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80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兮兮像是被踩到尾巴的小猫站在沙发朝陈二狗张牙舞爪,“你说梁不正我不说什么,可你一个低收入低素质低海拔的三低人员凭什么说高修养高情商高收入的三高人才?”
  张兮兮最看不惯陈二狗对她一副不屑一顾的神情,看到这牲口竟然敢一脸鄙夷地打算径直走出房子,胸涌起滔天怒火的她拎起抱枕砸向陈二狗,砸了一个后感觉特过瘾浑身舒坦,立即砸第二个,很快不等陈二狗走到房门口砸光了沙发五六个抱枕,当张兮兮准备去果盘拿水果,忍无可忍的陈二狗转身盯着张兮兮,恨不得用手里的书把这娘们砸成植物人,阴森森道:“张兮兮,次你跟小夭父母泼脏水我还没跟你算账,你再这么泼妇小心我把你地正法了。”

  陈二狗笑眯眯道:“算阿梅饭馆王语嫣这么说我兴许心一横了,可你这么说,我还真不做这个男人,格格您自个儿慢慢玩,我不陪你变态。”
  张兮兮一屁股坐在沙发冷笑道:“有贼心没贼胆。”
  “纠正一下,是有贼胆没贼心。”
  陈二狗摇了摇头,捧着书靠在门口,也不管张兮兮是不是抗议排斥,自顾自点燃了一根烟,抽了一口,道:“张兮兮,那男人是你父亲?挺霸道一人,我庆幸不是被你看,而是被小夭看,起码小夭她妈虽然不讲理了一点,但也不会动不动让我拿出一千万或者卸掉我手脚。不过你也别嫌我多话,你爸对我是凶了点,但对你真没像小夭对我说的那样不近人情,你这人是只刺猬,整天喜欢刺人,刺来刺去其实还不是刺自己,我说你变态真不是冤枉你。”

  “我喜欢。”
  张兮兮啃着薯片,盯着液晶屏幕面无表情道:“你又不是我男人,赶紧给我滚蛋。你以后少对我说教,我觉得恶心,你要真瞧我不顺眼,像个爷们一点,打我骂我都成,求你千万别用这种法子来膈应我。”
  吞云吐雾的陈二狗笑道:“你真有受虐倾向?”
  “有病。”
  张兮兮翻了个白脸骂道:“赶紧给本格格爬远点,否则我跟小夭说你玷污了我,我可真干得出这种事情,看到时候小夭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反正我演戏在行。”

  陈二狗感慨道:“小梅果然没说错,你是个货真价实的贱人,摊你的男人,肯定是祖没积德。”
  狼狈不堪的陈二狗落荒而逃,这娘们真是不可理喻的神经病,这缺德又缺心眼的事情都干得出来。
  但兔子不吃窝边草,陈二狗是只野山跳,所以这是他的原则,再说张兮兮要真能被男人轻松吞下肚子不是张兮兮了,陈二狗自认没那个本事和精力去应付一个疯女人。
  累坏的张兮兮趴在沙发,先是癫狂大笑,随即像是在嚎啕大哭,天晓得她是在哭还是在笑,反正偌大一个世界也没有人关系她是死是活。

  天桥底,一个虎头虎脑的男孩跟一个长得性别模糊的稍小孩子坐在地发呆,前者鼻青脸肿,拖着一双大拇脚指都露出来的脏球鞋,虽然衣衫凌乱,但眉宇间没丝毫颓丧,后者气定神闲,如同一个局外人,睁大眼睛望着车来车往,也不理会身旁同伴眼的错愕和敬佩,一脸崇拜长得很虎的孩子抹了把脸,道:“三千,刚才的事情你别跟我妈说,你这次救了我,以后我肯定会报答。”
  “不用。”
  “二狗说别人敬我一尺我得还敬他一丈,欺我一分必须还欺他两分,他说来说去这句话最听。刚才在游戏厅外要不是你出手,我铁定过不了这一关,挨一顿饱揍是小事,丢了面子糗大了。对了,你还懂功夫?谁教你的,是二狗?”
  这对小屁孩显然是闯了祸的李晟和以及无意间帮他擦了屁股的张三千。
  张三千平静道:“是富贵叔,不是三叔。在我们张家寨,富贵叔打遍天下无敌手。”

  十岁的小孩子哪里能知道天下到底有多大,江湖到底有多深。
  李晟划了一个掌心向前手指微屈的手势套路,道:“这是什么拳?”
  张三千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跟着富贵叔蹲了几年马步,再是学了几路拳法,好像叫八极拳,还有种三叔称作劈挂拳,三叔他说过‘八极加劈挂,神鬼都害怕’,反正富贵叔打架最厉害,附近六七个村子没人敢惹他,因为他们都说富贵叔能单手掀翻一头野猪。”
  李晟惊恐质疑道:“吹牛瞎掰的吧?”
  张三千虽然年龄李晟小,可说话谈吐显然要已经够老成的李晟还要老气横秋,“我跟你吹牛图个什么?富贵叔是猛,三叔是有化,你要不信,以后离我远点,我还懒得跟你说话,今天的事情你要敢告诉我三叔,我非揍你。”

  李晟吐了吐舌头,道:“打死我也不说,三千,要不我以后跟你混,我本来吧想把我姐送给你三叔,结果他不要,要不给你?”
  张三千转过头,盯着李晟,把这个卖姐求荣的小兔崽子看得毛骨悚然,张三千转过头,继续望着那些光怪陆离的钢铁机器,道:“女人不是东西,说送送,说卖卖,卖再多的钱也证明不了值钱。”
  “三千,你打算以后做什么?”
  “拉二胡。”
  “你没病吧,拉二胡能混饭吃?我像要做你们东北乔四爷或者以前海滩黄金荣那样的大老爷们,我要以后海大混混小混混见着我,都得喊声李爷,女人一天换一个,车一天换一辆,你看,多拉风。”
  张三千伸手抚着脚边那只黑色守山犬的脑袋,眼睛里没有李晟的炙热,也没有李晟脑袋里看多了黑帮电影种下的野心种子,轻声道:“反正我只听三叔的,他说拉二胡挺好。”
  雁子是个不折不扣的熟女,熟女得靠岁月慢慢浸染才能熏陶出味道,还得靠与不少男人身体或者精神的深层交流才可以称得成熟,成熟能够带来视野和底蕴,而底蕴彰显城府,这种女人除非有特殊癖好否则极少对青涩男孩下手。但这位熟女偏偏撞了邪似的看了来到海两眼抹黑不知道何去何从的陈二狗,也不介意跟他有一夜鱼**欢,这一点纯粹把她当做玩物的刘胖子也知道,他乐得雁子能勾搭背景神秘兮兮的陈二狗,然后借势让自己位,在海一个姿色妖艳的女人不算什么,手里有了钞票,能买到一切,这是纸醉金迷的大海最颠扑不破的法则,不过雁子早过了少女思春的年龄,早把性和爱分得一清二楚,二狗算哪天侥幸能够在她白嫩丰腴的身子翻滚折腾,也不可能让她去触碰爱那个字眼,要真能,间接证明陈二狗的道行足以乘鹤飞升,也不用在社会底层挣扎摸爬了。

  她这样一个实际而势利的成熟女人,望着陈二狗好像天生微微驼背的背影,竟然有点伤感,叹息道:“刘胖子,你说他这一去是不是没机会再见面了?我怎么瞧着怪凄凉的,按理说我这种走路恨不得从乞丐碗里抢钱的毒妇没道理这么软心肠的。”
  胖子刘庆福忙着应付周围走过的几个酒吧常客,点燃一根烟道:“雁子,他要回不来,你死了那条跟他一夜情的心思。要能回来,你算跟他当着我的面玩老汉推车或者观音坐莲,我都可以做到不闻不问。”
  雁子微涩轻笑道:“你真大度。”
  胖子故作潇洒地耸了耸肩,道:“那是因为直觉告诉我这次陈二狗没太大机会翻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