头和凉薄心态,还多亏了张家寨那帮子贱民刁民二十年如一日不遗余力地骂他咒他不待见他冷嘲热讽他,你让陈二狗这样只在校庆见过乡长、到了海只在电视瞻仰大人物风采的家伙具备杀伐决断或者不教天下负我的大枭气焰,苛求了点,跟让陈二狗一个晚糟蹋小夭六七次是一个道理。

  从头到尾张三千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看到王虎剩的一脸肃穆以及王解放的一身伤痕,还有三叔跟他们离别时的决绝,又出大事情了,否则王虎剩不会把黑豺留在阿梅饭馆,王解放也不会把好不容易从崇明岛逮到后熬了一段时间的鹰都放弃,张三千不喜欢这种窒息的感觉,被王虎剩牵着跑,到了火车站,买了去南京的票,很挤,得蹲过道,张三千终于能歇一口气,像一个被拐卖的小孩缩在王虎剩大将军和小白脸王解放之间,问道:“虎剩哥,三叔咋了?”

  “小孩子别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