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67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晚陈二狗送小夭回公寓,至于到了公寓之后会发生什么,两个人都心知肚明,等小夭掏出钥匙打开房间,陈二狗刚想抱起她,察觉到有点不对劲,硬是忍住了那股喷薄而发的冲动,事实证明他这样做是明智的选择。
  因为房间沙发坐着一对年男女,都很有气质,戴着眼镜,颇有学者风范。
  小夭七分像那女人,三分像那男人。
  三者的关系不言而喻。
  这是一个很尴尬的见面时机,像每次小夭想到第一次见到陈二狗的场合都会懊恼一样。一个满脸兴奋的年轻男人在半夜进了一个漂亮女孩的房子,接下来会做出什么勾当?仅仅是坐下来喝杯水起身告别?

  年男女不是未经人事的孩子,当然不会那么单纯认为,而且更何况这套房子的另一个主人还花了将近三个钟头用来不厌其烦地编排陈二狗的龌龊猥琐和卑鄙无耻,可想而知陈二狗在这对男女心目的形象是何等的不堪,如果可以,他们一点都不介意直接打110把这个张兮兮嘴的禽兽拖走。
  小夭的母亲,是一位风韵极佳的成熟女性,知性,清雅,想来这样一个女人做教师,不管是二十年前还是二十年后的今天,她的学生都会在人生对其记忆犹新。保养很好,站在小夭身边,像小夭的姐姐,她的韵味显然没有刘胖子身边雁子的那种风尘味,她站起身,直接拒绝了小夭的解释,面朝陈二狗,道:“你叫陈二狗,是吧?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跟我女儿有任何关系,我不是那种一味讲求门当户对的封建家长,但我不希望我的女儿跟一个混混过下半辈子,这话听起来刺耳,但请你站在我的角度设想一下,你愿意把自己女儿的将来托付给一个整天在********厮混的痞子吗?”

  “理解。”
  陈二狗点头道,“伯母,不过我叫陈浮生,名字不是陈二狗。浮生两字是我爷爷取自‘看破浮生过半,心情半佛半神仙’。”
  小夭母亲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这个没读过大学的年轻痞子能如此镇定。她身旁一直喝茶的男人温尔雅,看到陈二狗倒没有太大的反感神色,听到陈二狗一席话依稀还有点欣赏,笑了笑,但没有发言,只是观察了下女儿的表情。
  “很好,既然你理解,可否解释为你可以离开小夭?”小夭母亲咄咄逼人,一看她知道是个在家在职场都很有话语权的强势女人。
  “抱歉。”
  陈二狗摇头道:“不能。首先,我没伯母您想象那般不求进。其次,请您相信您女儿的眼光,您一手教育出来的女儿,难道会找一个十恶不赦的社会渣滓?”
  小夭母亲很诡异地露出个不能让人感觉到和蔼温暖的笑脸,直勾勾盯着陈二狗那张还算端正的脸庞,道:“本来我还不敢妄下断言,但现在可以。如果你是个如张兮兮嘴所说纯粹是那种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小流氓,我还安心不少,因为那样一个肤浅的年轻男人,小夭再过些日子可以主动放弃,但我发现张兮兮小瞧了你,也坚定了我让你远离我女儿的决心。”
  火yao味很浓。
  走了个张兮兮,却来了个能道行更深、言语更犀利的女人,最头疼的还是这个女人能算做半个丈母娘。
  陈二狗两根手指悄悄反复把玩那枚随身携带的硬币,神情安静,望向小夭,示意脸色苍白的她不要着急,转头看着这位准丈母娘,说了句让沙发男人一口茶喷出来的话,连泫然欲泣的小夭都一下子破涕为笑,一对父女哭笑不得。
  “伯母,你的眼光真的没你女儿好。”
  第056章
  陈二狗这辈子只对三种人心虚,在张家寨是碰陈家欠了恩情的父老乡亲,在学校是欠了钱还没换的同学,到了大城市则是遇到曹蒹葭竹叶青那类女人,小夭母亲虽然容貌和气质都不缺,但还不至于让陈二狗收敛他怕天怕地怕鬼神唯独不怕刁民的习性,在吃软不吃硬的陈二狗人生字典里,刁民是那种为了自家利益可以不顾别人死活的彪悍存在,沐小夭母亲可以沾点边,所以陈二狗非但不怵她气势凌人的那套,反而贼有斗志,大有连她和小夭一起拿下的架势。

  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陈二狗一味忍让退避,小夭母亲兴许还会开一面大发慈悲地让陈二狗苟延残喘几天,但一看这年轻人竟然敢打趣自己,这使得做惯了雌老虎的她勃然大怒,但良好家教和优雅修养让她保持一种惯性的平静,只是暗流涌动,一旁的小夭和年男人已经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出,成熟知性的女人推了一下镜框,道:“陈二狗,你如果二十年后能成为杜月笙那样的人物,混到他那个境界,那才是真流氓,不过抱歉,杜月笙之后,国再没有第二个杜月笙。我说这个,无非是告诉你,如今做痞子混混,再大也大不到让我正眼看几眼的地步,对,我只是一个教书的,但我是看不起你们这帮游手好闲的渣滓。我不要求小夭能嫁给赫赫有名的名流富豪,也不苛求她嫁入门当户对的书香门第,只要求她别糟践自己身子,你,陈二狗,看你,说句实话,也不算小夭瞎了眼,但起码是看走了眼,我做母亲的不怪她,叛逆期的女孩子,小时候管太多太严,确实会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举动。陈二狗,你也别在我面前油腔滑调,玩世不恭那一套,我在小夭这个年纪早吃腻了。”

  陈二狗不是泼妇,不会漫无目的地见到人攻击,他素来觉得那是被逼疯的兔子或者被逼到墙角的疯狗才会做的事情,与人争吵辩驳,有理要镇定,没理也要稳住,最忌讳自乱阵脚,陈二狗琢磨着算赢了小夭母亲这场小规模战役,整个战略来说却是大失策,他很识趣地保持沉默,大不了被这位身份敏感的年女人损几句,陈二狗不是那种只图自己嘴巴过瘾却让小夭难堪的男人。
  一个巴掌的确拍不响,对小夭母亲这类很讲究风度的女人更是如此,跟人红脸尤其是和一个年轻后辈翻脸不是她的作风,见陈二狗以退为进,她也没有乘胜追击痛打落水狗的yu望,只是缓过神仔细打量起这个小妮子张兮兮嘴十恶不赦的混蛋,身高凑合,长得还算过得去,如果不是先入为主的思维定势,他身那种沉默后没来由带来的淡定还让她有点欣赏,但这一点可有可无的欣赏仅限于老师对学生某个闪光点的顺眼,要让她接受他成为小夭男朋友的现实,绝无可能。

  她在观察审视陈二狗,她的丈夫也是,儒雅淡泊的年男人看陈二狗显然没有太多的抵触和反感,四个人他可能是相对来说较清醒的旁观者,张兮兮在描述陈二狗的时候,他便感觉到了其的猫腻,张兮兮不是普通女孩,一个男人能让她又恨又怕地大肆诽谤伤,不简单,怎么可能只是她嘴那个天天在酒吧打架生事的不入流流痞子?他站起身,朝陈二狗微笑着点点头,然后对小夭母亲道:“青岚,你跟小夭聊着,我和浮生出去谈一谈,有话好好说,又不是阶级敌人,没必要把话说那么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