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68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到了公寓外走廊,年男人递给陈二狗一根烟,利群,他自己点一根,笑道:“浮生,希望你体谅一个母亲的心意。”
  陈二狗蹲在电梯门口,抽起那根利群,点头道:“伯父,我是真理解。其实说句真心话,算伯母把话说得再难听点,我也不会介意,更不会生气,这不是客套话。我是农村人,见过太多老牛护着小犊子的情景。”
  “我也是从农村走出来的。”
  小夭父亲笑道:“所以知道你的难处,不过我们最大的不同可能是我当时较幸运,考了大学,对当时的农村孩子来说,考大学是鲤鱼跳进了龙门,然后认识了小夭的母亲,追她追了七年,从大学追到工作单位,大学四年,工作三年,才修得正果,记得当时追求小夭母亲的竞争者没有一个连也有一个加强排,我真是杀出了一条血路啊。”

  男人说这话的时候有种发自肺腑的温醇笑意,很迷人,男人四十一朵花,到了他这给年纪,气质和味道便被生活完全酝酿出来了,他仿佛陷入了回忆,道:“浮生,你知道为什么她这么憎恶你这类人吗,因为她的初恋便是如此,跟小夭如出一辙,现在一想,真不愧是一对母女,她被那个男人狠狠伤了一次,现在都未必已经痊愈,我当时是眼睁睁看着她深陷其不可自拔,最后闹到她要跟他私奔,她付出了那么多,得到的却只是苦果,心灰意冷后便嫁给了追求者最不起眼的我,所以她现在拿你出气,瞧你不顺眼,你别太放在心,她不是真恨你,只是在恨当年的自己罢了。否则,以我和小夭母亲的阅历,又怎会因为张兮兮那小女孩几句话判你死刑,一个年轻人,见一面,说几句话,大抵知道脾性了。”

  陈二狗也是唏嘘不已,真没想到看去很理性的小夭母亲当年还是个那般感性的女人。
  男人吐出一个烟圈,道:“之所以跟你说这些连我都藏着掖着二十年的心里话,是因为我没把你当外人,因为看到你,像看到年轻时候伤了小夭母亲的男人,一样倔强,剑走偏锋。又像看到我自己,一样贫苦出身,饱受冷眼。”
  “果然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陈二狗苦笑道:“小时候我爷爷总喜欢念叨着将心心便是佛心,或者什么能杀人不如能放人,读书的时候总以为是些酸不拉几的迂腐东西,到了海后,确实是那么一回事。伯父,你还是喊我二狗吧,这名字土归土,可听着顺耳,你喊我浮生,我心里愧疚,一想到他老人家,我堵得慌。我算是半个东北人,爷爷带着一个人从南方迁过去的,一个黑龙江边境的小村子,娘是当地人,后来那个人糟蹋了我娘后跑了,了茅坑拉屎还得擦屁股,他倒好,直接跑路,留下我娘一个人大着肚子,我爷爷喜欢喝酒,烧刀子太烈,加心里憋着的那股气没地方出,于是喝死了,我娘带着我和我哥两个人,我身子是药罐子里泡大的,祸害着我娘没过一天好日子,今年也去了,小时候我恨那个死了还不忘替我着想的老人,现在不敢了,他留下一杆旱烟,也不敢去碰。”

  陈二狗红着眼睛,道:“记得爷爷死了七天后,托梦给我说家里的牛角弓得换个位置摆放,那样对我们陈家有利。我跟娘说了后,娘问我,你有没有问爷爷在下面过得好不好,我说没有,当时娘扬起手,却没能狠下心甩我一耳光,只是拉着我去那座坟包,给老人了一杯酒。后来等我想问老人在下面过得好不好,却再没能梦到他。”
  陈二狗仰起头,重重吐出一口气。
  有些话有些气,的确是能把一个人活活憋死的。
  “浮生,浮生。”
  小夭父亲念了两遍“浮生”,陪着陈二狗蹲下来,道:“将心心便是佛心。好一个‘看破浮生过半,心情半佛半神仙’,这名字,不是一个识字的老人能取得出来的,二狗,你对他老人家心怀歉意,很正常,这样一个老人,我敢肯定不少人都像你一样,心怀愧疚。”

  陈二狗靠着墙,平静道:“所以我现在只想往爬,像一条疯狗。”
  只为了让人知道陈家有浮生。
  张爱玲说每个男人心目都有一朵白玫瑰和一朵红玫瑰,其实女人心也都会有一根刺,很疼却舍不得拔出,对沐小夭母亲沐青岚来说当年让她飞蛾扑火抛弃一切的男人是那根刺,她所嫁的男人很好,结婚前七年,结婚后二十三年,加在一起已经三十年,一个对她好了整整三十年的男人尚且都不能把那根刺拔掉,可见当年的伤痕有多深,所以当沐青岚见到陈二狗,亲眼见到他那种熟悉的眼神姿态,从张兮兮嘴听到他的人生轨迹,她的伤疤被一点点揭开,那种揪心的疼很痛,但却让她产生一种无法想象也不敢承认的畸形快感,人其实都是有受虐倾向的。

  “一个错误我犯了一次够了,绝不容许你再犯同样的错误。也许你今天会恨我,怨我,但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爱情这东西也那么回事,起初大都信誓旦旦天真地以为能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可生活不是几句情话能换来温饱的,妈是过来人,不会害你。”
  沐青岚望着女儿那张苍白的脸庞,轻缓温柔却不容置疑道,“除非我死,否则陈二狗进不了家门。”
  沐小夭泪流满面,却没有哭出声,倔强地咬着嘴唇作无声的抗议。
  沐青岚走到洗手间,对着镜子,心不在焉地轻轻洗手,她了解自己的女儿,虽然遗传了她的不撞南墙不回头,但也继承了她父亲的心地温暖的一面,所以她不怕小夭会为了一个男人做出私奔或者与父母断交这类荒唐举措,沐青岚望着自己微有褶皱的纤柔双手,以及手指那枚戴了二十多年的钻戒,喃喃自语道:“我们女人,最早爱的那个男人,有几个能让他送自己戴戒指,小夭,现在分手,这个给你太多第一次的男人在你心还能保持最初的那份好印象,否则以后连遐想的余地都没有,爱情这东西是可以把一个女人逼到绝路的。”

  沐小夭那颗小脑袋没有继承母亲沐青岚为人处事不吃半点小亏的精明,也没有遗传父亲宋杰铭那种当年轻松拿下重庆市高考状元的智商,她会一点围棋,懂一点古筝,在教授的爷爷逼迫下看了一点言,但如今还是看不懂《山海经》,很头疼连陈二狗都熟透了的《古观止》,持之以恒练字十几年,学生生涯却没获得过几次大奖,高考成绩是沐家这一两代人最寒碜的,而且为了一个儿时的绚烂梦想,还偷偷去一家海三流酒吧自力更生地攒钱,这样一个没有大城府大野心大理想的女孩子,仿佛永远都不温不火。

  死心塌地喜欢陈二狗,兴许是这个简单女孩一辈子最放纵的一次出轨。
  小夭父亲宋杰铭从不在小夭母亲面前抽烟,今天出去陪陈二狗一口气抽了三根烟,把陈二狗送走后趁沐青岚去阳台透气的间隙偷偷溜进洗手间,刷了个牙,回到客厅,看到女儿坐在沙发发愣,出乎意料,脸没有太多悲痛欲绝的负面情绪,感慨女儿终于长大了的宋杰铭坐在她身旁,轻声道:“不打算放弃?”
  小夭轻轻点头,盘膝坐在父亲对面,一脸出的平静。
  “要放弃,不是我的女儿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