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66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介绍到撒放器的时候,小梅感慨道:“其实我的初恋女人是个玩弓的高手,总喜欢做些稀古怪的新鲜事情,不过她当初玩的是反曲弓,不是这种复合弓,最明显的不同是反曲弓用手指撒放,因为弓弦会沿手指滑动,箭尾便会摆动,这个幅度的大小,能看出高手和初学者的分别。复合弓有撒放器,精确度反曲弓高很多,但没有反曲弓发射的平稳,孰优孰劣,我不好说,但复合弓好手是事实。”
  陈二狗很轻松来开了38磅的复合弓,让远处的教练和小梅小小吃了一惊,最后陈二狗竟然试了一把60磅的弓,拉起来才有吃力感觉,让一群玩弓的人刮目相看,小梅继而想到这个狗哥在M2酒吧外毕竟能扛下变态人妖熊子的凌厉攻击,臂力必然不是一般城市白领能够媲美,他看到陈二狗娴熟的射箭姿态,赞叹道:“狗哥,你这水准,我还高出一截。”
  “其实我摸弓的时间你长多了。”陈二狗笑道,用这种弓射箭的感觉相当不错,富贵那张巨弓拉起来太费劲,每次卯足了劲都拉不满,太有挫败感。其实60磅已经被认作可以狩猎大型猎物,小梅告诉他70磅是BigGame也是大型狩猎的最合适拉力值,80磅甚至是90磅或者100磅的复合弓,那是大猩猩级别骁勇猛人的专属玩物了,一般人根本拉不动,貌似小梅的初恋曾经碰到过拉得动100磅复合弓的变态,反正小梅是没见过,也不敢想象。

  陈二狗射完一组箭,抹了把汗,微笑道:“要想让富贵手,这个俱乐部估计打死都拿不出那样的复合弓,他的偶尔爆发出来的最大臂力起码是我的两倍。”
  小梅头皮发麻,全身肌肉僵硬地喃喃自语道:“120磅,还是人类吗?”
  陈二狗决定以后要常去那家俱乐部射箭,这也许是他继买书之后第二项较大开支,而且还觉得花起来不冤枉,一摸起那弓,感觉跟带着白熊黑豺和富贵进了山一样,很实在,不会空荡荡心里没底。走出射箭俱乐部,陈二狗便想到那张牛角弓,它和黑豺都留在张家寨,邻居张家兄弟会替他们守家,倒也不怕出什么事情,陈家在张家寨出了名寒酸,再说有黑豺在门口蹲着,也没人敢去偷东西。那副牛角弓的来历有点飘渺,印象似乎是小时候有个骨瘦如柴的老头子千里迢迢赶到张家寨,带着一对巨大到让人乍舌的水牛角,亲手交到爷爷手,然后水都没喝一口便离开了村子,那一天原本一直疯疯癫癫的爷爷破天荒喝了酒却没有发酒疯,捧着那对轰动全村的牛角坐在门口树墩。

  那是一个余晖洒满大地的夕阳黄昏,一个日薄西山岁月破败的老人,一对稀罕的牛角,相对无言。
  这便是陈二狗幼年仅剩的几幅关于那个老人的温情画面之一。
  最后老人花了两年多时间制成后来与富贵相依为命的牛角弓,简直是给富贵量身打造,也只有富贵能拉满那张弓。等陈二狗长大了,走出了张家寨再回头看那个喜欢站在村子最高点唱《霸王别姬》的疯老头,那不是癫狂,是苍凉。
  只是这个连名字都不肯刻在墓碑的老人,很安静地将一生荣辱付与一抔黄土,一座坟包。
  再过几天各所大学差不多要放暑假,陈二狗便不再去旁听,安下心来在那个小狗窝整理笔记,晚则去SD酒吧跟一些老玩家大顾客拉拢关系,刘胖子说了给酒吧罩场子底薪五千,酒吧生意去有提成,结果第一个月陈二狗拿到五千,第二月便拿到了七千,这让陈二狗大受鼓舞,对他来说,一叠叠百元大钞便是人生最好最猛的****。
  他之所以花大把时间放在阅读,一方面是拿个大学证书让娘安心,二来他那群愤世嫉俗的城里孩子更懂得掌握大量知识未必能一定可以带来财富,但肚里没货却百分百注定一辈子匍匐在财富金字塔底层苟延残喘,老天公平与否,陈二狗懒得深究,但他不想一个个本难得的机遇与他擦肩而过,曹蒹葭曾经打过一个很形象的喻,一个人的知识面是一个圆圈,知识储备越多,圆圈越大,接触到的面积便越广阔,便能掌握和窥视更多的机会。

  陈二狗一次和曹蒹葭下棋的时候曾问道:“读书有用吗?”
  她的回答很干脆,“读书无用论?极少数不读书成功的范例和极少数读书后落魄的例子,便能作为放弃奋斗和挣扎的借口和理由?埋怨教育体制?没用,陈二狗,你是个穷人,读书是穷人唯一摆脱困境和卑微的途径,这不是改革开放初期,那个名字都不会写、只凭敢拼敢闯能混出一片天地的黄金时代,彻底过去了。读书分读死书和活读书,大部分人都是前者,于是读死了,小部分是后者,于是成功了,荣耀了。”

  记得当时整个张家寨都羡慕张胜利的“荣归故里”和“出手阔绰”,富贵笑着对陈二狗说过,一桶水不会摇晃,半桶水才会摇得厉害,张胜利是张家寨的半桶水,没劲。
  有些时候陈二狗会想,要是曹蒹葭跟富贵对了,谁胜谁负?
  这是个有趣的设想。
  可惜陈二狗一直没得到答案。
  陈二狗很喜欢SD酒吧的氛围,群魔乱舞,乌烟瘴气,跟《西游记》里抓住了唐僧一样的妖怪洞府,一只只着了魔。他一点都不喜欢爵士乐吧之类的慢摇吧,像他到了海大半年还是喜欢路边大排档有钱人眼的垃圾食物,而非黄浦路7号餐桌精致到让人不敢下筷子的山珍海味。陈二狗喜欢趴在二楼栏杆俯视那群年轻的大学生挥霍青春和钞票的癫狂和颓废,他一个农民不敢说这是不是垮掉的一代,但看到他们,起码会让陈二狗觉得没考大学也不是什么不可救赎的罪孽,没必要非要去跳额古纳河把水性极佳的自己活活淹死,心理很阴暗,但很符合陈二狗的风格,他本来是个被老天爷逼到不得不钻研勾心斗角技巧、********琢磨着如何损人利已的小人,要不然也不会被称作张家寨头号疯狗,对孙大爷的好已经是他的极限,再淳朴厚道一点不是陈二狗了。

  今天张兮兮没来酒吧用言语来寒蝉陈二狗和王虎剩,她要陪着顾炬继续满海串吧,M2酒吧带来的惨痛教训似乎对这群富二代来说只是个揭掉伤疤后可以忘了疼的插曲,按照张兮兮的解释是不能因噎废食,毕竟海泡吧的年轻人大多是良民,不像那个死人妖。在张兮兮心目,长得很性的熊子显然是排在陈二狗前面一位的头号贱人加畜生,因为他,张兮兮没少做噩梦。
  日期:2019-02-04 06: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