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56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虎剩拉着王解放坐车去了医院,小夭本来想留下,却也被王虎剩拉走。一对在深山里摸爬滚打讨了十多年生活的兄弟蹲在恒隆广场门外石阶,陈二狗手那根烟早燃尽,陈富贵干脆坐在台阶,也不去打扰依然将头深埋于两膝的陈二狗,陈家自打他们懂事以来只有四个人,爷爷逝世的时候陈二狗还小,爷爷的埋葬入土对他来说紧紧意味着少了个喜欢哼京剧的疯癫老头,没一个让整个张家寨厌恶鄙夷的糟老头在耳边呱噪,小二狗撑死了也不会撕心裂肺。但这一次不同,富贵明白成熟后的二狗子那种对娘发自肺腑的愧疚和感恩,娘瘦小,一点都不像北方女人,只有一米六不到的个子,操劳费神苦了一辈子,照顾两个被男人狠心抛弃的儿子,起初那些年还要照顾嗜酒如命的公公,镜框内存有她唯一一张照片,那是一个不惊艳却清秀婉约的年轻女子,只是如今留给张家寨人最大的印象,却是昏黄灯光下站在门口、伛偻着身子安详等待两个儿子回家的消瘦身影,这个曾是张家寨最动人的女子被狗娘养的生活硬生生逼成一片过早凋零的白桦树叶。陈二狗没考本科,娘不怪他,但二狗没法子消弭这种被张家寨暗地里戳脊梁骨的负罪感,娘偏爱宠溺二狗,富贵打小知道,但他不觉得这是娘的偏心,二狗护着娘,护着他,护着人丁单薄的陈家,从阎王爷那里捡了一条命回来的二狗非但没有孱弱地躲在娘和他身后,反而像一头不肯吃半点亏的疯狗见谁咬谁,这份执着,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所以娘走得安详,因为她不怕这个她固执认为可以长命百岁的小儿子会被大城市这只畜生伤害到,她只觉得南方暖和,好养身子,哪怕没有见最后一面,她也不怪他,只是惦念着他,怕他还是衣服不够厚实。

  陈二狗抬起头,望着那条车流马龙的南京西路,轻声道:“富贵,娘葬在哪里?”
  “爷爷老早帮娘选好了地方,我帮后事全部做完才来的海,那地方风水好,娘下辈子一定不会像这辈子那么遭罪。”陈富贵感叹道。
  “富贵,你说娘是不是辈子欠了我们什么,为什么非要这么苦,这么走了,孙子都没看到,也没看到我有出息。”
  陈二狗颤颤微微点燃一根烟,仰起头,哽咽道:“娘一辈子没做错事没做亏心事,唯独这件事情,我怨恨她,我怨恨她一辈子。富贵,我一想起娘,恨照片那个狗犊子,独自偷跑回城市的畜生。为什么他糟蹋了娘一生的幸福还不算,还生下我这么个病秧子来作孽?”
  “爷爷总说,人在做天在看,不是老天爷不长眼,是老天爷也有打盹瞌睡的时候。”

  陈富贵轻声道,揉了揉陈二狗的脑袋,叹了口气,“二狗,一个人将来是否能有煊天赫地的位置,取决于城府,取决于手腕,取决于视野,还得信一点命数,国那么大,真正能够翻云覆雨的人,也只是一小撮人。有些人懵懵懂懂跌跌撞撞一不小心鲤鱼跳了龙门,看起来荒诞不经,其实有迹可循,像你,你从来都觉得自己不我,因为你是当局者,而我是旁观者,所以我知道爷爷对你的宠溺和器重不是毫无道理,对,你没考重点大学,相貌也不出众,现在你肚子里那点城府在大城市的位者看来兴许还很肤浅,貌似如何看待你都无非是个有点刁钻、有些狠劲的小农民,可爷爷老早看死了你的将来,称你未必能不学而有术,但学而必定有术。别忘了,四岁的你赢了六岁的我,繁体《撼龙经》你一字不差全抄对了,我不行,错了两个,三岁看老,爷爷疼你不是无缘无故的,他老人家是把陈家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你的身。爷爷从不跟我们说起他的过去,甚至墓碑都仅仅篆刻了‘陈浮生爷爷之墓’这个七个字,但相信现在也知道他肯定不是一个只知道喝酒的疯癫老头子,这样一个连自己姓名和一辈子荣辱沉浮都敢抛弃的老人能看你,你觉得仅仅是因为你是他的孙子吗?”

  陈二狗苦笑道:“即使我出息了,可娘如何都看不到了。”
  “真的吗?”
  陈富贵指了指天,又指了指地,最后指了指胸口,道:“死了的,埋了的,活着的,都在看。二狗,从小你不是为你自己活着,你不累吗?现在娘走了,我不需要你照顾,以后你为你自己活着,不管你是别人眼的忘恩负义的小人,还是救苦救难的菩萨,我只要你好好活着,别人的死活,我,陈富贵,你哥,从来不在乎。”
  陈二狗狠狠抽了一口烟,烟味刺肺,大声咳嗽。
  陈富贵又浮现招牌式的笑脸,道:“爷爷给你取名浮生,而我是富贵,陈富贵,听起来很傻,其实取自‘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荣华富贵对我来说跟在山里日子的贫寒没什么两样,但如果能赚大钱把娘和爷爷的坟修得好一点,我不会窝在张家寨每天望着巴掌大的天空,你不在,娘不在,张家寨对我来说是个牢笼,生怕一抬手一伸腿吵到躺在坟里的娘和爷爷。”
  穿旗袍的女人不管神态如何拒人于千里之外都会给人一种烟视媚行的错觉,身材不好的大半不敢穿,身世平庸的大抵穿不起,肯穿旗袍,断然不会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品 书 (w W W . V o Dtw . c o M)谈心今天刚穿一身定制旗袍的时候也没想到会闹出这么大风波,一个半死不活躺在病床,一个脖颈淤青跟丢了三魂七魄的傻子似的不肯说话,陪着小逗号走出让人遍体阴凉的南京军区下属医院,启动那辆与她体型不符的Q7,身边坐着可怜兮兮一言不发的女孩,挺标致一张小脸早哭花了,谈心拍了拍她的脑袋笑道:“小逗号,是不是很有看黑帮电影的感觉,你也别怕,这事情一辈子也撞不第二回。其实也怪不得别人心狠手辣,看熊子起先把别人作贱的,我都看不过去,这件事理亏在先,小逗号你回江苏后也别在你爹面前提起这一茬,他太护短,天晓得会折腾出什么事情,他像一个解放战争时代的军人,浑身沾着不合时宜的匪气,要不然怎么可能现在还是两杠四星,早拿掉两条杠换成金色松枝。”

  “我外公说了,我爸那倔脾气,早知道他这辈子换不一身将军制服,大校算是做到顶了。可要不是那样,外公也不会把我妈托付给他,我妈多水灵,要不是我外公觉得我爸作风很对他胃口,怎么会在那么一大帮追求者挑最不起眼的我爸。”
  小逗号叹了口气,轻声道:“姐,你说吴煌要紧吗?”
  谈心微笑道:“他身体底子好,不至于有大事,不过在病床躺一两个月是逃不掉的。吴煌他性子稳,虽然吃了大亏,估计不会头脑发热做出什么不可收拾的举动,怕熊子这家伙仗着是海地头蛇,非要跟那两个外地人死磕,你到时候帮我劝劝他,他脑子一根筋,怕不肯转弯,我们又不是出身于可以从地方到央都能够只手遮天的家庭,撑死了在一个省份有点发言权,何况吴煌根基都在苏北,他的家庭跟海不少人都有恩怨,熊子这冒失鬼的爷爷又退下来好几年了,再威猛的老虎没了牙齿四五年,无名小辈也敢在头作威作福,真出了事情,我家人势利,墙头草,站在远处摇旗呐喊可以,出手帮忙,没戏。”

  神情憔悴的小逗号乖巧点头道:“姐,我听你的。”
  “吓到了?”
  谈心笑问道,其实所谓红色传统家庭走出来的子弟,不知天高地厚的嚣张跋扈者肯定不少,但大多数也不是惹是生非的愣头青,相反在家族熏陶下或多或少会普通年轻人多几分城府和多一些视野,懂得枪打出头鸟,像吴煌和小逗号在这一行列,尤其是吴煌,他家势力范围虽然仅限于苏北,但绝对一些北京城的二世祖公子哥更像个大少,因为他家类似占据一方的土皇帝,但从小学到大学,直到进入部队,根本没有人知道他的背景,他像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言行低调,待人友善,近乎沉默寡言,学生时代没拿着身份去泡妞,当了兵也没拿他老子爷爷做后盾,挤公交车的日子远多过坐挂政府车牌的时间,直到退伍转业才捣鼓了辆凯迪拉克,这还是因为有朋友被股市套牢急于现金周转,才将买了没两天的车子二手转给他,这样一个人看似没脾气的人,其实才是真正的自负。而小逗号,真名叫窦颢,刚好谐音逗号,也是军区大院里长大的孩子,为人处事一副没心没肺大大咧咧的姿态,没个城府心机,心眼确实不坏,是小姐脾气大了点,吃一堑长一智,谈心觉得对她有好处。

  沉默许久,窦颢脸色苍白问道:“姐,你说那个大个子还是人吗?”
  谈心忍俊不禁道:“不是人难道是神仙妖怪不成。”
  脑海,忍不住浮现出那张憨厚的粗犷脸庞,干净如大雪铺地白茫茫一尘不染的笑容,还有那魁梧如神祗的扎眼体魄。
  只是这之后仿佛有个挥之不去的幽灵在谈心脑海一闪而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