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57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个人,习惯性伛偻着身子,不喜欢把后背留给别人,看人的眼神始终像对待猎物。她记得在小时候八十多岁的太爷躺在藤椅说起过,东北长白山脉有种狗,叫守山犬,只要进了山,连东北虎黑瞎子都不敢惹。
  谈心呢喃道:“狗是狗,一辈子改不了****,我不信你能把东北虎都咬死。”
  ---------------
  王虎剩没打算让王解放在医院疗伤,虽然片子拍出来后医院方面强烈要求王解放留院,但王虎剩没同意,他去了趟药铺,一口气要了十几份药材,回到住处帮王解放熬药,他从不信西药,也对所谓现代化先进设备很不感冒,王虎剩只信老祖宗流传下来几千年的东西,他虽然是个没执照只跟着老瞎子学了几年的土郎,但王解放是信这个小爷,一点不觉得小爷是拿他的命开玩笑。
  王解放蹲在门口看着王虎剩对着煤饼炉煎药掌握火候,一时间差不多整栋楼都散发着药材气味。
  “没本事的孬货。”王虎剩没转身看王解放,只是轻声骂道。
  王解放脸色黯然,事实便是如此,如果不是那个大个子出场,他和陈二狗很有可能得被打得像条烂狗。
  “我知道让你对汤臣高尔夫那桩烂事收手,你心底不情愿,觉得来一家小饭馆打工给酒吧做保安掉价,我也懒得解释什么,我素来对肩膀扛着一颗猪脑子的牲口不多话,不过既然今天演了这么一出,我给你提个醒。”
  王虎剩眯起眼睛盯着煤饼炉子,语调生硬道:“想要在我身边继续做跟班,不拖我后腿,抬头看人,低头做事,让你抬头看的,叫陈二狗,让你做的事,是陈二狗不想做不能做的事情,反正你那双早不干净,也不在乎多干点缺德事情。”
  一脸肃穆的王解放沉声道:“表哥,这话我只问一次,这陈二狗值得你这么看待吗?”
  王虎剩愣了一下,道:“真要说原因,讲大道理,我也给不了你答案,总之你当做是缘分吧。还有,你在当着别人面喊我哥,我抽你大嘴巴。等你做了大人物,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一个连明天干什么都决定不了的蹩犊子,喊我哥,我不踏实,浑身不舒服。”
  王虎剩身后那个他一句话差点让其搭性命保护陈二狗的男人笑了笑,挠了挠头。
  小夭魂不守舍回到公寓,坐在床发呆,一坐是两个钟头,等张兮兮把顾炬送到医院处理完事情回来,看这小妮子还是一动不动认同一尊雕像,张兮兮不禁担忧道:“小夭,你没事吧?那大个子都说了二狗没问题,再说我觉得他那么一个十恶不赦的贱民,如何都不像短命的种,你不用瞎操心了。”

  小夭转头,望向张兮兮,挤出一个苍白笑脸,道:“我真没事,不是担心打架的事情。”
  张兮兮怀疑道:“真没事?”
  小夭伸了个懒腰道:“真的,你不信看看你抽屉里那瓶安眠药还在不在,肯定没少一颗。”
  张兮兮被吓了一跳。

  小夭跳下床,突然用一种很哀伤的眼神凝视着张兮兮,让后者一阵心慌,道:“子欲养而亲不待,他妈去世了,连最后一眼都没能瞧。兮兮,你说,同样是人,二狗为什么要这么苦?本来以为农村人无非是穷一点,到了城里撑死也被人看不起,不待见,可为什么到了二狗这里,得打打杀杀,坎坎坷坷?”
  张兮兮很诚实道:“我不知道,你别问我,也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这个人很肤浅。经过今天这么一闹,我才有点明白为什么你会给这头牲口糟践了。”
  老板娘阿梅是个地地道道的海只角原住民,有着一贫如洗也能瞧不起下只角富豪的骄傲,谁都不知道当初她为什么会看眼瘦小怯弱的老板,还给这个东北旮旯跑出来的农民生了两个娃,顺带让他的户口成了海居民,她是不是吃错了药犯了浑,外人不清楚,但她自己清楚,真正的爷们不是打架狠充仗义,她没做寡妇或者跟着一个视兄弟手足老婆衣服的男人过日子的yu望,所以她一直瞧白天没魄力没胆量晚在床生龙活虎的老板很顺眼。

  日期:2019-02-03 18:1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