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70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似乎听说这东北农民是因为养了两条狗才被喊这别扭名字,一条叫白熊,还有一条忘记了,啧啧,真像个暴发户,城里有钱人不都喜欢养狗吗,张兮兮撇了撇嘴,她一直很不明白小夭为什么会瞧这男人,如今城里女孩大多实际得很,再不在乎钱,谈一场不寒酸的恋爱总得要点开销吧,再说了能找到有钱的谁会非去找没钱的当体验民间疾苦感悟生活?脑子被驴踢到了吧。开始张兮兮是真不懂,她没那个眼光瞧出陈二狗有啥出类拔萃的特质,是脸皮厚一点,不像顾炬那帮公子哥那般死要面子,后来,M2酒吧看到原本躲在最后可以置身事外的他挺身而出,跟那个死人妖死磕,让她小小感动了一次,虽然说没瞧出他打架有多生猛多变态,还被死人妖给放倒了,但起码张兮兮那一刻觉得这陈二狗除了眼睛不老实嘴巴阴毒之外还有点可取之处,看着他穿着一双破败泛白的布鞋,剃了一个路边最便宜的平头,穿一身希拉平常的廉价服饰,看着他弓起身子,像一头疯狗一样不肯退缩,不肯倒下,那种死也要咬一口的傻样,张兮兮很不愿意承认地其实想说,这一次小夭的眼光是差了点,但还不至于让人无法接受。不过想让张兮兮认输,那还遥远得很。

  再然后张兮兮便在去开始新一天夜生活之前遇到了小夭父母,这种机会她当然不会浪费。
  她不怕事后陈二狗找她麻烦,哪怕是抽她耳光,她也不后悔。
  张兮兮甚至媚笑着想,陈二狗,真有本事你把本格格狠狠推dao,可借你十个熊心豹子胆,你敢吗?
  穿一双老牌回力鞋、梳一个汉奸分头的王虎剩也知道在SD酒吧这种场合,要找一个年轻女孩进行一次最原始的交流不是不可能事件,但前提是他得换一身行头。风月场所的老手小梅早把话说死了,在海不管任何酒吧,穿着灰色羊毛衫搭配西裤,在正常情况下,不可能勾引到小姐以外的人物,只是陈二狗和王解放从没有看到王虎剩有换一个发型的意图,这个小爷固执地顶着落伍滑稽的分头,搭配一张超出真实年龄起码十年的老态脸孔,像一个猥琐年大叔在一群年轻女孩丢人现眼,王虎剩似乎也不怕被人当做一个笑话,每天除了抽烟喝酒揩油是翻阅几张随身携带的泛黄图纸,他与张胜利最大的不同在于后者最大的动力是每个星期光顾一次几条街外的粉红发廊,然后用她床头三四块一大包的廉价纸巾抽出几张清理战场,王虎剩不会,他永远不会花七八十块钱去糟蹋别人和作贱自己,不是他那方面不行,他不是觉得路边发廊的娘们脏,王虎剩是真不缺钱,他口袋里的钱虽然少,但总能恰好满足他的衣食住行,再者他要是贪图那些个铜板,挖人祖坟的那几年早发了,所以他哪怕有一天**脑了,想要玩海最贵的鸡,指不定也玩得起,不过他觉得第一次还是留给媳妇较妥当,陈二狗看起来貌似王虎剩正经淳朴得多,但王虎剩清楚,以后二狗这头牲口拱翻的水灵白菜肯定他多一箩筐。

  世界那么大,弱水有三千,我王虎剩大将军只取一瓢饮。
  不过可惜的是王虎剩在SD酒吧逛荡了两三个月,愣是没一个凑合点的娘们透过他的****外表发现他的纯洁本质,所以到了今天还是孑然一身游荡在舞池外围,穿一身保安制服,叼根烟,眼神一如既往的低俗猥亵。
  王虎剩今天眼皮一直跳,这是许久没有出现过的事情,几次刨人祖坟也出现过这种状况,结果每次都出了不小的事情,不过刚才张胜利从阿梅饭馆跑来找陈二狗,说是有个老乡把黑豺带来了海,本来正和一群来酒吧泡学生美眉的年大叔套交情的陈二狗便屁颠屁颠跑出去,估摸着不会出什么大事情,如果真是酒吧闹出不可收拾的风波,这一次王虎剩打死都不会把陈二狗牵扯进来,一次因为有陈富贵这尊猛龙过江的大菩萨及时出现才得以化险为夷,天晓得他们还有没有那样的****运,他给王解放看过相,这犊子命硬,一时半会死不了,其他人是死是活反正不放在心,王虎剩趴在舞池栏杆,静观其变。

  张家寨有守山犬,这是很久流传下来的传统,每次母狗都会在其生命尽头产下一公一母两只后,从没有改变。守山犬不属于个别村民,但这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之后便成了张家寨外来户陈家的专属猎狗,白熊和黑豺的母亲死于十四年前,那个年代的两头守山犬喜欢跟着陈二狗的爷爷,分别取名“青牛”“花虎”,到了陈二狗手里,白熊被村里辈分最大、活了八九十年的老家伙说成是张家寨最敢下嘴的狗,不管是东北虎还是野猪王,都敢撵都敢咬,只可惜死得早,整个村子都替张家寨头号疯狗陈二狗觉着唏嘘可惜。

  把黑豺从东北黑龙江穷乡僻壤的旮旯,带到海这座布满养尊处的优贵宾犬玩偶狗的国际都市,做出这事情的只是个孩子,似乎也只有脑子不太正常的孩子才能干出这么不可理喻的事情,带着一条土狗从最北方千里迢迢来到南方,陈二狗第一眼看到孩子和黑豺,这一人一狗都蹲在阿梅饭馆门口,那孩子他当然认识,张家寨为数不多的异类,从小喜欢跟在他屁股后面做个怎么甩都甩不掉的拖油瓶,一个带把的男娃却长得很像个女孩,这在大城市兴许还是件好事,但在张家寨一帮粗糙爷们眼可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东西,他能长这模样归功于那个被人贩子卖到黑龙江一个离张家寨算最近小城镇的娘,那可怜女人长得俊俏,张家寨都说不陈二狗娘年轻的时候差,这样一个女人花了孩子他爹四千多块钱,那是一辈子的积蓄,对张家寨来说还是祖积德才能攒下这么多钱,她是被男人双手麻绳捆结实一路拖拽回张家寨的,回到张家寨的时候她已经衣衫不整,村民都知道那肯定是憋了三十多年火气的张来旺路把她按倒了扒光了衣服,浑身舒坦了的张来旺脸却没好看,村民也猜得出八成这水灵女人不是第一次跟男人做那事情,但他们都理解,这么漂亮的女人要是第一次给了张来旺,不现实,非让人嫉妒死,过了一天张来旺更不高兴了,原来这个女人是个傻子,只知道对着人傻笑,但他没打算还回去讨个公道,这么个细皮嫩肉的媳妇再傻,到了晚躺在炕是张家寨最动人的女人,张来旺知道,每天晚在趴在窗口偷听的牲口没有十头也有七八头,这让他很有成感,在女人身体耸动得格外卖力,那时候张来旺觉得要是能从她肚子里给他生个带把的娃,是死也值了,结果生是生了,从接到张家寨到那女人生孩子,只用了八个月,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生完孩子第二天,那个只会傻笑的女人不笑了,走到额古纳河把自己淹死了,再漂亮的女人在水里浸泡久了的尸体也不会好看到哪里去,对没心没肺见不得别人好的张家寨来说,她的到来无非是给张来旺戴了顶最大的绿帽子,她的离开则是让他们失去了大半夜去蹲墙角趴窗户偷听的乐趣,没人说为了她真哭天喊地撕心裂肺,连张来旺都没有,更何况别人,这个男人只是草草埋葬了这个名义的媳妇,然后便成了继陈家老头之后的第二个酒鬼,再没什么后来了,死了,无缘无故吐下泻口吐白沫,躺在地四肢抽搐,那一天正好附近村里的土郎出远门,很快走了,他那个当时只有七八岁不是亲生的孩子站在一旁盯着他,让外人觉得这孩子不是在看爹,是在看一只在滚热水桶里浸泡的死猪,所以张家寨不喜欢这孩子,跟不喜欢陈二狗一样,觉得都是外人,外人都是白羊狼,不靠谱,所以整个张家寨对于喜欢乱咬人擅长下黑拳打闷棍的陈二狗以及他屁股后面的孩子都怀有本能的敌意,称他们为一条大疯狗和一条小傻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