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79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张兮兮狠狠撕咬牛肉干的时候门铃响起,前不久她在淘宝买了几套二战德国海军战列舰模型,估计是送货门了,懒洋洋回房间把内衣穿,这才开门,却是一张她宁肯回去看美剧《绯闻少女》也不愿意看到的脸孔,一个年男人,撇开极有品位的穿着不说,身有着一股让18岁花痴女孩以及40岁熟女都怦然心动的成功者气质,那块犹抱琵琶半遮面露出一小截的非仿冒江诗丹顿手表掩盖了他身材微矮的缺陷,鲜亮衣着也让他不太起眼的容貌起眼了好几分,张兮兮见到他立即拉下脸,转身走回沙发,没说一句话。

  男人也没有走进房间,只是站在门口打量了一圈公寓装饰,最后把视线停留在张兮兮身,皱眉道:“不打算回家了?”
  张兮兮盯着电视屏幕,不动声色道:“是。”
  年男人与沐小夭父亲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成熟男人,他远温尔雅的宋杰铭要强势,一看是一个很大男子主义的位者,在某个领域或者圈子颐指气使惯了,说话难免让人刺耳,“这种地方是人住的吗?”
  要放在往常张兮兮肯定拍案怒起,跟这个男人顶撞几句,可此刻她脑海想象了一下陈二狗的狗窝,心想我这要不是人住的地方那陈二狗那不成了垃圾房,这个想法让张兮兮很有满足感,她不怒反笑的诡异表现让男人心里吃了一惊,犹豫了一下还是踏进房间坐在沙发边缘,也没指望张兮兮会给他倒杯茶,轻微叹了口气,缓缓道:“晚饭吃了没?没吃陪我一起去海新天地,你明朝叔叔要请客,指明了要捎你,你青梅竹马的小号带了女朋友来海,你不想见一见?”

  张兮兮啃完了继续啃薯片,道:“你要不去,我早屁颠屁颠跑去帮小号鉴定女朋友了,没我认可,那些庸脂俗粉别想小号的大床,更别想进明朝叔叔的家门。”
  年男人对张兮兮这番孩子气的言语哭笑不得,本来心里那点不满顿时烟消云散,眼神柔和地观察许久不见的她,他其实也知道自己的刻薄语气和尖锐眼神往往因为在商场呆久了回到家里一时半会改变不了,所以总让这孩子抵触,但江山易改秉性难移,这习惯跟抽烟一样,他想改可总改不过来,打趣道:“其实你和小号挺般配,明朝叔叔也总暗示我要你做他家儿媳妇,你有没有想法?”
  张兮兮依然不死不活的神情,淡漠道:“小号那贱人给我做小弟弟可以,做老公,他还得再去科大回炉改造个十几年,科大少年班出来的除了变态还是变态,那小贱人有暴力倾向,我可不想被他分尸。”
  年男人无可奈何道:“别说那么过分,明朝叔叔听到了非敲你板栗。”
  张兮兮撇过头,望向这个她该喊一声父亲的男人,问道:“你还不走?”

  男人起身,他知道这个女儿不是在开玩笑或者试探,是真的下了逐客令,他这些年也不是没想过服软,顺从兮兮的意思生活,但跟女儿打了十来年战争,两个人都适应了争锋相对,他是一个喜欢在任何领域都无休止厮杀的男人,她也不是一个多陪陪多说话会开心的单纯女儿,所以两个人一直冷战下来,他暂时不打算认输,道:“你有小号的手机,要是改变主意打电话给他。”
  在这位能让张兮兮一辈子挥金如土的男人准备转身离开之际,一个年轻男人开门而进,这让他重新坐回沙发,一个能有这栋公寓钥匙的男人,张兮兮父亲印象沐小夭没有男朋友,兮兮也不习惯给男人公寓的钥匙,难道说这个看去貌不惊人的寒碜家伙强大到让女儿改变了原则?这是件挺有趣的事情,但同时也是一件不值得开心的事情,他张大楷的女婿,怎么都得他强,这个穷小子算哪门子葱?
  “介绍一下。”
  张兮兮跳下沙发,跑向手拿钥匙一头雾水的那个牲口,背对着父亲的她不停朝他使眼色,然后极其自然地挽住他手臂,转身一脸灿烂笑容地望向父亲张大楷,道:“这是我新男朋友,他姓陈,绰号二狗,你乐意不乐意都只能喊他陈二狗。你要没意见,我打算跟他结婚,当然,你有意见也不顶屁用,结婚这事情我自己说了算。”

  “结婚?”
  见惯了惊涛骇浪的张大楷神情自若,坐在沙发打量陈二狗,不急不躁,虽然第一时间是想到让人把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王八蛋打断手脚,但表面依旧是不温不火,将近三十年的商海沉浮,早把张大楷磨砺成城府极深的老妖,平静道:“可以。我只有一个要求,交给我一千万的聘礼,我放人,兮兮你如果觉得一千万埋汰了你,我不介意这个男人多付给我一点。”
  “一千万?”
  张兮兮妩媚妩媚地侧脸望向云里雾里的陈二狗,柔柔弱弱像极了刚刚坠入爱河的小媳妇,虽然一只小手死死捏住陈二狗的腰部,他只要敢趁机揩油可以用出张兮兮独门绝学九阴白骨爪,但脸甜腻如蜜,道:“二狗,你愿意为我拿出一千万块钱吗?”
  陈二狗保持僵硬笑脸,也不知道这一男一女演的是哪一出,咬牙切齿地轻声对张兮兮说道:“一千万?给你一千块我都是闲得蛋疼的****。”

  张兮兮从陈二狗嘴里注定得不到一掷千金的豪爽话语,所以她那颗不喜欢思考深奥问题的脑袋只能自娱自乐地想象陈二狗冲冠一怒为兮兮,然后跟她爸两个人你一黑心拳我一撩阴腿纠缠厮杀折腾到头破血流,最好鱼死破,没心没肺的张兮兮肯定高呼万岁。她只顾着胡思乱想,不清楚真相的陈二狗也忌惮沙发那年男人阴沉沉的气焰,掌握主动的张大楷似乎正寻思着如何拾掇修理陈二狗,一时间三人都不说话,氛围诡异。

  张大楷没想要这里跟无法无天的女儿以及那个小人物浪费时间的意图,走之前放出一句狠话,“年轻人,我没拿到手一千万之前,你要是敢我女儿的床,我打断你第三条腿,信不信随你。现在行情不好,给两三万能买人一条胳膊,我这个人没什么本事,是有钱,买你一百条手脚都可以眼睛都不眨一下。”
  孙大爷的豁达,孙满弓的晦暗,宋杰鸣的儒雅,死人妖熊子的跋扈,小梅的荒诞,再加这个横空出世的张兮兮父亲那种蛮横,都让陈二狗大开眼界,怎么看这些大城市里的人物都能跟大山里的畜生对号,如果说孙满弓是头鼎盛时期的东北虎,那么孙大爷则是掉了牙齿的暮年东北虎,宋杰鸣是鹿,赵鲲鹏是黑瞎子,小梅是狍子,而张大楷是一头野猪,所有人都有资本俯视陈二狗这只默默无闻的野山跳。

  当张大楷走出房间,陈二狗刚想享受一下张兮兮胸部那团软肉挤压手臂的惬意感觉,这刚把他当枪使唤了一次的娘们便蹦蹦跳跳回到沙发继续看她的偶像剧,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陈二狗来公寓是要到小夭房间拿几本书,结果被张兮兮无巧不成书地陷害了一次,这妮子心里正偷着乐,她巴不得跟江浙一带道不少大佬关系不错的父亲当场把陈二狗那糟蹋了小夭的肮脏玩意阉掉,瞧着莫名其妙被恐吓了一次的陈二狗挠着头走进小夭房间,强忍住捧腹大笑冲动的张兮兮在沙发翻来滚去,等陈二狗拿书出来,张兮兮又已经恢复淑女不能再淑女的姿态,嗓音冰冷地提醒道:“别瞎看本格格穿睡衣的曼妙身姿,再看小心我甩三万块给我老爹,让他打断你老二的同时再挖掉你那双贼眉鼠眼。”

  陈二狗嘀咕道:“真应了一句话,梁不正下梁歪。”
  “谁下梁歪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