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65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记得有本书似乎说过,一个女人一辈子总得给某个男人花痴一回,最好是初恋,那个时候可以笨点再笨点,然后便可以把精明和智慧留给婚姻。
  小夭那颗不复杂的小脑袋想啊想啊,以后再不可能对别的男人这样花痴了。
  等她抬起头,看到她对面正蹲着一个眼神温暖的男人,手指夹了根烟却没点燃,这个男人摸了摸她脑袋,小心翼翼从怀里那本《逻辑学》翻出一张密密麻麻写满楷体的信纸,道:“给,今天你生日,忙坏了忘了吧,我可没忘,这封信花了我足足一个星期打草稿,昨晚在路灯下通宵才赶出来的,其有两个错别字,怕涂改后你觉得不整齐,留着没动。”

  双手捧着情书,小夭一边笑一边哭,可爱得像个孩子。
  小梅这个自诩已经把海和北京酒吧逛了个遍的情场老手信誓旦旦告诉陈二狗,在SD这类house风格的酒吧里,泡酒把妹没半点技术含量可言,唯一需要技术支撑的便是外貌、舞姿以及口袋里钱包的厚度,当时在场的张兮兮也大为赞同,然后阴损尖刻地大肆贬低了陈二狗一番,无非是诋毁他没钱没貌衣着没品位跳舞僵硬,其实那个时候陈二狗身穿着小夭从七浦路精心淘来的一套衣服,虽然廉价,但起码看起来极为清爽,而且陈二狗那挺跟大学生普遍奢靡精神面貌不一样的气质也还算惹眼,加在附近这一块积累起来的威望,越来越多来酒吧厮混的女孩因为各种原因对他产生了少儿不宜的想法,不过张兮兮才懒得管这些闪光点,被砸了几张钱在脑袋,张兮兮特有快感,恨不得自己是那个仰天长笑的肥婆。

  张兮兮来酒吧一般都是晚没夜生活闲暇时候来看小夭,而小梅则是为了抱陈二狗的大腿,这家伙脑子里满是《东周列国志》和《三国演义》那类让现代人觉得荒诞的演义情节,张兮兮除了抹杀陈二狗一切正面形象这个最大的兴趣爱好,再是抽空鄙视这个顾炬圈子里昔日的大红人,她很费解一个很有范儿的北京高干子弟怎么心眼蒙了猪油非得纠缠陈二狗,她瞥了眼坐在对面的高翔,一本正经道:“小梅,以前没发现你脑子有病啊,跟顾炬那帮人小日子不挺滋润的,怎么碰到二狗这牲口堕落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了。”

  “你丫脑子才有病。”
  小梅翘着二郎腿,他对陈二狗恭敬,可不意味着对张兮兮这类他低一个层次的富家千金卑躬屈膝,他的老子和刚进入政协外公虽然呆了一辈子的清水衙门,可好歹都是正局级,真要有事情莅临海指导工作,不敢说惊动海********或者市长这个位面大人物的大驾,但让一两个市委副秘书长小心翼翼伺候着不是危言耸听。这位自认不入流的北京公子哥笑道:“张兮兮,打是亲骂是爱,我瞅你也不对劲,怎么处处针对狗哥,该不会是想挖小夭的墙角吧?你要真敢那么做,我服你。”

  “神经病。”
  张兮兮张牙舞爪道,猛喝了一口葡萄酒,“除非陈二狗明天了五千万大奖,然后去整个容,我还可以考虑一下。”
  王虎剩和陈二狗来到这个小梅包下来的角落位置,一看到张兮兮,王虎剩跟发了情的公猪一样乱拱,媚笑道:“脏兮兮,我今天去水果店看到木瓜了,因为放得时间有点久,在降价捆绑销售,我特地买了很多,想带给你。你放心,我先尝过,现在都还活蹦乱跳,保证吃不死你。”
  恨不得一脚踩死王虎剩然后对着尸体猛吐口水的张兮兮冷笑道:“倒是希望你吃了后直接咯屁,你这种人属于眼不见为净的典型代表,坐远点,别污染了本格格的眼睛。跟你说了多少遍,你这个发型太有潮流感,敢正眼瞧你的女人都呆在精神病院。”
  陈二狗不客气地倒了一杯酒,斜眼看张兮兮,道:“往死里冷嘲热讽我不够,还要膈应虎剩,张兮兮,你真是个很有闲情雅致的女人,你要去了我们张家寨,那绝对是骂街一枝花,男人不舍得吵,女人吵不过你,多威风,要不我帮你介绍个张家寨的年轻农民?”

  张兮兮没跟他吵,脑袋里浮现出一抹陈二狗跪在地被一群怨妇拿皮鞭抽的精彩画面,她反正骂不过脸皮厚越来越腹黑的陈二狗,只能用这种法子来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陈二狗和王虎剩一看到她脸那邪恶的笑容,都有点莫名其妙,只有一旁微笑不语的小梅能体会出一点端倪。
  “最近怎么没看到王解放。”陈二狗纳闷问道。
  “那家伙去跑崇明岛逮鸟去了,那里有个自然保护区。”王虎剩笑道,抓起果盘里的水果往嘴里塞,把他看得口干舌燥,裤裆里那不老实的货现在才肯消停地低下头。
  “小梅,这附近有射箭俱乐部吗?”陈二狗随口问道,他脑子里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曹蒹葭那一伙玩狩猎的驴友,他们手那象征着冷兵器极致的复合弓,那种冷澈的质地和尖锐的锋芒都让陈二狗大开眼界,对于曾经对他来说无高高在的玩意,他都有兴趣去一亲芳泽。
  “这附近没有,稍远点有家,不过档次不行,但对于初学者来说差不多足够,狗哥,你对射箭感兴趣?问题是到了海,你算有装备也没发挥的余地啊,总不能拿着弓箭去海动物园吧。”小梅疑惑道,他不了解陈二狗的心态,当然不懂一个农村人对先进东西毫无理智可言的渴望,对于后者而言,传宗接代是顶天的大事,绅士风度,调情浪漫,都是操蛋的东西,也许一个农村走出来的娃经过城市大染缸的浸染熏陶后也会变质会蜕变,会学会戴优雅的面具或者披浪漫的外衣,但那都是很久以后的事情。

  张兮兮撇了撇嘴不屑道:“附庸风雅。”
  虽然被张兮兮骂作附庸风雅,但陈二狗还是跟小梅在第二天来到那家俱乐部。富贵很鄙弃用****打猎,他喜欢用那张巨型牛角弓刺透出一幅血淋淋画面,或者和陈二狗两人用扎枪捅翻野猪这类野蛮畜生,富贵打心底觉得枪猎猎太娘娘腔,不够爷们,能省点力气不会多费心思的陈二狗不反对****,毕竟用枪发射和补射的速度肯定超过弓箭,但折腾不起,所以只能跟着富贵做最落伍的猎人,但玩弓久了,也难免日久生情,对弓箭有种特别的感觉,他到现在还没打消给富贵买一张现代弓的念头。

  这座不起眼的箭馆由三个部分组成,10米练习馆、12米练习馆和28米专业馆,可以同时塞七八十个人,按照箭组收费,每个馆价格都不一样,陈二狗没好高骛远地直接跑专业馆,虽然说埋单的小梅根本不在乎那一组箭14块钱的差价。10米短距练习区内一字排列着26个有着大黄圆心的箭靶,从18-38磅拉力的木靶位区内,设有10张国际赛用复合专业弓,弓都挺精美崭新,陈二狗估计是生意不太好,小梅是玩弓的老手,干脆没让教练浪费口水,手把手教陈二狗站姿和握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