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74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熊子也不急着射箭,饶有兴致地任由陈二狗蹦跶作垂死挣扎,他现在终于明白猫逮着了老鼠后为什么不急着下嘴,这么调戏着玩才有意思,道:“没戏,我今天是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绝望,公平?我从来不知道世界还有这东西,你要争取不到,我吃饱了撑着才会施舍给你。再给你十秒钟享受下暴风雨前的宁静,十秒后游戏开始,死了算你倒霉算我晦气,如果半残了,你放心,你再喊冤叫屈我也进不了局子。赔偿?没有,所以等下跑勤快点。”

  陈二狗保持沉默,蹲下来将稍长的裤脚塞进穿久了略微宽松布鞋,做了个深呼吸,接下来是玩一场干系到是否流血躺下的心理战,一个闪失,也许是一辈子的遭罪,本来一直愈演愈烈的流汗状态这一刻竟然反常地停止,陈二狗仿佛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这一刻,他心无旁骛。
  最底线的生存,什么磨练都能激发潜能。
  嗖。
  第一根箭钉入木质地板,离陈二狗只有两米远,左手身侧,这意味着陈二狗如果往左翻滚躲闪会被射,但事实陈二狗依旧保持着弓身下蹲的姿势原地不动,这一次他赌对了。熊子笑了笑,箭拉弓,射出第二箭,与第一根箭几乎是同一个落点,而陈二狗依然没动,第二步两个人都走得诡异,看得熊子带来的那六个大汉惊心动魄,这玩意赌车或者赌马都要来得刺激,因为这是在赌命。
  第三次熊子做了个射向左侧的假动作然后猛然横向拉到右侧,第三次射到陈二狗的左侧方位,这一次陈二狗翻滚到了弓箭落点的相反位置,在一次幸免于难,那六个大老爷们甚至能看到这家伙抹了一把汗后露出个一口洁白牙齿的微笑,笑容没有得意,不笑还冷,与熊子脸的笑容如出一辙,果然是人以群分,不是冤家不对头。连赢三次,陈二狗赢在摸透了熊子的性格,而熊子根本不理解眼前这个刁民的偏执脾性,加一点不可或缺的运气,陈二狗让熊子输得颜面尽失。

  吸取教训的熊子接下来射完第一箭后迅速拉弓弦,根本不给陈二狗喘息的机会,陈二狗终于开始像一头丧家之犬奔跑扑腾起来,狼狈而凄惨,在地板一次次与弓箭擦肩而过,却始终没有将后背留给欲置他于死地的蛮横对手。
  狗急了会跳墙,只可惜赵鲲鹏早将一逃路都给封死,根本不给陈二狗这条被逼急了的疯狗跳窗或者夺门逃命的希望。
  只是这头从小钻研咏春拳的黑瞎子似乎忘了,一只山跳被人逼到死路也会跳起来咬人。
  当赵鲲鹏拈起第11根箭,赫然发现这只蹿下跳乱跑一气的疯狗竟然捡起了一根脱靶的箭,跑得看似毫无章法,原来一开始打定了主意,放了半天烟雾弹,目标终于水落石出,同样拉弓勾弦的陈二狗这一次终于与熊子站在同一条起跑线,咧开嘴,眯起眼,弓弦拉满,此刻的陈二狗不再是一条谁都可以踩一脚打一棒的落水狗,一人一弓,爆发出一股不可小觑的威慑力。

  赵鲲鹏不笑了,直勾勾望向陈二狗,阴沉沉道:“射完我手里这一根,再熬过最后一根,你能解脱,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陈二狗没有说话,弓弦如满月,虽不如富贵拉饱那张牛角弓那般触目惊心,但也颇具气势。答案一点都不复杂,他只是个没胸襟没度量也没大视野大眼光的刁民,假如在张家寨被一头狗咬了,他不会抱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念头花时间去找砖头砸回去,只要有可能,他会立即扑去咬一口,人被狗咬了,有些被生活逼疯了的人是真的会咬回去的,陈二狗属于这一类。
  “再给我一打箭。”
  赵鲲鹏冷笑道,“既然你跟我玩阴的,我奉陪到底,看谁更狠。我不介意为你说话不算数一次,我丢的是信誉,你丢的可是胳膊或者大腿了,你觉得哪一个值钱?”
  陈二狗没有动摇,起码表面是如此,轻缓却坚定道:“别忘了我手里还有一根箭,你看到哪个标靶没有,没有一根偏离出九环,你摸了两三年弓,我跟你不一样,得靠这个吃饭,摸了差不多有二十年,你说我这一根箭跟你手里那根是不是有点不一样,你有第二打甚至是第三打弓箭,那都是你的事情,我有这一根是了。你的一条胳膊或者大腿,跟我的一条只有老天爷肯收的贱命,哪一个更值钱更精贵?”

  熊子神情阴晴不定,显然内心在挣扎斗争,如陈二狗所说,赵鲲鹏觉得自己的一条胳膊陈二狗的一条命来得重要,虽然陈二狗那一箭未必能射,但起码存在风险,如果是跟海一线的大公子哥勾心斗角输了一条胳膊,赵鲲鹏认栽,但对手是个无名小卒,他不甘心,问题的关键还在于这种风险不小,一个摸了将近二十年弓的家伙,往往一箭够了,所以赵鲲鹏犹豫,游戏成了鸡肋,这让他很恼火,却无处发泄。

  最终,熊子放下手弓箭,阴森道:“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赌一次,射我,你死,射不,还是死。第二,跟我一样放下弓箭,给我下跪,这事情算两清。”
  保持原来姿势的陈二狗那张本苍白的脸庞愈发病态,问道:“真能两清,这话算数?”
  “算数。”
  似乎还想做点小动作的熊子瞥见身后朋友都一脸欣赏望向陈二狗,咬牙道:“没二话。”
  小梅起初很失望,觉得这个肯轻易说出磕头下跪的狗哥甚至不顾炬那帮子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二世祖,在他心目,爷们得一诺千金得膝下有黄金,得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那才叫游侠,叫英雄,可看着陈二狗不动声色地亡命逃窜,躲过10根箭,高翔这个二十多年全沉浸在武侠演义小说里的北京少爷似乎开始懵懵懂懂知道一点,这个世界也许本该不存在大侠这种角色。
  没有惊心动魄的逆转,没有那类神仙人物横空出世,陈二狗在小梅的预料之外情理之下跪了,跪得没一丝犹豫,却有一丝愧疚。
  那个前两天刚花了八块钱在路边小理发店剃了个平头、昨晚才自己拿针线将脚底下布鞋缝了缺口、每天要在煤饼炉子给自己烧一个蔬菜能吃两碗饭的男人,终于还是下跪了,他低下头喃喃道:“爷爷,浮生给你丢脸了。”
  死灰如果有机会复燃,你是只有一把尿一泡屎,也得赶紧把它浇灭。
  赵鲲鹏老子的老子一辈子在官场搏杀,整人阴人,加被人整被人阴,六七十年辗转腾挪,三步高升一步下跌,好歹曾经爬到了海市的二把手,老人说出来的这句话虽然粗糙,甚至有点低俗,但却最让赵鲲鹏耳朵起老茧,听多了,为人处事难免按照这个思维发展,当赵鲲鹏看到陈二狗最终选择下跪,心非但没有半分得意,反而涌起一股浑身不舒服的冷飕冰凉。
  望着屈膝下跪的男人,赵鲲鹏觉得骑虎难下,他不怕那种手高眼低只会玩深沉的败类纨绔,也不正眼瞧天不怕地不怕一味求狠的小人物,他唯独忌惮方一鸣这类角色,虽说全海没几个年轻人不忌讳方一鸣,但赵鲲鹏不是怕这个方少显赫荣耀的家世背景,而是头痛这种阴人的笑里藏刀,能屈能伸,跟太极拳高手一样,暗藏杀机,他爷爷早说过方一鸣这孩子在政治肯定走得远,因为老一辈吃了不少亏才领悟到的拖字诀和推手,方一鸣年纪轻轻炉火纯青。赵鲲鹏很不喜欢方一鸣这种身没半点军人脾气的同龄人,陈二狗,也让赵鲲鹏不自在,这条东北跑来海觅食混饭的土狗显然预料更加棘手,赵鲲鹏心冷笑,两清?真能化干戈为玉帛或者不计前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